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醒酒

  凌若面无表情地道:“给哀家泼去过去,给他好好醒醒酒!”

  这会儿,锦屏已是端了熬好的醒酒茶进来,但已经无用了,只见杨海吃力地提起水桶,照着永瑢当头泼去。

  这会儿是数九寒天,被一桶冷水当头泼下,那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永瑢浑身湿透,直打哆嗦,酒意顿时被压了下去。

  凌若望着他,凉声道:“如何,清醒了吗?”

  永瑢被泼得脑袋有些发蒙,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待得忆起自己刚才的所为后,他慌忙跪下,“孙儿醉酒糊涂,请皇祖母恕罪,请皇阿玛、皇额娘恕罪⊙↙,¢anshu●ba.!”

  “醉酒糊涂?”凌若似笑非笑地道:“哀家听着,倒有些像酒后吐真言,永瑢,你很不满皇帝吗?”

  “孙儿不敢!”永瑢满面惶恐地道:“孙儿刚才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当真是喝醉了酒,方才胡言乱语,孙儿……孙儿以后再也不敢了,请皇祖母饶恕孙儿这一回。”

  凌若没有理会他的话,只道:“为何要喝这么多的酒?”

  “孙儿……”永瑢努力转着心思,道:“孙儿一时欢喜,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结果不胜酒力,犯下大错,孙儿以后再不敢贪杯,还请皇祖母原谅孙儿这一次。”

  永珹连忙帮着他说话道:“也怪孙儿不好,明知六弟酒量不好,还非拉着他喝酒,皇祖母要怪,就怪孙儿吧。”

  凌若横了他一眼,语气森冷地道:“哀家问你话了吗?”

  永珹被她盯得浑身发寒,低了头不敢言语,凌若收回目光,冷声道:“侍候四阿哥与六阿哥的是哪一个,站出来!”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走上前,颤声道:“启禀太后,是奴才!”

  凌若缓缓道:“将开席之后,二位阿哥的事一五一十说给哀家听,若有一句虚言,立刻拖出去乱棍打死!”

  小太监双腿发软,努力咽了口唾沫,如实道:“回太后的话,之前……六阿哥一直不停地在喝酒,四阿哥劝了好几次,让六阿哥不要这样喝,但六阿哥不肯听,还越喝越多,奴才记得统共拿了六壶酒,其中五壶都是六阿哥一个人喝的。”

  “独自一人喝闷酒……”凌若目光一厉,道:“永瑢,这就是你所谓的欢喜,就是你所谓的多喝几杯吗?”

  到了这个时候,永瑢已是无话可说,只能磕头道:“孙儿罪无可恕,愿受皇祖母责罚!”

  凌若面色沉若潭水,盯了他道:“说吧,何事要独自一人喝闷酒?”

  永瑢悄悄往魏静萱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者瞧见他目光望过来,露出一抹慌意,她已然猜到永瑢的心思,一旦永瑢提及魏秀妍,必然会引起弘历与凌若的不满,到时候,只怕会祸延她身,毁了她今日费心安排的一切,再回到漫漫无期的冷落之中。

  她有心要提醒永瑢,无奈这会儿凌若、弘历、瑕月一个个都盯着永瑢,根本没机会让她开口,只能在心里祈求永瑢聪明一些,不要蠢得提及魏秀妍。

  弘历留意到永瑢的目光,心里明白了什么,沉声道:“你还在怪朕?”

  这一句话听得魏静萱心惊肉跳,一颗心几乎蹦到了嗓子眼里,双手紧紧攥着底下的桌帷,永瑢下一句话,不止会影响魏秀妍,更会影响她!

  永瑢死死咬着牙,许久,他抬起头,道:“是,儿臣在怪皇阿玛!”

  弘历脸色阴沉地望着他,正要言语,永瑢已是再次道:“不论三哥做错了什么,他都是皇阿玛的亲生骨肉,都说血浓于水,可是这十二年来,皇阿玛却对他不闻不问,任他在宗人府中自生自灭,您……您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弘历以为永瑢是在怪自己拆散他与魏秀妍,没想到永瑢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也会说永璋做错了事,既是做错,就该受罚!”

  永瑢深吸一口气,道:“不错,三哥做错了事该受罚,但皇阿玛有没有想过,三哥为何会走到那一步?一直以来,您在意的,只有皇额娘与十二弟,十二弟病了,您就让紫云观、万寿寺彻夜为十二弟祈福,命所有太医日夜留守坤宁宫;若换了是三哥或是儿臣,只怕皇阿玛根本不会费那么多功夫,能救就算了,救不活也不过是少一个儿子罢了,无关要紧!”

  “你错了!”瑕月起身走到浑身还在不断滴水的永瑢身前,凝声道:“若得天花的是你,是永璋,皇上一样会这么做,不会有任何区别。”

  “不会有区别?”永瑢吃吃笑着,下一刻,他倏然站起来,大声道:“若真是这样,皇阿玛就不会对三哥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甚至不许我们提起;若真是这样,他就不会拆散我与秀妍!我们视他为至亲之人,但他……根本就不念父子之情!”他终归还是将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瑕月盯着面色狰狞而凄凉的永瑢,道:“自三阿哥被圈禁在宗人府后,每逢月底,皇上都会传召负责看管三阿哥的宗正入宫,细细询问三阿哥的情况;若知三阿哥身子不适,便让太医过去诊治;春赐蔬果夏送寒冰,秋赐时鲜冬送棉衣,若这样也叫不闻不问,也叫不念父子之情,那六阿哥……你告诉本宫,什么才叫关心,什么才叫父子之情?”

  永瑢被她质问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方才满面怀疑地摇头道:“你……你胡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事,否则我怎会从来没有听说过。”

  “本宫胡说?”瑕月冷笑道:“你若不信,本宫现在就可以将宗正唤来,与你当面对质,看本宫是否有一句虚言!”顿一顿,她又道:“至于你为何没有听说,很简单,因为这一切,都是皇上借宗正的名义为之,除了皇上,便只有本宫一人知晓。为君,皇上要整肃法纪;为父,皇上又要顾全每一个子嗣,其中艰辛,实在不足为外人道。这些年来,你一直认为皇上待你不公,那你有没有问过自己,身为人子可曾在朝事上尽心竭力为你皇阿玛分忧;有没有在做任何事之前,先想一想自己的身份?想一想你皇阿玛?”不等永瑢回答,她已是摇头道:“没有,你从来都只听凭自己的喜好行事;本宫知道,你与皇上真正的心结,不是因为三阿哥,而是因为魏秀妍,你恨皇上拆散你们,又恨永珹、永璂他们不帮你,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对他们越来疏远,今夜更是闹了这么一出。但是永瑢,你想过你皇阿玛吗?一旦你纳一个曾经嫁过人,又比你年长的人为侧福晋,在座的人都会沦为笑柄,包括你皇阿玛;到时候,你要他如何再统御群臣,治理天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