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交易

  “回娘娘的话,是一本李时珍手札之中寻到的,微臣寻到后依样眷抄了一份,至于那本手札,自然是放在太医院里。”汪远平话音刚落,魏静萱便又问了手记所在的具体位置,随即对巧玉道:“照着汪太医的话,去将手札取来。”

  “是。”在巧玉依言离去,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她拿着一本泛黄的书籍进来,待得翻开后,果然在其中一页上找到了汪远平眷抄的那张方子,不论是药材还是份量,都一模一样,显然汪远平并没有撒谎。

  魏静萱合起手扎,似笑非笑地道:“本宫之前以你儿子之事迫你不得将本宫之事外传,按理来说,就算没有心存怨恨,也该对本宫有所芥蒂才是,为何还要费这么大力气帮本宫?”

  汪远平早料到她有此一问,拱手道:“微臣想与娘娘做一笔交易。”

  “交易?”魏静萱挑眉道:“这话可新鲜,你且说说是什么交易?”

  汪远平一脸痛心地道:“自从经过上次的事后,微臣以为逆子会受到教训,不敢再胡作非为,岂料才一年时间,他就又故态复萌,到处又寻花问柳,在青楼欠下上千两银子,这会儿被人逼上门要债;之前买通那户人家,已是耗尽了家财,一下子哪里拿得出这么多的银子,就算将祖宅卖了也不够,再说一时半会儿,哪里去找买家;所以只能到处借银子,拼拼凑凑总算借到五百两,剩下的那些就怎么都凑不齐了,微臣想来想去,只能斗胆来与娘娘做一笔交易。”

  魏静萱扬一扬手中的方子道:“你想用这张方子,换取五百两救你的儿子?”

  “不错。”汪远平道:“能够再怀龙嗣的价值远远不止五百两,所以这笔买卖,对娘娘而言,很是划算。”

  魏静萱垂目一笑,道:“若当真可以助本宫再怀上龙嗣,莫说是五百两,就算是五千两也值得,但……本宫凭什么相信你,相信这张方子?”

  汪远平急急道:“这张方子真的可以助娘娘调理身子,再怀龙胎,微臣……微臣……”他咬一咬牙道:“可以用性命担保!”

  魏静萱微勾了唇道:“你若说谎,难道本宫还能拿刀杀了你不成?”不等汪远平言语,她已是再次道:“不过你我总算有几分交情,如今你有难,就算没有这张方子,本宫也一定会帮你!”

  汪远平闻言,满脸欣喜地道:“多谢娘娘!娘娘之恩,微臣没齿难忘!”

  在示意汪远平起身后,魏静萱恻目道:“巧玉,去取五百两银票来给汪太医。”

  巧玉为难地道:“主子,昨日才领的月例,差不多也就差不多是这个数,若都给了汪太医,这一个月的用度怕是会很拮据。”

  魏静萱瞥了她一眼,冷声道:“本宫让你去取就去取,哪里来这么多话。”

  见她面有不悦,巧玉不敢再多言,依着她的话取来银票交给汪远平,后者接过后,感激涕零地道:“娘娘大恩,微臣矢志不忘,以后微臣定当唯娘娘马首是瞻,绝不有违!”

  魏静萱亲自扶起汪远平,温言道:“汪太医言重了,好了,快些拿着银子去将令公子的债还了吧,往后多看着他一些,不要让他再这样胡来了,否则再多的家业也不够他败的。”

  “微臣知道,多谢娘娘。”在汪远平千恩万谢的出去后,魏静萱将手里的方子递给毛贵道:“你明儿个出宫一趟,将这张方子拿给京城里的大夫瞧瞧,看是否与汪远平所说一致,记着,多找几个大夫看看。还有,让父亲查一查,这汪远平的儿子是不是真被青楼逼债。”

  “嗻。”在接过方子后,毛贵试探地道:“主子怀疑汪太医所言非实?”

  “倒也说不上怀疑,不过仔细一些总是好的。”说到此处,她微眯了双眼道:“若汪远平可以为本宫所用,再加上你之前的献计,本宫就可一改如今被动的局面。希望……这张方子真的有效。”

  魏静萱一直都很清楚,想要在宫中站稳脚,最好的办法就是诞下一位阿哥,也只有阿哥,将来才会有争逐皇位的资格。

  在魏静萱思量汪远平呈上的那张方子时,景仁宫中,忻嫔惊讶地望着站在底下的小华子,“你说李季风曾负责看守过永寿宫?”

  “不错,奴才也是无意中问到的,当年令嫔被禁足之时,一队大内侍卫奉皇上之命看守永寿宫,其中就有李季风的名字;另外,令嫔遭神鸦攻击的时候,也是李季风救了她。”

  “照此说来,李季风与令嫔应该是相识的。”如此说着,秀竹对忻嫔道:“主子,您说李季风那夜会不会就是去见令嫔?”

  忻嫔没有说话,只是屈指笃笃敲着桌面,小华子言道:“就算他们真的相识,这会儿也没必要相见了,更不要说还冒上私闯宫禁的罪名。”

  秀竹挠一挠头道:“这倒也是,可若不是令嫔,李季风去见的人又会是谁呢?这后宫之中,除了诸位娘娘贵人,便是太监宫女,难不成……李季风与哪个宫女有了私情,所以……”

  “不会!”忻嫔打断她的话,冷然道:“宫女虽然归属后宫,但并非不可踏出,甚至还能偶尔离开紫禁城,唯一不得离开后宫一步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主子’!”

  秀竹眼皮一跳,骇然道:“主子是说,李季风去见的不是宫女而是主子?”顿一顿,她又道:“是令嫔?”

  小华子紧皱了眉头道:“若当真是令嫔,那么他与令嫔关系绝不寻常,甚至有可能……”后面的话,过于惊人,令他迟迟未曾说下去。

  秀竹猜到了他未说下去的话,骇然道:“若真是这样,令嫔可真是胆大至极!”待得稍稍定了神后,她道:“主子,此事非同小可,得赶紧禀告皇上。”

  忻嫔睨了她一眼道:“禀告皇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李季风与令嫔私通,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他私闯宫禁是为了见令嫔?”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