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章 墙倒众人推

  “逃?”弘历冷笑道:“朕倒要看看他能逃到哪里去!”说着,他对黄英道:“敬事房可有记录毛贵离宫的时辰?”

  黄英连忙道:“有,据敬事房记载,毛贵是在酉时三刻离的宫。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那个时候,城门已经关闭,也就是说,毛贵必然还在京城之中,等着明日一早城门打开之后离京。”说着,他道:“立刻传旨九门提督,严查九门,不许任何一个身份不明之人出处;另外,传旨步门衙门,让他们挨家挨户的搜,一定要把毛贵给朕找出来!”

  待黄英依旨下去后,弘历又拍一拍手,很快,密探头子出现在殿中,“可知毛贵去魏家做什么?”

  自从行刺一事后,弘历就命他们调查李季风与魏家,这魏宅附近,一直都有他们的人暗中盯稍。

  “回皇上的,在毛贵离去后不久,魏德铭就连夜去了广秀园,奴才不知具体事宜,不过猜测应该令嫔自知难以脱身,所以想让魏二小姐代为求情。”

  “求情?”弘历寒声道:“这个情谁都求不起!”顿一顿,他又道:“李季风那边还有查到什么?”

  “回皇上的话,奴才问过当年与李季风一起负责看守永寿宫的侍卫,他们都说,回想起来,李季风在那段时间确实有些行踪诡异,经常独自一人去永寿宫附近巡视,而且经常都是过了许久才回来;另外,还有一人说起一件事,他说在皇上第二次南巡之时,当时负责侍候令嫔的香菊,曾突然奔出来对李季风喊救命,说是令嫔悬梁自尽,李季风当即与香菊奔了进去,在里面逗留了许久方才出来。txt全集下载strong>[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了他具体的时间,算起来,李季风就是在那事之后,方才行踪诡异。”

  小五眼珠微微一转,躬身道:“皇上,说起香菊,奴才倒是记起一件事情来。当初神鸦围攻永寿宫之时,香菊为了躲避神鸦意外磕在台阶上摔到了头而身亡,奴才到的时候,毛贵就在她身边。当时只以为是一场意外,如今细细回想起来,会否……是香菊不愿与令嫔同谋,想要揭发令嫔的丑事,令嫔害怕,所以让毛贵以神鸦为名,杀了香菊,让她永远闭嘴?”

  自从蓝宜一事后,他对李季风与魏静萱可谓是恨之入骨,要不是他们,蓝宜或许不会背叛他;要不是他们,他更不会亲手杀了蓝宜以保住泄露十二阿哥命数之事;如今有机会,自然是狠狠踩上一脚。(

  黄英迟疑地道:“这个……香菊毕竟是跟了令嫔多年的老人,令嫔应该不至于这么狠心吧?”

  小五瞥了他一眼,道:“事关性命,有什么好狠不下心的;若当真如我猜测的那样,令嫔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哪里能复位令嫔,又哪里会有这些年的风光?”

  他话音未落,弘历已是重重一拳捶在桌上,拳风使得没有被镇纸压着的纸飞落在地,弘历的脸色铁青欲迸,恨声道:“待朕查明所有事情,定要这贱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待得激荡的气息稍顺一些后,弘历冷言道:“去查魏家人,看永璂之事,他们知道多少!”

  随着密探头子的离去,养心殿恢复了平静,然小五与黄英心里都明白,这个平静,维持不了太久了;很快,宫里宫外会有许多人因为这件事而人头落地。

  翌日清晨,魏静萱被弘历禁足的消息如插着翅膀的鸟儿传遍了宫闱,胡氏在探望瑕月之时说起这事,轻摇了缀有天青色流苏的宫扇轻笑道:“臣妾还以为,李季风会嘴硬的一直不肯说,相不到才用了一两天的刑,他就什么都说了;这一次,魏氏……无路可逃了。”

  瑕月接过锦屏递来的药喝过之后,说出一句令胡氏惊讶的话来,“李季风并没有招。”

  胡氏停下手中的扇子,道:“您是说,如今宫中传言李季风招供之事是假的,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风声?”

  “不错,皇上昨日来看本宫的时候,与本宫说了这件事,李季风极为嘴硬,虽康为百般用刑,依旧不能从他嘴里问出实话,所以皇上决定转而从魏氏身上下手,不过……看今日的样子,魏氏应该是没招,否则不会只是禁足如此简单。”

  听得这话,胡氏已是蹙紧了眉头,“依娘娘之说,魏氏岂非仍有逃脱的可能?”

  瑕月微微一笑,对齐宽道:“你将之前打听到的事情告诉贵妃娘娘。”

  “是。”齐宽躬一躬身道:“启禀贵妃娘娘,皇上不止禁了令嫔的足,还下令封锁魏宅,不许任何人出入;另外,毛贵自从昨日离宫之后,就一直没回来。”

  瑕月接过话道:“种种迹象都表明事情对令嫔极其不利,就算这会儿还未找到能够证明她与李季风私通的铁证,她也不可能逃脱,皇上更不会再容她。”

  胡氏轻舒一口气道:“如此就好;若是费了这么多力气还让她逃脱,实在让人不甘。”

  “巧玉已经被贬去了辛者库,皇上这会儿应该在派人追捕毛贵,此人是魏氏心腹,只要他被抓到,就算李季风不开口也没用了。”

  “就怕他与那姓李的一般硬嘴,对魏氏死心塌地。”面对胡氏的言语,瑕月轻笑道:“他若当真死心塌地,无一丝别念,就不会逃走了;算算昨日敬事房记录的时辰,毛贵应该是不曾出京,所以只要看紧九门,别让他混出去,就可以来一个瓮中捉鳖!”

  胡氏颔首道:“希望一切顺利,如此也算是去了咱们多年以来的心结。”她叹道:“这些年来,咱们明知魏氏做了许多害人之事,却因她手脚干净,未露破绽而动不得,实在有些憋屈。”

  锦屏激动而痛恨地道:“这一次,不止令嫔要死,就连她的家人也要死;仪敏贵妃在天有灵,终于可以真正瞑目了。”

  瑕月沉默了一会儿,道:“贵妃,这次令嫔事败,你说会否牵连魏秀妍?”

  胡氏心头一跳,道:“这个……臣妾也说不准,不过魏氏做出如此丧德败行之事,想必皇上不会愿意再看到任何一个姓魏之人。”

  瑕月点头未语,这个时候,宫人走进来在齐宽耳边轻语几句,齐宽微微皱了眉头道:“知道了,下去吧。”

  瑕月睨了他道:“出什么事了?”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