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笑闹无忌

  魏静萱冷笑一声,道:“只要此事可成,本宫便有法子让秀妍入宫。”这个时候,巧玉正好走进来,她道:“巧玉,你明儿个出宫的时候,顺道去见一见本宫的父亲,让他请修书请玄静道姑进京一趟。”

  经过刚才的事,巧玉不敢再多问,依言答应,魏静萱开门走到院中,刚刚还晴好的天气,这会儿又飘起了细细的雪花,毛贵在她后面搓着手道:“今年的冬天真是冷,奴才听说,江南那一带遇到了数十年一见的大寒,虽然皇上从户部拨了银子下去,但银子不足,往往救得了这边,救不了那边,一直到现在还不断有人被活活冻死。”

  魏静萱徐徐点头道:“本宫也听说了,户部的银子当真如此紧缺吗?”

  &n∝→,︾anshu↖ba.bsp;“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不过奴才倒是知道,皇上拨了许多银子扩建紫云观与万寿寺,且银子一拨再拨,有人猜测,扩建这两处的银子已是超过了赈灾之银。奴才之前出宫的时候,曾留心打听了一下,京城百姓,对此颇有微词,不过慑于皇威,不敢言语。”

  听得这话,魏静萱冷笑道:“皇上对十二阿哥真的好的无话可说,连那么多百姓的生死都放在十二阿哥之后;本宫真是好奇,有朝一日,天下百姓知晓真相之后,会是怎样一幅情景。”

  巧玉有些不甘地道:“若非颖贵妃从中作乱,主子这会儿就能看到了;她与惠妃,就像两只拦路虎,死命挡着主子前面的路,真真是可恼。”

  魏静萱将手伸出檐下,接住不断落下的雪花,“且由着她们再得意一阵吧,将来秀妍入宫,她们可就笑不出来了。本宫如今只在意皇上……”她望着不远处无人问津的宫门,忧声道:“也不知要等何时,他才肯再见本宫。”

  “皇上昨夜赐菜给主子,显然已经对主子改观,今日主子又投皇上所好,特意送了福袋给十二阿哥,相信过不了多久,皇上就会传召主子。”

  “希望如此吧。”魏静萱轻叹着气,她虽陪在弘历身边多年,但君心难测,她至今仍没彻底摸透弘历的脾性,否则,也不会有这一次的失宠。

  且说弘历那边,离开六贝勒府后,并未直接回宫,而是去了宗人府,不过弘历只远远看着,并未惊动任何人,宗人府众人也不知帝后就在附近。

  瑕月默默撑伞替弘历挡住漫天飘下的雪花,许久,弘历收回目光,接过她手中的伞道:“走吧。”

  瑕月望了一眼高高的围墙,忽地道:“皇上若真的惦念三阿哥,就放他出来吧。”

  弘历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忘了他故意杀死猛虎,差一点就害死了你吗?”

  瑕月轻叹了口气道:“臣妾记得,但他毕竟是皇上的儿子,臣妾不愿皇上难过。”

  弘历沉默片刻,摇头道:“没什么好难过的,就让他在这里好生忏悔思过吧。”

  见他这么说,瑕月不再言语,随他一起回了坤宁宫,刚一踏进宫门,便看到永璇伞也不打,就这么直直地站在院子里,发上,肩上,已是覆了薄薄一层雪,永璂几个则在檐下捂嘴笑,瞧见他们进来,连忙上前行礼。

  瑕月瞥了他们一眼,道:“永璂,是不是你又作弄九阿哥了?”

  永璂闻言连忙道:“与儿臣无关,是十哥自己非要站在雪中,儿臣与和嘉都曾劝过他了,但九哥不肯听,儿臣也没办法。”

  瑕月轻斥道:“胡说,哪有人会故意在下雪的时候,站在外头的?”

  满身是雪的永璇声音有些发颤地道:“皇额娘不要怪十二弟,确实是儿臣自己要站在雪中的,李井找到一本武功秘籍,说是只要照着上面的秘法习练,就会不惧寒热,甚至刀枪不入,儿臣习练已经有一阵子了,这会儿下雪,正好可以试试。”李井是他的贴身太监,永璇自小对习武十分痴迷,总是想方设法让李井搜罗那些所谓的武功秘籍,然后照着练习。

  和嘉跑到弘历身边,娇声道:“皇阿玛,儿臣与十一哥、十二哥都告诉九哥,那什么秘籍是骗人的,九哥就是不信,所以儿臣就与十一哥他们打赌,看九哥能坚持多久。”

  弘历年过四十方才得了和嘉,对她颇为宠爱,笑道:“那你们都赌多久?”

  和嘉娇憨地笑道:“儿臣赌九哥只能站半个时辰,十一哥和十二哥分别赌了一个柱香与一个时辰,若是谁输了,就得在背后贴一个大乌龟。”

  “你们几个真是胡闹啊!”弘历捏一捏和嘉的鼻子,随即对永璇道:“那些个秘籍皆是唬人的东西,哪里能相信,瞧瞧你,脸都青了,随朕进去吧”

  永璇努力忍着哆嗦道:“儿臣……不冷,儿臣撑……啊欠!”他想说自己撑得住,却打了一个喷嚏,包裹着身周的寒意越发深重。

  瑕月替他拂去沾在身上的雪,道:“瞧瞧你,都已经这个样子,再站下去,非得像六阿哥一样生病不可,听你皇阿玛的话,快些进去。”

  听得这话,永璂连忙道:“皇额娘,六哥怎么样了,要不要紧?我与九哥他们都想去看看。”

  “你六哥就是受了寒以致风邪入体,只要好生休养就不会有事。”这般说着,瑕月又催促着他们几个进去。

  永璇也确实冷得有些受不住,当即随他们一起进了屋,看到永璇站在炭盆前取暖,和嘉歪着脑袋道:“十哥才站了半柱香的功夫,算是谁赢了呢?”

  永璂接过话道:“我赌了一柱香,与结果最接近,当然算是我赢了,你们两个都贴一整天的乌龟。”

  和嘉扮了个鬼脸道:“哪有你这么算的,十二哥赖皮。”

  “不错不错,这么算不公平。”永瑆一想到要贴乌龟,也赶紧向着和嘉说话,三人在那里争执不休,过了一会儿,突然又不争了,围在那里不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永璂让李七取来笔墨与胶水,画好之后,三人一起来到永璇身后,将画有乌龟的纸牢牢贴在他后面,不等永璇去撕,三人已是异口同声地道:“不许撕!”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