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追查

  “你是说李季风?”待得瑕月点头后,他思忖道:“此人朕也识得,按理来说,他在宫中多年,不应该会做这种行刺之事,应该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怂恿,或者是入了天地会这样的反贼组织。”

  瑕月颔首道:“臣妾也是如此想,另外……臣妾还有一件事始终想不明白这永寿宫并非靠近宫墙,也不告诉养心殿,为何李季风会选择藏匿在这里,且还是在令嫔的寝宫之中,按理来说,他就算要藏也该是选个无人的地方隐藏。”

  被她这么一提,弘历亦觉得有些奇怪,细细想了一会儿,道:“此事确有些奇怪,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一时走错了地方。”

  瑕月当即摇头道:“别人可能会走错▼wan▼书▼ロ巴,a▼nshub£a.,李季风却一定不会,皇上莫要忘了,此人曾奉命看守令嫔,想必有不少机会出入永寿宫,试问他又怎么会走错路呢。”

  弘历眼皮一跳,盯了瑕月道:“你是说……李季风存心去令嫔的寝宫?”

  听得这话,瑕月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在弘历心中种下了怀疑的引子,当下不再多言,只道:“臣妾不敢肯定,但确实有这个可能;总之李季风与他背后的人都要查清楚,否则这次虽然避过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有下一次,万一伤及皇上,那就来不及了。”

  “朕知道了,朕会让密探仔细去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这般说着,弘历带着一丝后怕道:“幸好这次你只是受了皮肉之伤,否则……朕真不知该怎么办了,答应朕,下次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小心再小心,哪怕是不为朕,你也要为永璂着想。”

  “臣妾知道,臣妾以后会注意的,这一次……也确实没想到真会有刺客,且还如此穷凶极恶!”

  见瑕月答应,弘历笑一笑道:“好了,很晚了,快些闭起眼睛睡觉吧,你早些睡着,朕也好早些离去。”

  瑕月也确实累了,依言闭目,过了一会儿,她的呼吸变得悠长而均匀,神情也松了下来,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弘历又扇了一会儿,方才轻手轻脚地离去,候在外面的小五与黄英看到他出来,皆屈身打千。

  弘历瞥了二人一眼,道:“都交待下去了吗?”

  小五率先道:“回皇上的话,奴才已经交李季风交给康为了,他会好生盘问李季风,并会派人日夜看守,确保李季风无法自尽。”

  在他说完后,黄英道:“密探那边奴才也依着皇上的意思传旨下去了,他们会连夜盘查!”

  弘历应了一声,道:“让他们把李家每一个人都查仔细了,一个都不许漏,如有必要,就算是祖宗三代,也给朕查个清楚明白!”

  黄英不敢怠慢,连忙躬身答应,他知道弘历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任谁都晓得,弘历最在乎的莫过于皇后,可偏偏李季风伤了皇后,要不是还要问出幕后者,李季风这会儿,怕是已经连尸骨都没有了。

  在走到坤宁宫门口时,弘历想起一事,带着一丝迟疑道:“另外,再让密探查一查令嫔以及魏家的事情。”

  黄英愕然抬头,“皇上,为何突然要查令嫔娘娘他们?”

  弘历紧拧了眉头道:“不要多问,尽管按着朕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黄英闻言,不敢再多问,低了头道:“奴才遵旨。”

  虽然此时已经深夜时分,但永寿宫动静闹得这么大,再加上弘历、胡氏、夏晴连夜赶去未至天亮,便已经传遍了后宫。

  景仁宫中,小华子与秀竹一得到消息,便立刻叩响了寝宫的门,待得里面传来忻嫔惺松的声音后,推门走了进来。

  忻嫔打着哈欠掀开帘子,望了一眼窗外黑沉沉的天色,不悦地道:“为何这么早唤醒本宫。”

  小华子恭声道:“启禀主子,永寿宫出事了。”

  一听这话,忻嫔的睡意顿时消失无踪,紧盯了小华子道:“可是找到魏氏与李季风私通的证据。”

  小华子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皇后娘娘在永寿宫中搜出一个刺客。”

  “刺客?”忻嫔惊讶地道:“是何人如此大胆,潜入宫中行刺。”

  秀竹在一旁道:“回主子的话,奴婢听说这个刺客就是李季风,他们说皇后当时让齐宽去搜查,结果在打开一个柜子的时候,被躲在里面的人刺中的胸口,紧接着又去行刺皇后娘娘,所幸当时有侍卫在,娘娘只是受了些皮肉伤。”

  “刺客是李季风?”忻嫔惊讶地问着,任她心思如何巧妙,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为何这李季风突然之间就变了刺客,又这么巧被瑕月抓到,思索片刻,她道:“现在是何情况?”

  “皇上已经将李季风押去慎刑司严刑拷打。”说到此处,小华子微微一笑道:“虽然奴才不知他怎么就成了刺客,但在严刑之下,他一定会供出与令嫔的关系,到时候,主子的目的便可达成。”

  忻嫔示意秀竹将她扶起来,道:“皇上可有派人去查李季风的底细?”

  小华子想一想,道:“这个奴才没有听说,但应该是去查了。”说着,他轻笑道:“咱们能够查到李季风与魏家往来之事,皇上自然也能查到,再加上人又是从令嫔寝宫中搜出来的,只怕令嫔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秀竹抿唇笑道:“这话可是错了,令嫔原本就污浊不堪,何来洗清二字。”

  忻嫔望着铜盆中即将化完的冰,徐徐道:“能够在永寿宫中抓到李季风,看样子,皇后她们没少费功夫;也好,本宫就等着看好戏,可千万……不要让本宫失望!”

  翌日,天刚亮起,宫中诸女便纷纷前往坤宁宫,名为请安,实则想看看瑕月是否真有受伤,到了那边,果见瑕月半躺在床上,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诸女在得知昨夜之事确切为实后,皆是面露恼意,婉妃陈氏出言斥道:“想不到这个李季风多年来身受皇恩,如今却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实在罪不可恕!”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