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肺痨

  济敏见他越走越远,无奈只能冒着风雪追上去,泣声道:“贝勒爷,您再这样下去会没命的,妾身求你,回去吧!魏秀妍……”她不甘地道:“妾身帮您去找!”

  “不用你管!”永瑢艰声吐出这几个字后,将府中所有护卫小厮招集起来,命他们沿着贝勒府到紫云观的路追寻,务必要找到秀妍,而他自己,也不顾寒冷与济敏的哀求,执意在外找寻。

  终于,一个多时辰后,有护卫找到了昏迷在路上的魏秀妍,幸好被发现,否则这样昏迷上一夜,必然会活活冻死。

  当魏秀妍被抬过来时,永瑢紧紧握住她还沾着雪的手,那样的冰凉,连他落下的泪也变得冰凉……

  

  魏秀妍被送回了紫云观,永瑢带话,让云中子多加照料,不要让她出了什么事,而永瑢自己,则因为这场受寒,本来就不轻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整日都处在高烧昏迷之中,昏昏沉沉,周明华用尽了所有办法,都不能令他有所好转,甚至变得越来越差,由风寒侵体变成了肺痨……

  当弘历得知此事,勃然变色,“你说什么,肺痨?”

  周明华硬着头皮道:“是,六阿哥的病情加重,臣虽想尽办法,依旧不能阻止六阿哥情况恶化,转变为肺痨!”

  弘历负手起身,在来回一番踱步后,寒声道:“你之前说过,永瑢风寒虽重,却可医治,这会儿又告诉朕,说风寒变成了肺痨,周明华,你是在戏弄朕吗?!”

  “臣不敢,若六阿哥没有在病中受寒,臣确有办法治好他的病,可是六阿哥他……”周明华叹了口气,低头道:“请皇上恕罪!”

  六贝勒府所发生的事,弘历亦听说了,他闭一闭目,冷声道:“你如实告诉朕,有几分把握可以治好永瑢?”

  “回皇上的话,一旦风寒转变为肺痨,药石难以起效,臣至多……”周明华咬牙道:“只有两成的把握!”

  弘历虽已猜到情况不会乐观,却不想差到如此地步,两成生机,也就是说,有八成的可能,永瑢会死,他又要失去一个儿子吗?

  一思及此,他便想去失去永琏、长乐、永璜他们时,那种裂心裂肺的疼痛,纵然永瑢不是他寄予厚望的子嗣,终归也是他儿子,更何况永瑢刚刚有所长进,怎可以就这么死了。

  想到此处,他冷冷盯了周明华道:“朕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定要救六阿哥,不能让他出事,否则朕唯你是问。”

  周明华涩声道:“臣明白,臣一定会尽力而为。”

  在他退下之时,黄英正好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皇上,令嫔娘娘已经被抬到了内殿,您是否现在就过去?”魏静萱盼了那么多日,终于再次盼来弘历翻她的牌子,让她得以重获圣宠。

  弘历闻言,脸色阴沉地道:“让敬事房的人把令嫔抬回去!”

  黄英愕然道:“皇上,这……这是为何?”

  弘历冷言道:“朕让你抬回去就抬回去,哪里来这么多的话,下去!”

  见弘历发怒,黄英不敢言语,低头退了下去,在其走后,小五轻声道:“皇上别太担心了,六阿哥一定会与十二阿哥一样,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弘历走到长窗前,冷风随着窗子的打开呼啸入内,正当小五被冷风吹得一阵哆嗦之时,弘历的比寒风更冷的声音落入耳中,“明日一早,你去顺天府,传朕口喻,让李忠文忠将魏秀妍还有魏氏一家全部抓去天牢之中,若永瑢死了,朕要他们一家人偿命!”

  小五一惊,却不敢多言,依言答应。

  且说魏静萱那边,她满以为今夜可以重得恩宠,岂料敬事房的人,突然又将她裹入锦被之中抬了回去,令她又慌又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问那些人,又都是一问三不知,黄英也不在。

  毛贵与锦屏看到她被抬回,也是满心诧异,在侍候魏静萱穿上衣裳后,毛贵道:“主子,出什么事,为何您又……”后面的话,他见魏静萱面色不善,不敢再说下去。

  魏静萱脸色阴沉地道:“想办法去见黄英一面,问问他今夜出了什么事情,为何皇上会突然如此。”

  毛贵应了一声,快步离去,过了约摸小半个时辰,他走了进来,神色古怪地道:“启禀主子,黄公公不肯见奴才,只托人转告了一句话――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什么意思?”面对巧玉的询问,毛贵摇头道:“我也想不明白,不过看他那样子,应该是出了不小的事情,他唯恐惹祸上身,所以不肯见我。”说着,他看向魏静萱,“只是……奴才想不明白,这些日子,主子一直都想尽法子讨好皇上,对皇后她们也是礼敬有加,能有什么祸事。”

  魏静萱默然不语,正如毛贵所言,凭她这段日子的作为,怎么也不可能沾染祸事,除非……弘历知晓了以前的事,包括明玉的真正死因……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便被否认了,知晓那件事的人都已经死了,包括纪由,根本没有人或者证据,可以指证她谋害富察明玉;再者,若弘历当真知晓,应该第一时间召她去问话,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一夜,魏静萱辗转难眠,翌日天刚微亮,便命毛贵他们出去打听,务必要知晓昨夜发生之事,如此心神不宁地等了一上午,终于等到毛贵疾步奔了进来,还未站定,便听他满面惊惶地道:“主子,不好了,出大事了!”

  魏静萱蜷起的双手倏然一紧,脸色难看地盯着他道:“到底何事?!”

  毛贵喘了口气,急切地道:“奴才打听到五公公今儿个一早就出宫了,听说是奉皇上旨意,将老爷他们全部抓去天牢!”

  魏静萱豁然起身,她虽已然料到事情不小,却万万没想到会如此严重,好一会儿方才勉强定下神来,道:“可知父亲他们犯了什么事?”

  毛贵迟疑片刻,道:“老爷夫人还有二位公子并不曾犯事。”

  “不曾犯事?”魏静萱疑惑地盯着他,正要问是怎么一回事,忽地意识到毛贵话中的问题,拧眉道:“可是与秀妍有关?”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