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兄弟情

  “很好,你记着,千万不要当着六哥的面哭。”如此说着,永瑆自己险些落下泪来,他连忙背过身去抹干。

  几位福晋守在永瑢榻前,瞧见永璂他们过来,还有站在门边的弘历与瑕月,连忙分别见礼,随即其中一人在永瑢身边轻唤道:“贝勒爷,十一阿哥与十二阿哥来看您了。”

  在她连着唤了几遍后,永瑢缓缓睁开没有光彩的双眼,待得看清永璂二人后,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是你们啊。”

  永璂快步上前,握住他的手道:“是,我与十一哥来看你了,六哥,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明明说好了不说,可眼泪不知怎么的,又冒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永瑆也好不△□,a■nshub≡a.到哪里去,这是他们二人第一次那么真切的经历生离死别,实在是……难以承受。

  永瑢咳嗽几声,摇头道:“我自己的身子我最是清楚,这一次……怕是好不了了!”

  “不会的!”永璂激动地道:“六哥一定会好,咱们还要一起去狩猎呢,还有啊,你以前说过,等我开牙建府的时候,就送一份大礼给我,男子汉一言九鼎,你不可以食言!”

  永瑆哽咽地道:“对,还有我与八哥呢,尤甚是八哥,他过几个月便要开牙建府了,六哥你休想赖皮。”

  “我记得,我都记得……”这般说着,永瑢对一旁神色悲伤的女子道:“去将我前日让你收着的东西取来。”

  女子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捧着两个手臂长的木盒子进来,打开来看,一个盒子中装的是数柄寒意逼人,做工精巧的匕首,另一个则是一块块色泽上佳,雕工细腻的玉佩。

  “这几柄匕首,是我多年来的收藏,皆是出自名家之手,说一句可遇不可求也不为过,也是我最心爱之物,还记得以前四哥瞧见了,喜欢得很,想要讨要一把,我都没舍得。”他喘了口气,吃力地道:“八弟、十弟、十一弟、十二弟、十三弟,一人一柄,算做是我提前送给你们的建府之礼,剩下的那一柄,送给四哥,至于那几块玉佩,就送给和嘉她们几个,算做我这个哥哥送给她们的陪嫁之物。”

  面对永瑢遗言一般的交待,永璂心里越发难过,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掉落在暗红色的锦被上,看到他这个样子,永瑢吃力地抚着他的头,轻声道:“六哥命该如此,你不要难过!”

  永璂扑在他身边,泣声道:“我不管什么命数不命数,我都要六哥好好的活着,我不要与六哥分开!”

  永瑢笑一笑道:“过了年,你就大一岁了,怎么还这样小孩子脾气。”他咳嗽一声,对垂泪不语的永瑆道:“以后,我不在了,你要代我照顾好十二弟,不要让他有事,知道吗?”

  永瑆点头,泣声道:“我知道,六哥,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们……我们都舍不得!”

  永瑢眸光哀伤地道:“我何尝愿死,无奈……命数难逃!”说着,他望着满脸是泪的永璂,轻声道:“或许……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罚我的贪心,永璂,你可知,在你得天花之时,我曾想过要你死!”

  这句话令永璂愕然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盯着永瑢,一直以来,他与永瑢都极为要好,之后虽因魏秀妍一事,起了争执,关系有所疏远,但他从未起过什么加害之心,可眼下永瑢却与他说,想要他死?

  看到他这个样子,永瑢轻声道:“你一出生,就是嫡长子,身份远高于我等庶子,长大之后,聪敏好学,皇祖母、皇阿玛、太傅,一个个都对你赞不绝口,可以说你一人的光芒,掩盖了我们所有人。永璂,我真的很嫉妒你,尤甚是在秀妍那件事后,在我看来,只要你活着,皇阿玛就不会多看我一眼,不会多在意我一分;那种嫉妒,快要将我逼疯了,所以当我知道你得天花时,我第一反应就是高兴,终于压在我头顶的一座大山要倒了,以后,我不需要再活在你的阴影下。我……咳咳!”永瑢用力咳着,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负担,一直到一抹殷红染红了帕子,方才止住了咳嗽,侧福晋捏紧了帕子,紧张地道:“贝勒爷,您不要再说了,有什么话,等您好了再……”

  永瑢摇头道:“我不碍事,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待得缓了一口气后,他继续道:“可是,当我听到你性命垂危之时,我突然一点都不高兴了,反而觉得很怕,我想起你小时候,我抱你玩的样子;想起你牵着我的手走路的样子;想起你第一次叫我六哥时的样子,永璂,我真的好怕你死了,那样我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了,再也听不到你叫我六哥了,幸好……最后你真的化险为夷,平安度过天花之劫,我还能听到你叫我一声六哥。”说着,他用力抓住永璂的手,极力抬起身子,艰难地道:“永璂,你原谅我,原谅六哥好不好?”

  永璂泪流满面,摇头道:“不,我不原谅!”

  这句话令永瑢露出失望之色,缓缓松开手,下一刻,永璂用力握紧他的手,道:“因为我从来没有怪过六哥,既然无怪,又何来的原谅,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六哥!”

  “好!”永瑢欣慰地望着永璂,正如他所言,幸好永璂没死,否则他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之中。

  歇了一会儿,永瑢记起心中牵挂的事,问道:“皇阿玛呢,他没有与你们一起来吗?”

  “朕在这里。”站在门边的弘历听得这句话,与瑕月一道上前,令永瑢可以看到他们。

  见到弘历出现,永瑢想要撑起身子,但这个动作令他再次咯血,望着锦被上不甚滴落的殷红,他苦笑道:“儿臣真是没用,连向您二位行个礼都做不到。”

  瑕月叹了口气,道:“你眼下最要紧的是养病,无需在意这些虚礼,慢慢调养,定会好起来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