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不值

  弘历叹了口气,垂目道:“小五,你将她从苦难之中救出来,又给了她衣食无忧的生活,结果呢,她为了一己情yu,差点害死了你;这样一个私利的女子,不管她此刻说得多好听,都听信不得,今日若留她,来日,你必会被她害死!”

  蓝宜慌张地道:“不会,经过这次的事,民女已经大彻大悟,一定会痛改前非,好生守着五爷过日子!”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等小五再说话,弘历已是不容置疑地道:“朕意已决,你无需再多言!”

  弘历的决绝令蓝宜害怕,不断地哀求小五,后者咬牙道:“皇上,奴才跟了您这么多年,奴才从未求过您什么,只求这一次,饶蓝宜一命,奴才……奴才愿意代她受过!”

  弘历默然看了他许久,冷冷道:“正是因为你跟随朕多年,所以朕才不能让这个女人继续祸害你。[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ong>”不等小五言语,他已是一字一顿地道:“你若再求朕,朕就连你也杀!”

  弘历他的话令小五绝望,他清楚弘历的性子,一旦下定了决心,就绝对不会更改,蓝宜这次……是真的难逃一死了!

  想到此处,小五心中悲凉不已,哑声道:“能否……容让奴才与蓝宜再说几句话?”

  弘历虽觉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多看一眼,但终是怜惜小五,低低叹了口气,道:“罢了,就容她多活半日吧。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说着,他带了黄英离去,待他们走完后,蓝宜扑过来紧紧攥住小五的手臂,慌声道:“怎么办?五爷怎么办?”

  小五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她来到自己的住处,待得关上门后,他痛声道:“阿宜,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待我?”

  蓝宜急忙跪下道:“是我不好,我不守妇道受了李季风的勾引,做出对不起五爷之事,我真的知错了,我答应您,以后都会守着您好好过日子,绝不再做出不忠于您之事,求五爷念在咱们多年夫妻的情份上,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

  小五低头望着她,双手在她满是泪痕的脸颊上抚过,含泪地道:“我也不想你死,可是皇上……不肯饶你!”

  蓝宜急忙道:“不会的,打从皇上登基开始,五爷就一直在皇上身边侍候,只要您再多求求,他一定会答应的!”

  小五怆然摇头道:“没用的,我很清楚皇上的性子,他决定的事情,连太后与皇后都改变不了,更不要说是我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ong>”

  蓝宜急急摇头,“不会的,一定会有法子,五爷,您再想想,当初成亲之时,你说过会一辈子保护我,不让任何人伤害我,你不可以食言!”

  她的话令小五露出一抹讽刺地笑容,“你也说过,不会嫌弃我是一个阉人,会与我白头到老,结果呢?”

  蓝宜泣声道:“是,这件事是我错在先,但是……这次你一定要救我!”

  小五没有说话,只是从枕下取出一对翡翠镯子,哽咽地道:“这是底下人孝敬我的,颜色、水头都很不错,我原本想过几日出宫之时带给你,来,戴上让我看看好不好看;以后可就没有这么好水头的镯子了,就算以后……拿到当铺里去,也能值不少银子。”

  蓝宜这会儿哪里有心情戴什么镯子,用力抽回手,任由那对上好的镯子摔在地上碎成数截,“我不要镯子,我要你去求皇上不要杀我!”

  小五愣在那里没有动,许久,他从地上捡起摔碎的镯子,低声道:“你没听到皇上的话吗,我若敢再求,他就连我也杀!”

  蓝宜不假思索地道:“那不过是他唬你的话罢了,怎么会真的杀你。”

  小五抬头望着她道:“伴君如伴虎,若他真的要杀我又该如何?”

  蓝宜愣了一下,旋即继续鼓动道:“相信我,他一定不会杀你,趁着他现在还没有动手,快去求他。”

  她的话令小五眸中掠过深重的痛苦,他深吸了一口气,哑声道:“阿宜,从何时起,你变得这么自私自利,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丈夫?”

  蓝宜听着他的话有些不对,怕他不肯替自己求情,连忙道:“当然有。”

  “既是这样,为何从我踏进这个屋到现在,所听到的,一直都是你让我去向皇上求情,哪怕我告诉你,皇上可能会杀了我,你也没有一丝犹豫。对你来说,只要可以活着,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所谓,即便……这个代价是我的性命。”

  “不是这样的,我……”未等蓝宜说完,小五盯着手中摔断的镯子,沉沉道:“我原本打算,亲手给你带上这对镯子,然后再去跪求皇上,即便要我一命偿一命,我也要求得皇上饶你,因为这是你我成亲时,我许下的诺言,但是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蓝宜万万想不到小五打的是这个主意,心中后悔不已,急忙道:“我不知道,我……出去后就让人把镯子镶好,一直一直都戴着好不好?”

  “不必了。”小五抬起头,眼神冷得让蓝宜害怕,“你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阿宜了。”

  “不是!”蓝宜扑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急切地道:“我一直都是你认识的那个阿宜,从来没有变过,我……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穿着一身枣红皮袄,给了我一锭银子;还有,你把我带回宅子,对我说,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还有……”

  蓝宜每说一句,小五的心就痛一分,咬牙道:“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去向皇上求情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心痛如绞,可是……弘历说的没错,如今的蓝宜……不值得他这么做。

  蓝宜哪里肯依,苦苦哀求,然小五已经看透了她的本质,再不肯为她舍命相求,蓝宜见他铁了心不救自己,抹了脸上的泪恨声道:“齐小五,你当真如此绝情?”

  “绝情之人不是我,而是你!”面对小五的言语,蓝宜嗤笑道:“我若绝情,当初就不会明知你是阉人还嫁给你;你知不知道这十年来我过的有多痛苦;是,你是给了我许多银子,让我衣食无忧,可是除此之外,你就什么都给不了,对我来说,有丈夫等于没丈夫,我嫁给你十年,就足足守了十年的活寡!”

  小五紧紧咬了牙,寒声道:“所以你就与李季风通奸?”

  蓝宜扬头道:“是,只有与他在一起时,我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欢愉与快乐。”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