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九年之局

  魏静萱恨恨地盯了他道:“事到如今,你还要与本宫兜圈子是不是?说,皇后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令你投靠她加害本宫!”

  迎着她噬人一般的目光,汪远平忽地笑了起来,“娘娘说错了,微臣并没有投靠皇后娘娘,因为由始至终,微臣忠心的都只有皇后娘娘一人!”

  魏静萱瞳孔倏然一缩,死死盯了他道:“你说什么,你……是皇后的人?”不等汪远平言语,她已是摇头否认道:“不可能,本宫查过你的底细,你与皇后除了偶尔去坤宁宫为她看病之外,并无任何交集。txt全集下载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汪远平微微一笑道:“娘娘查的只是京城之事,事实上,微臣与皇后娘娘早在乾隆十七年,皇上第三次南巡之时,便已相识,很不巧,那个时候娘娘还被禁足在永寿宫中。”

  “乾隆十七年……”魏静萱喃喃重复着,下一刻,寒声道:“这么说来,你与她已经布了整整九年的局?让本宫一点一点步入你们的圈套之中?”

  “娘娘聪明过人,稍有一点破绽就会令您警觉,所以微臣与皇后娘娘实在不敢大意。”

  他带着一丝讽刺的语气,令魏静萱肺都快要气炸了,胸口不停地起伏着,良久,她抬手指了汪远平,咬牙切齿地道:“汪远平,你这样害本宫,就不怕本宫把你儿子所做之事都说出去吗?到时候,就算皇后也保不住你的官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她的话并没有能吓住汪远平,后者甚至连脸上的笑意都没有少上一分,“犬子确实有些顽劣贪玩,但还不至于做出奸淫良家妇女之事,至于流连青楼欠下银子之事倒是有,但充其量也不过是让微臣受一顿训斥罢了,还不至于罢官!”

  魏静萱难以置信地道:“连这件事也是你们编造出来的?”顿一顿,她又道:“这么说来,秀妍一事,也是你告诉皇后的?”

  “不错。”这般说着,汪远平拱手道:“若娘娘没有别的吩咐,微臣先行告退了。”

  在汪远平转身离去之时,魏静萱面上阴沉地盯着他的背影道:“汪远平,今日之事,本宫会牢牢记着,改日一定千倍万倍奉还于你!”

  汪远平脚步一顿,侧目道:“这句话,等娘娘熬过这次的事情后再来与微臣说吧,不过……应该是没这个机会了!”说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去,留下气得浑身发抖的魏静萱。(

  从刚才起就看得一头雾水的巧玉轻扯着毛贵的袖子,低声道:“汪太医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皇后的人,还有,他做了什么事情令主子如此生气?”

  毛贵没有说话,只是不住摇头叹气,在巧玉看来,昨夜之事,只是一场刺客行刺未遂,但是在他与魏静萱看来,却是一场要命的阴谋,也不知道李季风那边怎么样了。

  沉默了一会儿,毛贵走过去道:“主子,咱们一定可以渡过此劫,您别太担心了,至于汪太医,以后自有他好看的时候。”

  他的话,令魏静萱渐渐冷静下来,思量片刻,她咬一咬牙道:“小贵子,你将本宫妆匣底格里的那串南海明珠拿去给黄英,此物价值不下千金之处,应该可以凭此探出他的口风。”说着,她又不放心地道:“小心着些,别让其他人瞧见了。”

  “嗻,奴才这就去办。”在毛贵出去后,巧玉试探地道:“主子,到底出什么事了,劫……是什么?”

  魏静萱自然不会告诉她实情,只吩咐道:“你去慎刑司那边问问,看李季风……有没有供出什么来。”

  巧玉虽觉得奇怪,却也没敢再多问,当即离去,如此等到晌午过后,巧玉先行回来,抹了被烈日晒出的汗,道:“启禀主子,慎刑司的人说李季风嘴很硬,拷打了整整一夜,也没从他嘴里问出一个字。”

  听得这话,魏静萱心头一松,喃喃道:“好!不说就好!”

  正自这时,毛贵也匆匆走了进来,待得打了个千后,他道:“主子,奴才见到黄公公了,也将主子那串南海珍珠给他了,他说,皇上除了命密探查探李季风之外,还……还……”

  魏静萱等了一会儿不见他说下去,催促道:“吞吞吐吐的做什么,快说!”

  毛贵无奈地道:“还命密探查您与老爷他们。”

  魏静萱闻言,豁然变色,颤声道:“皇上都知道了吗?”

  毛贵明白她的意思,道:“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了,黄公公那边,奴才试探过,他并不知道,只说皇上从坤宁宫出来后,就突然下了这么一道圣旨,奴才猜测……应该与皇后有关!”

  魏静萱死死攥着手中的团扇,恨声道:“那拉瑕月,又是她,她真想逼死本宫吗?若本宫当真要死,也绝不会让她好过,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主子息怒,虽然皇上这会儿在查,但未必能查出什么来,这种时候,您最要紧的是沉住气,千万不要露了破绽,否则反而会给皇后可趁之机。”

  魏静萱努力咽下这口气,冷声道:“本宫知道!”

  接下来的每一时每一刻,对于魏静萱来说,都是煎熬,既盼着养心殿那边有消息,又害怕,整日都是惶惶不安中度过。

  深夜,弘历在养心殿中看着早朝时分百官呈上来的折子,小五和黄英如两尊泥塑的菩萨,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角落里是两盆正在渐渐化去的冰块,不时有水滴入盆中,发出“嘀嗒”的一声轻响。

  朱红殿门,突然打开,令紫铜雕飞鹤翔云烛台上的红烛光一阵晃动,待得烛光平静下来之时,殿中已是多了一个半跪在地上的黑影,哑声道:“奴才参见皇上,皇上圣安!”

  弘历头也不抬地道:“都查到什么了?”

  “启禀皇上,奴才奉命追查李季风,发现他家族上下,并无任何与乱党接触的痕迹,而且他们世代为汉八旗,其祖父曾做过康熙爷的贴身侍卫,因曾在战场上为康熙爷挡过一刀,由蓝翎侍卫被拙升为正四品二等侍卫。”当所有密探都因为一件事而动起来时,其能量是极为可怕的,忻嫔与夏晴费时多日才调查清楚的事,他们仅用了十二个时辰就查得一清二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