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黄瓜台辞

  永珹缓了口气,低头道:“多谢皇祖母夸奖,其实这剑舞要三四个人一起舞起来才叫好看,以后等孙儿找几个人练好一些,再来舞给皇祖母看。”

  耿氏含笑道:“太后您瞧,四阿哥对您多有孝心。”

  凌若笑一笑,将目光转向永瑢,“你呢,又是什么?”

  永珹闻言,急忙道:“启禀皇祖母,六弟他喝醉了,还是让孙儿替他受罚吧。”

  不等凌若言语,永瑢已是挥手道:“胡言乱语,谁说我醉了,我不知道多清醒,就算要我打死一只老虎也没问题。”虽然他自己说清醒,言语却是有些含糊不清≌wan≌书≌ロ巴,@anshub⊥a.。

  瑕月微一蹙眉,唤过锦屏道:“六阿哥醉了,立刻去煮一盏醒酒茶来。”

  弘历亦听到了她的话,对黄英道:“你扶六阿哥去偏殿歇息,晚些时候备马车送六阿哥回府。”

  “嗻!”黄英应了一声,走过去对脚步踉跄的永瑢道:“六阿哥,您喝多了,奴才扶您去偏殿歇一会儿,晚些时候再喝。”

  “我没喝多,我已经想好了一首诗,可以念给所有人听!”

  黄英赔笑道:“那咱们待会儿再过来念,现在先……”不等他说完,永瑢已是随手扯过他的辫子道:“怎么,你还是觉得我醉了吗?”

  黄英忍痛挤出一丝笑容来,“六阿哥酒量非凡,怎么会轻易醉了呢,只是奴才……奴才……”他吞吐半天也没想到该怎么接下去。

  “我告诉你,我一点都没醉,清醒得很!”说完,永瑢放开手,脚步不稳地走上前,对弘历道:“皇阿玛,儿臣有一首诗想念给您喝。”

  弘历虽有所不悦,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并未发作,只淡淡道:“你念就是了。”

  永瑢睁着醉眼念道:“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为可,四摘抱蔓归。”

  听完这首诗,刚刚还颇为热闹的乾清宫顿时安静了下来,但凡是知晓此诗来历的人,皆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望着永瑢,不明白他为何要突然念这么一首诗。

  弘历眸光烁烁地盯了永瑢,缓声道:“此乃前唐之时,李贤用来讽谏生母武则天的诗,名为,指她做事不留一丝余地,连对自己亲子也是一味猜忌,过度杀戮,所以最后才有那句‘四摘抱蔓归’;永瑢,你当成朕的面念这么一首诗,是何用意?”

  永瑢醉眼朦胧地笑道:“今夜是除夕之夜,咱们在这里饮酒看杂耍,还行酒令,好不热闹,但是皇阿玛,您似乎忘了,您还有一个儿子,一个被你在宗人府中圈禁了将近十二年的儿子!”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他们皆知永璋被圈禁在宗人府中,但多年来,从无人敢在弘历面前提及,想不到永瑢喝了酒,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提及。

  弘历瞳孔微缩,冷声道:“永璋当年犯下大错,难道你不知晓吗?”

  永瑢又走近几步,盯了瑕月一会儿,大声道:“儿臣知晓,因为他意图加害皇额娘,但是现在……十二年了,已经整整十二年,难道十二年的惩罚还不够吗?”

  胡氏开口道:“子弑母,乃是世间最为不孝不仁之事,三阿哥犯下这般不孝之事,莫说只是被圈禁十二年,就算是圈禁二十年乃至三十年,也属应该!”

  永瑢走到胡氏面前,呵呵道:“子弑母,确为不孝不仁,但贵妃娘娘莫要忘了,皇额娘并非三哥的生母,相反,三哥生母,被皇额娘害得在辛者库为奴为婢,受尽折磨,娘娘说说,三哥应该怎么办?”

  胡氏听得大为皱眉,道:“皇后虽不曾生三阿哥,却将三阿哥视同己出,金氏犯错被废冷宫之后,皇后对你们二人更是呵护有加,隔几日就会叮嘱阿哥所的人,唯恐他们薄待了你们兄弟,试问她有何处对不起三阿哥?至于苏氏,她会落得那个地步,皆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更怪不得皇后娘娘!”

  永瑢没有理会她,只盯着弘历道:“就算是这样,十二年也够了,难道真要让三哥老死在宗人府中,皇阿玛才高兴才舒坦吗?还是说您想与武则天一样,残害亲子,杀戮不绝!”

  “放肆!”一个威严肃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令众人心中惶恐,皆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头,凌若目光锐利而森冷,盯着永瑢徐徐道:“教以孝,所以敬天下之为人父者;教以悌,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也;这句话,太傅没有教过你吗?令你说出如此勃逆无礼之话?!”

  永珹慌忙上前,跪下道:“请皇祖母息怒,六弟喝醉了酒才会胡言乱语,并非其本心!”说着,他用力拉着永瑢,低声道:“还不赶紧跪下向请罪?!”

  永瑢挥开他的手,大声道:“我又没错,为何要请罪?!”

  永珹被他气得不行,又不忍心弃之不顾,只得低头道:“孙儿代六弟赔罪,万望皇祖母莫要怪罪六弟!”

  凌若目光冷厉如剑,森然道:“百善孝为先,一个人若是连孝都做不好,以后只怕也难成大器。”说着,她盯了满面通红的永瑢道:“六阿哥,你当真认为自己没错是吗?”

  永瑢醉薰薰地道:“我没错,错的是皇阿玛,错的是你们!”

  “好!”凌若语气冰冷地吐出这个字,弘历怕凌若动气,伤了刚刚才有所好转的身子,起身道:“皇额娘,此事还是交给……”

  “不必了。”凌若冷然打断他的话,旋即道:“杨海,去提一桶冷水来!”

  待得杨海离去后,她又道:“皇后,你去前殿代皇帝向诸位王公宗亲敬一杯酒,然后请他们回去吧。”待得瑕月答应后,她扫了一眼坐在最后面的福晋命妇,扬声道:“你们也都回去吧,改日哀家在慈宁宫设宴,你们再来陪哀家好生说道说道。”

  那些人都是关于察言观色之人,当即起身告退,待得瑕月归来时,内殿皆只剩下宫中诸人,与此同时,杨海提了满满一桶水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