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落幕

  永瑢站在那里,心中百般滋味,不知如何说出口,只能任由冰冷彻骨的水,一点点侵蚀体温……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地道:“所以就要我舍弃心中所爱吗?”

  “人生在世,没有十全十美之事,从来都是有所舍才有所得,本宫、皇上乃至太后,哪一个人不曾舍弃过?”

  这个时候,魏静萱疾步上前,跪下道:“千错万错都是臣妾之罪,若非臣妾求皇上让秀妍入宫为孩子祈福,就不会惹出后面的事,臣妾实在罪该万死,请皇上责罚;至于六阿哥,他毕竟还年轻,恳请皇上饶他一次,相信他以后会体谅皇上的苦心,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此时,永珹与永璂等人也上前为永瑢求情,看到永瑢失魂落魄,又浑身湿透的样子,弘历心中的气已是消了一大半,对凌若道:“皇额娘,永瑢已经受了教训,想必也知错了,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凌若盯了永瑢,冷声道:“既然皇帝开了口,哀家就饶他这一回,往后若再有这般大逆不道之行径,哀家定不饶恕!”

  弘历怕她再次动气,连忙道:“皇额娘,您今夜也累了,儿子与皇后扶您回去吧。”

  待得他们走远后,众人也各自离去,永璂见永瑢还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连忙拉着他的手道:“六哥,你衣裳都湿了,赶紧回去换了吧,不然会着凉的。”

  永瑢怔怔地望着他,忽地道:“我是不是错了?”

  永珹走过来,叹了口气道:“错也好,对也好,都已经过去了,最要紧的是以后不要再错。”说着,他拍了永瑢的肩膀道:“行了,不要再想了,我陪你回去吧。”

  永瑢神色复杂地道:“四哥,你……不怪我吗?”

  永珹明白他的意思,笑一笑道:“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怪的,再说,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吗?”说着,他有些感慨地道:“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原来皇阿玛一直都有在意三哥,并非如咱们所想的那样不闻不问,至于魏家二小姐……”他拍拍永瑢的肩膀道:“她如今已经身在道门,而且皇额娘说的对,一旦你们在一起,事情必会闹得不可收拾,还有皇祖母刚才的态度,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六弟,听四哥一句话,忘了吧,有句话不是叫做‘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吗?”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永瑢喃喃重复了一遍,苦笑道:“也只能如此了,此生我与秀妍,注定有缘无份。”

  永璂虽年少不知情滋味,但看到永瑢这个样子,心中亦是难过得紧,宽慰道:“六哥,你别再想她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好的女子。”

  “就算再好,她也不是秀妍了,我……”永瑢捂着脸,低低道:“若我与她早些相遇,又或者我不是皇室子弟,或许……就不会如此。”虽然魏静萱说过,会设法成全他与秀妍,但眼下连皇祖母也如此反对,凭她一个人,又能有什么办法。

  永珹拍着他的背道:“或许这就是命吧,六弟,听四哥的话,不要再想了,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只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好了。”说完这句话,永瑢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去,长长的影子在身后摇晃不止。

  翌日,正月初一,依例所有人都要去慈宁宫向凌若贺岁,并呈上精心准备的岁礼,多是一些寓意吉祥的精巧名贵之物,其中以魏静萱的岁礼最为特别,乃是四个绣有福字的荷包,她道:“这几个荷包是臣妾亲手绣的,每绣一针,臣妾都会念一句‘百福具臻’,希望太后、皇上、皇后娘娘,众福齐集,福寿康宁。”

  凌若接在手中看了一眼,淡淡道:“令嫔有心了。”这些年来,不论魏静萱如何想法子讨好,她对魏静萱的态度始终是冷淡的,远不及待瑕月那般亲厚。

  张嫔好奇地道:“太后、皇上、皇后娘娘才三人,为何令嫔却足足绣了四个,还有一个是送给何人的?”

  魏静萱笑一笑,走到永璂面前,递过荷包道:“希望积聚在这个荷包里的福气,让十二阿哥以后,福慧双修,无病无痛。”

  永璂愕然看着魏静萱,怎么也没想到这最后一个荷包竟是送给自己的,瑕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魏静萱,道:“永璂,还不快谢谢令嫔?!”

  永璂回过神来,连忙双手接过荷包,面带感激地道:“永璂多谢令嫔娘娘恩赐。”

  待得其他人也分别呈送岁礼后,凌若扫了诸人一眼,道:“永瑢呢,怎么不见他,难不成哀家昨夜说了他几句,他就气得再也不愿见哀家了?”

  永珹连忙道:“皇祖母误会了,昨夜经您一番教诲,六弟已是知错了,这会儿没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不如孙儿去瞧瞧。”

  “不必了。”凌若淡然道:“他若有心,再大的事情也会过来,反之,来了也没什么意思,由着他去吧。”

  永珹心中发急,正要说话,有宫人快步走过来,打了个千儿,低头道:“启禀太后,六贝勒府派人来禀,说六阿哥半夜病重,高烧不退,无法来给太后贺岁,还请太后恕罪。”

  “可有请大夫看过?”面对凌若的询问,宫人依言道:“说是已经请大夫瞧过了,大夫说是风寒侵体引致,再加上心中郁结,所以病情较重,所以需要慢慢医治。”

  凌若沉默了一会儿,道:“让周明华走一趟六贝勒府,好生为六阿哥医治。”在宫人依言退下后,她道:“哀家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看出她心情不佳,不敢再有言语,各自行礼退出了慈宁宫,在回坤宁宫的路上,瑕月见弘历神色不展,道:“皇上可是在想六阿哥?”

  弘历望着天边的浮云,徐徐道:“若不是昨夜永瑢喝醉了酒,朕还不知道原来他对朕有这么多的不满。”

  瑕月宽慰道:“六阿哥毕竟还年轻,以后慢慢会明白皇上的苦心,也怪臣妾,将话说得太重了一些,令六阿哥心中难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