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宽限一日

  许久,弘昼沉沉道:“皇上既然相信命数,就该相信天道循环,您杀成百上千条人命来保住十二阿哥的性命,保住这个秘密,但苍天在看,皇上觉得十二阿哥以后当真会一路顺坦,无病无痛吗?”

  弘历心中狠狠一跳,面上则是不动声色地道:“永璂是未来大清的皇帝,只要度过死劫,自然会否极泰来,一切安好。”

  “臣弟只担心来日十二阿哥会如云中子真人所言的那般,受天道反噬,落得比如今更惨的下场,到时候,四哥就是害了十二阿哥!”

  弘历被他说得心中烦燥,厉声道:“胡言乱语,岂会有这样的事情。”

  cshucba,↓anshu≤ba.弘昼沉声叹道:“十二阿哥乖巧聪慧,臣弟何尝忍心看他出事,但是皇上此举,实在大为不妥;再者,谁又敢保证,那九十九名男童的心头血当真可以改十二阿哥命数,救他性命?”见弘历不语,他跪下道:“恳请四哥三思!”

  弘历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弘昼,忽地道:“你随朕来!”

  弘昼不明其意,依言起身随他一起走出养心殿,这会儿早已入冬,一踏出大殿,便感觉一阵寒意扑面而来,偏偏今日又没有太阳,更是冷上加冷,露在衣外的肌肤没过一会儿就变得冰冷。

  弘历仰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徐声道:“老五,你觉得今日天气如何?”

  他奇怪的问话令弘昼一怔,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今日天色阴沉,不见阳光,实在算不得好。”

  弘历喃喃重复了一句,忽地笑了起来,这是永璂得病后,他第一次笑,“可是朕却觉得今日天气很好,你知道为什么吗?”

  弘昼摇头道:“恕臣弟愚钝,不解皇上之意。”

  弘历闭目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此时此刻,朕能与永璂看到同样的天空,只要他活着,不管这天色如何阴沉,甚至是狂风暴雪,在朕看来,都是好的;不止朕,皇后亦是如此。”说着,他收回目光,落在弘昼脸上,怆然道:“老五,朕知道这样做会造下许多杀孽,但你要朕眼睁睁看着永璂死,看着皇后痛不欲生,朕真的做不到!”

  “臣弟明白,可是……”弘昼想要劝,可是望着弘历流露着浓浓哀伤的目光,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是啊,不论弘历要做什么,要杀多少人,他的初衷,仅仅只是想救自己的儿子而已!

  试问天底下,会有哪一个做阿玛的,会愿意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死?

  他觉得弘历错了,云中子与空静亦觉得弘历错了,那么……坐视永璂在天花的折磨中死去就是对吗?他回答不出。

  那厢,弘历望着天空再次道:“朕愿承受一切杀人的孽报,只求皇后与永璂可以平平安安,不再有任何若恼。”

  默然许久,弘昼再次跪了下来,不等他言语,弘历已是摇头道:“没有用的,不论你说什么,朕都不会改变心意。”

  “臣弟知道四哥将十二阿哥视若性命,断然不会放弃救治十二阿哥的机会,臣弟只想请皇上再多宽限一天。”

  “一天……”弘历垂目道:“你觉得多一天,事情就会有所改变吗?”

  弘昼抬起头道:“一天时间虽然不长,但或许会有奇迹发生也说不定,若到时候,真的不得不行秘法补全十二阿哥命数……”他狠狠一咬牙,道:“臣弟绝不再阻止!”

  弘历默默望着他,许久,他点头道:“好,朕答应你,再多宽限一日,后日日落之前,若是云中子还不肯施法,朕就灭他道统,一个不留!”

  “多谢皇上!”一日时间,已是弘昼所能求得的最大宽限,希望后日日落之前,永璂病情能够有所好转,否则……将会有无数人为之丧命!

  且说云中子二人分别回到紫云观与万寿寺后,便闭门谢绝任何香客,他们带领所有门人弟子,齐集大殿,日夜诵经祈福。

  魏秀妍就在紫云观中出家,云中子虽然没有传她一同祈福,但这么大的动静岂有不知之理,她自行来到殿内,悄悄坐在一名正在诵经的弟子身边,她四下看了一眼后,悄声道:“师兄,你们在做什么?”

  那名弟子被她打断了诵经,有些不悦地睁开眼,“我们自然是在随掌教一起祈福。”

  魏秀妍心中一动,想起当时入宫,弘历命她去养心殿祈福之事,追问道:“不知掌教让诸位师兄为何人祈福?”

  那名弟子摇头道:“虽然这些年来,每过一段日子,掌教就会带人祈福,但从未提及是为何人祈福。”

  魏秀妍挑眉道:“师兄是说,这样的祈福已经有好几年了?”待得那人点头后,她又道:“师兄可还记得具体是从哪一年开始的?”

  “好像是……”那人话说到一半,突然警惕地看着魏秀妍,“你问这个做什么?”

  魏秀妍心中一慌,掩饰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奇罢了。”

  那人半信半疑地打量了她一眼,询问道:“是掌教让你过来的吗?”

  “我……”魏秀妍很想点头,但云中子就在上面,一旦对质起来,谎言立刻会被揭破,几经衡量,她道:“掌教没有传令,是我自己过来的,想与诸位师兄一起祈福。”

  那人摇头道:“你才来不久,对于咱们派中的道法研习不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还是回去吧。”

  魏秀妍原本还想再寻别人打听一番,但眼见那人一直盯着自己,晓得自己就算留下来也问不出什么,只得起身离去,等以后再问。

  在他们彻底不断的祈福中,永璂的病情却在不断恶化,当天夜里,原先被压下去的体温再次窜了上来,整个人烫如火炉,原先那些小小的疹子开始遍布身周,且变得极痒,若非宫人按着,永璂早已忍不住去抓。

  徐容远已经入宫,正在为永璂诊脉,瑕月焦灼地等在一旁,看到他收手,迫不及待地道:“徐太医,永璂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