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黄英

  小五睨了他一眼,道:“有何不可能,空静大师二人在咱们大清地位犹如国师,深受皇恩,他们若要收弟子,莫说是区区数百,就算是上千也是可能的。”

  “那……这样一来,真的可以补全十二阿哥命数吗?”听得这话,小五神色一黯,道:“谁知道呢,希望可以吧,否则不知会有多少人要为此送命。”说着,他叮嘱道:“刚才与你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许泄露出去,清楚了吗?”

  黄英眸光轻闪,答应道:“知道了,徒弟分得清轻重,不会出去乱说的。”

  弘历一人来到御花园中,任由纷飞如柳絮的雪花落在发上、肩上,心中是说不出的郁结难受,小五说得没错,他不愿已经失去@,a︾○m过两个孩子的瑕月再承受随时会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宁可被瑕月误会,也要守住这个秘密,直至……永璂补全命格为止。

  直至露在衣外的肌肤皆变得冰凉,他才徐徐回过神来,活动了一下冻僵的手脚往养心殿行走,刚走了几步,便整只脚陷入雪堆之中,而另一只脚则半露在外,奇怪,这积雪的深度竟然不一样吗?

  他低头看去,只见自己所踩踏的积雪仿佛是人为堆彻起来的,当中还有几片殷红的梅花瓣,他想起来了,魏静萱刚才带着和恪在这里堆雪兔子,用梅花瓣当其眼睛,想必就是被自己不小心踩坏的这一个。

  魏静萱……她将和恪过继给了慎嫔,这会儿却又冒冷带和恪出来玩耍,博取和恪的笑容,到底,她是否真的在乎和恪?

  且说黄英那边,在收拾了御书房后,记起弘历有一件大氅送去了辛者库还没有取,赶忙去取,在经过景运门附近时,斜次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来,朝他拱手道:“小的给黄公公请安!”

  黄英轻拍着胸口,嗔怪道:“你这样突然冒出来,是想吓死咱家不成!”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毛贵,他赔笑道:“惊扰了公公,实在是该死,还请公公大人有大量,饶小的一回。”

  黄英拂去肩上的雪,道:“罢了罢了,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毛贵低头道:“小的奉主子之命,特来谢公公成全之恩。”说着,他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递到黄英面前,含笑道:“这是主子的一点心意,还请公公收下。”

  “今日之事,说起来也不算成,如何好意思再收令嫔娘娘的礼。”话虽如此,手却接过了毛贵递来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通透如一汪碧水的戒面,虽然不过小指甲盖大,成色却是难得的好。

  既是不好意思,怎么还拿得这么快;毛贵在心里暗骂一声,面上却堆满了笑容,讨好地道:“公公为主子之事劳心劳力,虽然后面出了偏差,但实在与公公无关,这点小礼,根本不足以答谢公公,还望公公切莫推辞。”

  黄英故作为难地道:“既是这样,咱家收下就是了,你代咱家好好谢谢令嫔娘娘。”

  毛贵连连答应,随后又道:“皇上那边,还请公公伺机再多美言几句。”

  黄英刚刚收了好处,自然满口答应,“放心,令嫔娘娘这般厚待咱家,咱家一定会想尽法子帮娘娘。”

  “有公公这句话,小的就放心了。”说着,毛贵道:“那依公公您看,明儿个,娘娘可还要带和恪公主去御花园?”

  “这个……”黄英想一想道:“还是带着吧,过年前几天都带来,咱家会尽量再引皇上去御花园一次,若是再次看到今日那一幕,相信会触动皇上,令他重新垂怜于娘娘。”

  毛贵满脸喜色地道:“那就一切仰仗公公了,公公大恩,小的与主子都会牢记在心,矢志不忘。”顿一顿,他试探地道:“公公,小的听说皇上又要扩建万寿寺与紫云观,您可知是为什么?”

  黄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疑惑地道:“好端端地怎么问起这个来?”

  毛贵怕他起疑,笑道:“小的就是觉着好奇,您说这十年来,皇上已经扩建了好几次,奴才曾有幸去过,那地方简直比王府还要大,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还要扩建,这次遇到您,便顺口问问。”

  黄英想起小五的话,险些脱口而出,幸好及时止住,转而道:“上次扩建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如今二位高人欲再招收弟子,地方不够宽敞,皇上自然要再行扩建了,有什么好奇怪的。”不等毛贵言语,他已是道:“好了,咱家得赶紧将衣裳拿回养心殿去,你记得转告令嫔,照咱家刚才说的话去做,以免错失良机。”

  “小的明白,小的恭送公公。”待得黄英走远后,毛贵方才转身回到永寿宫,刚准备进殿,殿门便自己开了,紧接着一阵烟气冒出来,呛得他直咳嗽,待得看到巧玉与另一名宫人端着炭盆出来时,他连忙道:“这是怎么了,为何会有这么大的烟?”

  巧玉一边咳嗽一边道:“我也不知道,这次的银炭刚一生起,就好大的烟气,根本没法用,我得赶紧去一趟内务府。”

  待得烟气散了一些后,毛贵走了进来,暖阁里,魏静萱正在不停地咳嗽,他赶紧将窗子都打开,虽说冷了一些,但烟气倒是很快散了。

  魏静萱喝了口茶,消去喉咙里的烟气后道:“见过黄英了?”

  “是,奴才已经见过他了,他让主子这几天都带和恪公主去御花园,说会尽量引皇上过去,亦会想法子替主子说好话。”

  他的话令魏静萱露出一丝笑意,转而道:“紫云观的事呢,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毛贵将黄英的话复述了一遍,道:“奴才觉得,黄英应该没有说实话,否则之前不会犹豫,后面更不会急着赶奴才走。”

  魏静萱抚着腕间的素银镯子,凉声道:“看来是还没有把他喂饱,使他许多话都不愿告诉本宫。”

  毛贵有些不忿地道:“这段日子来,主子前前后后送了他那么多东西,就是一头大象也给喂饱了,偏他还不知足。”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