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汪远平

  “不急。”瑕月摆手道:“这会儿无凭无据的,就算告到皇上面前也没什么用,反而容易被她倒打一耙,说你故意挑拨。好不容易才得到她几分信任,就此放弃,实在太过可惜。”

  汪远平想想也是,逐道:“那依娘娘的意思,是让微臣继续虚于委蛇?”

  “不错,庄正已死,她急需一个可信的太医帮衬,如今她自认为抓了你的把柄,无法逃出她的手掌,以后必会对你更加倚重;你是太医,她要李代桃僵,必要你帮忙,待到那时,再一举将之告发,她就真没有翻身之地了。”说到此处,瑕月话语温和地道:“只是要委屈汪太医了。”

  汪远平连忙起身道:“娘娘切莫要这么说,微臣¢wan¢shu¢ba,a≡nshu◆ba.能有今日,皆是因为娘娘的恩典,能为娘娘做事是微臣的福气,万不敢言委屈二字。”

  瑕月颔首道:“你能记着昔日的滴水之恩不忘,很好,待得此次事成之后,本宫必不会亏待了你。”

  汪远平神色肃然地道:“对娘娘而言,只是举手之牢;然对微臣,却是胜于雪中送炭之恩,微臣这一辈子都会牢记,并誓死报效娘娘之恩。”

  乾隆十七年,弘历第三次南巡,在一次游玩之时,瑕月无意中看到街上有人争执吵嚷,逐让侍卫过去看看,询问之下,得知原来是一人拿着一株上好的野山参去当铺抵押,欲当得百两银子,岂料那当铺只肯出十两,还说他这个人参不值钱,十两已算是施舍于他的,此人自然不肯贱当,便与那当铺的人争执了起来。

  瑕月在宫中多年,见多了人,也见多了鬼,她见那人谈吐不凡,不似敲诈勒索之人又身着孝服,便命人去行宫中传宋子华过来,后者看过那只人参后,断定足有上百年的年份,莫说是百两银子,就算是再翻数倍也不足抵其价,当铺是看到他急于用银,所以趁机压价,想要牟取暴利。

  在宋子华当众指出人参价值,并指可以请全城大夫过来共同查证的时候,当铺的人灰溜溜的不敢言语,但那人参,他们也不愿收了。

  此人正是汪远平,他原本想去别的当铺再行抵押,却被瑕月唤住,问他为何要抵押人参,汪远平念她刚才襄助之恩,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他是一名大夫,康熙年间,祖上曾在宫中为御医,颇得康熙爷看重,后来家道中落,不复以前的鼎盛,但家人数代行医,医术又高超,不说富裕却也远胜于寻常人。

  这样的太平日子,一直持续到五年前,汪远平的父亲生了两个儿子,他居末,上面还有一个大哥,这个大哥好高骛远,一心想着再入宫中为太医,复先祖之荣光,但他自己又不肯下苦功钻研医术,多年来,医术平平,只一门心思想着寻人搭路,入宫为官,结果却招来了小人,被骗尽了家中的积蓄。

  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众人因为这件事一筹莫展之时,汪大哥之前看诊的那个人,因为服用了他开的药,暴毙身亡,一查之下,方才发现他开错了一味药,使得原本治病救人的良药变成了毒药;那家人天天来医馆闹,要他们赔银子,说要是赔不出来,就告到官府去,要他们做牢。

  可是,因为之前遇骗一事,汪家已经没有存银,因为这两件事,原本身体还算康泰的汪母被活活气死;汪远平悲痛不已,但不管怎么样,事情总是得解决,所以他想尽办法筹银,借遍了所有人,还将家中珍藏的人参拿了出来,原本拿去药店的话,卖一百两银子断然没有问题,但汪远平总想着熬过难关之后将人参再赎回来,所以便选择了当铺抵押,岂料又遇到这么一回事。

  听完他的叙说后,瑕月让宋子华问了他几个医术上的问题,汪远平均对答如流,甚至是宋子华最后问及的难题也一一应答,足见其医术颇为不凡。

  见他确有本事,并非卖弄谎言为生之人,便让人取来银子给他,并嘱他,若有兴趣,可在处理完家中事情后前往京城,以他的医术,应该足以为御医,若然成事,便可真正复祖上荣光。

  汪远平对瑕月千恩万谢,一再问其姓名,希望将来可报今日之恩,瑕月只言称有缘自会再见。

  两者分别之后,汪远平拿着银子处理了家中的事情,旋即决定听从瑕月之言,前往京城一趟,希望可以成为太医院的御医,最后果真如愿以偿。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终于知道当初帮助自己的人是谁,对于瑕月的援手还有提议,感激不尽,誓言报答。

  乾隆十八年,魏静萱释禁,之后连生两个女儿,复了六嫔之位,她的复起令瑕月有所忧心,想要寻其错处,但魏静萱处处小心,令她难以挑到错处,至于安插人手一事,自然也有想过,但魏静萱在弘历面前借口使不惯,将内务府派去的人又原封不动遣了回来,之后自己在打扫处那边挑了几个与各宫没有牵扯的人侍候。

  面对魏静萱的处处提防,瑕月想到了汪远平,如今能够避过魏静萱怀疑的,也就汪远平一人,她当即以把脉为名将他传来询问他是否肯办此事。

  汪远平当即答应,自那以后,他一直设法接近魏静萱,无奈魏静萱提防之心很重,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从不肯多说。

  汪远平有一子,自从他任御医之后,全家老小都接到了京城,此子是汪家的独苗,自幼受尽宠爱,行事颇有些乖张,闯下一些小麻烦,在京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他倒是知晓好坏之分,那些作奸犯科之事,从不触及,所以汪远平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份的,皆由着他去。

  瑕月看中此事,让汪远平授意其子行事更加张狂过份一些,并且花天酒地,给人一种纨绔子弟的感觉;待得时机差不多之时,再弄出一场奸淫良家妇女的事情,此事当然是假的,瑕月知道顺天府尹与弘昼交情颇深,便托了他在顺天府打点,让外人以为汪远平之子,真的因为奸**女一事,被抓进了顺天府;待得事情差不多了,汪远平再假作使银子赔偿,打点的假象,让儿子被放出顺天府衙,此事在京城闹得不小,但魏静萱那边依然没有动静,汪远平几次寻机会来坤宁宫询问,瑕月都让他耐心等待,结果一等就是一年有余,直至这个时候,魏静萱方才将那件事拿了出来,其心机不可谓不深,但还是着了当。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