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三日之内见分晓

  “不错,只要他承认,魏静萱纵然有千张嘴,也休想再摆脱此事了。”她话音刚落,瑕月已是摇头道:“没用的,李季风如此心甘情愿为她做事,供她驱策,又怎会供出她来。”

  夏晴接过话道:“大刑之下,臣妾就不相信他这般嘴硬,再说,此事关系的并非他一人,难不成他连全家老小的性命都不管不顾了吗?”

  “到时候她可以说李季风是屈打成招,甚至反咬咱们一口。”面对瑕月的言语,胡氏不甘地道:“依娘娘这话,难道要就此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吗?还是说一直等找到可以证明他们私通的证据为止?”

  “当然不是!”如此说着,瑕月唤过齐宽道:“去请汪太医过来一趟,∧,↗anshub※a.另外你去见一见之前接触过的那个方侍卫,问他要一份李季风轮值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在齐宽下去后,夏晴疑惑地道:“娘娘这个时候传汪太医做什么,难不成他可以助咱们找到证据?”

  瑕月扬眸一笑,道:“他不能找到证据,却可以助咱们造就证据。”

  胡氏眉头一皱,试探地道:“娘娘可是想利用汪太医出入永寿宫之便,在其中动手脚?”见瑕月不语,她迟疑地道:“虽然上次的事,娘娘早做防范,没有让魏氏怀疑到汪太医身上,但魏氏对汪太医也说不上全然信任,且永寿宫中尽是她耳目,想动手脚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且一个不小心,就会暴露了汪太医身份,前功尽弃。”

  瑕月未说什么,只道:“等汪太医来了,你们便会知晓。”

  见她这么说,胡氏二人亦不便再多言,在等待汪太医前来的时候,夏晴无意中瞥见瑕月手边书册封面上的字,道:“娘娘可是还在想皇上出宫的事?”

  瑕月沉声道:“这几日,皇上又出宫了几次。”

  夏晴沉默片刻,挤出一抹笑意,“魏秀妍那件事已经查清楚了,是和坤养在外头的姬妾,与皇上无关,皇上出宫……应该是去找和亲王了,娘娘莫要再多想了。”

  瑕月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这些话,惠妃你自己相信吗?”

  夏晴无言以对,许久方才叹然道:“可是再想又能如何,咱们终是不能改变皇上心意。”

  瑕月低头抚过书册,徐声道:“虽然皇上一直不肯说,但本宫感觉得到,皇上并非真心宠爱魏秀妍,他这么做,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夏晴诧异地道:“您是说皇上因为一些原因,而不得不宠爱魏秀妍?”

  “应该是这样。”说着,瑕月叹气道:“可惜上一次,本宫未能从和亲王口中问出来,否则便可知晓其中缘由了,不过和亲王倒是透了一句话出来,只是本宫一直未能想明白。”

  胡氏好奇地道:“不知是什么话?”

  瑕月将弘昼那半句话复述了一遍,旋即道:“本宫一直都没想出来,‘与’字之后,是何人的名字,本宫总觉得那个人是解开所有事情的关键。”

  胡氏与夏晴对视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迟疑之色,难不成弘昼未说出来的那个人是永璂?若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解释,但……宠信魏秀妍怎么会与永璂扯上关系,实在是说不通啊。

  见二人皆面有异色,瑕月询问道:“贵妃可是想到了什么?”

  胡氏回过神来,连忙道:“没有,臣妾是在思索和亲王那半句话的意思,依着和亲王的意思,皇上宠幸魏秀妍,是为了娘娘好,但这话听起来,实在有些荒诞。”

  瑕月盯了她片刻,转而道:“惠妃呢,有没有想出来?”

  夏晴神色一变,垂目道:“请恕臣妾愚笨,实在想不出和亲王话中之意,还有他未曾说出的那个人名。”顿一顿,她道:“其实事情已经这样了,娘娘还是不要想太多了,没的惹自己心烦。”

  胡氏亦开口劝道:“是啊,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此女虽然可恶,但好歹皇上没有将魏秀妍接入宫中。”

  瑕月似笑非笑地道:“这是怎么了,你们两个一起劝起本宫来?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宫?”

  胡氏神色一滞,旋即笑道:“臣妾与惠妃素来都是一有事情就来找娘娘商量,哪里会有事情瞒着您,就是不想看到您总是为了魏秀妍的事情烦心。”

  夏晴附声道:“是啊,再者,为了区区一个魏秀妍坏了您与皇上这么多年的感情,实在是不值得很。”

  瑕月笑一笑道:“行了,本宫心中有数。”随着这句话的落下,大殿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

  如此过了约摸大半个时辰,汪远平与齐宽先后走了进来,前者躬身道:“娘娘传召之时,微臣正在为慎嫔诊脉,未曾及时前来,还请娘娘恕罪。”

  “无妨。”说着,瑕月将目光转向齐宽,后者会意地将拿在手中的纸呈到她手中,道:“这是方侍卫给奴才的,上面记载了这三日内,李季风所要值的班,他将巡视的路线也一并写了出来。”

  “好。”瑕月将纸交给汪远平,随即细细交待了一番,后者仔细记下后,疑惑地道:“娘娘这是何意?”

  “你不要多问,只需要照本宫的吩咐去做即可,见过李季风之后,立刻派人告之本宫,此事至关重要,切不要延误。”

  汪远平虽然心中疑惑,但他并未多问,依言答应,攥着那张纸退了下去,在他走后,胡氏抚掌笑道:“娘娘真是好心思,如此一来,还不抓个人赃并获,到时候,魏静萱就算舌绽莲花,甚至拿几位公主当挡箭牌,也休想再脱身。”

  瑕月弹一弹青葱似的指甲,凉声道:“局是布下了,但结果如何还得看李季风,若他并非如本宫所想的那么在意魏静萱,那这个局就白费了,得另想他法。”

  夏晴低头想了一会儿道:“李季风肯冒险闯入内宫见魏静萱,又为她做了那么多事,足见魏静萱在他心中有着极重的份量,臣妾以为,他应该会上这个当,除非他能掐会算,料到这是一个陷阱。”

  瑕月凉声道:“等着吧,三日之内就可见分晓了。”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