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杀

  “本王已经多宽限了真人一日,可惜真人未能好好把握,本王亦无可奈何,至于那些稚子……”弘昼微吸一口气,冷声道:“本王自会请高僧为他们诵念往生咒,希望他们来生能投一户好人家,莫要再遇到这样的事情。”

  云中子低头喧了声道号,垂目道:“贫道十岁受戒,先师抚顶念戒之时,所说的第一戒便是戒杀生,多年来,贫道不敢有违,所以……恕贫道无法依王爷之令行事。”

  弘昼眸光微凉,“真人当知,你若不肯施法,会给紫云观带来怎样的后果。”见云中子不语,他又道:“紫云观自唐朝贞观年间传承至今,道统历经千年而不灭,实属不易,若道统在真人手上断绝,那么真人就是紫云观乃至整个道教的千古罪人,还望真人仔细思虑之后再回答本王。”<√≧wan√≧shu√≧ba,a∧nsh$uba.br

  “教祖老子,在中言‘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若贫道今日舍弃教祖之训,以无辜孩童的鲜血来延续紫云观的道统,那么贫道才真正是千古罪人!”

  弘昼瞳孔微缩,冷声道:“这么说来,真人是打定主意不肯施法了?”见云中子垂目不语,他厉声道:“好,那就不要怪本王无情了!”说完这句话,他对阿桂道:“去将紫云观中的道人都给本王抓出来,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弘昼从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一旦决定要做,就会比任何人都狠厉绝决,在这一点上,甚至连弘历都有所不及!

  随着他这句话,那些道人被强行驱赶了出来,面对一把把指向他们的火枪,又慌又惧,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事。

  云中子虽然有所决定,但看到这一幕,仍然忍不住心惊肉跳,哀求道:“王爷,上天有好生之德,您如何忍心造下如此杀孽;而且,贫道早就说过,即便是补全了命格,十二……”

  弘昼不愿暴露永璂之事,打断道:“此事本王自有打算,倒是真人,不妨再好生想想,是否真要灭了这千年道统!”

  听得这话,百余名道人之中传来一阵骚动,一名年约六旬的道士快步走到云中子身前,骇然道:“掌教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什么灭了千年道统,难道他们要杀了我们所有人不成?”

  不等云中子开口,一名身形矮壮的年长道士已是指了弘昼大声道:“紫云观乃是道家圣地,掌教师弟更是得皇上倚重,就算你身为王爷,也不得在此放肆,若不想让事情闹大,就速速退去!”他也是云中子的师兄,道号广成子,在那一辈之中,脾气最是火暴。

  对于他的话,弘昼只是冷笑,看到这一幕,广成子越发气恼,一把拉了云中子道:“走,咱们立刻去见皇上,请他为咱们主持公道。”

  云中子挣开他的手,在广成子愕然的目光中,他苦笑道:“师兄以为没有皇上的默许,和亲王敢这样吗?”

  这句话他说的并不重,只有身边几人听到,广成子大睁了双眼,骇然道:“皇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之前说话的那人心细一些,思忖道:“掌教师兄,这件事是否与突然出现在咱们观里的那些男童有关?”

  不等云中子回答,弘昼的声音再度传来,“如何,真人考虑好了吗?不过……”他话音一顿,冷声道:“就算真人拒绝,那九十九名孩童一样要死,谁都救不了他们!”

  广成子恨声道:“你这样残杀无辜,死后必定下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

  弘昼唇角微勾,凉声道:“多谢道长提醒,不过眼下,道长还是好好劝劝真人吧,以免他做错决定,悔恨终身!”

  “你!”广成子气得青筋暴跳,正要言语,云中子已是道:“皇上已经一念成魔,但王爷应当还清醒,还请王爷收手!”说着,他屈膝朝弘昼跪下,令那些不明真相的道士哗然不已,他们身为方外之人,除却三清祖师之外,从来不跪他人,更不要说云中子身份超然,连面见君王也无需下跪,如今却对一个王爷下跪,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弘昼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道:“看来真人是执意要逼本王动手了,也罢!”说完这句话,他转头对阿桂道:“从左边开始,每隔一柱香,就杀一人,直至杀尽所有人为止!”

  阿桂眸中掠过一丝不忍,不过他到底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人,很快便硬下心肠,命人取来香点燃之后插在香炉中,随后让士兵将火枪口对准最左边的道士,那名道士被吓得面如土色,身子不停地抖。

  广成子气急地喝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弘昼没有理会他,只是木然望着一点一点短下去的香,当这柱香燃尽之时,不论云中子做何选择,紫云观都会被鲜血浸染,无可逃避……

  魏秀妍满面惊慌地躲在暗处,她之前听到这里有动静,便过来看看,没想到竟会看到这一幕,和亲王……疯了不成,要不然怎么会带这么多火枪手来紫云观,还放言要屠尽紫云观所有人,实在是不可思议。

  还有那些男童,自从他们来到紫云观中后,大半时间都处在昏迷之中,偶尔清醒,也是吃一些水与食物,紧接着便又昏迷,想来应该是被下了药,只是她一直想不明白,云中子他们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男童,用意又是什么,这会儿听起来,似乎一切是弘昼的意思。

  弘昼……慢着,她刚才似乎听到云中子说什么皇上一念成魔,难道事情与皇上有关?虽然永璂得天花之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但一来紫云观远离皇宫;二来,魏秀妍与其说是出家,不如说是软禁,一言一行都被人监视着,就连寄回家中的书信也要经人检查之后才许寄出,所以她尚不知道永璂之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香炉中的那柱香在夕阳余辉下熄灭了最后一点火光,留下香柄孤零零地竖立在那里。

  弘昼望着燃尽的香,冷冷吐出一个字来,“杀!”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