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认清

  “不是,我不是!”李季风大声叫着,拼命挣扎想要阻止欲退出去传旨的小五,瑕月走到他身前,徐声道:“李季风,你若真想救你家人,就供出所有事情,本宫可以代你向皇上求情,饶他们死罪!”见李季风咬牙不语,她又道:“刚才你口口声声指责皇上,那么你呢,在被诛连的这些人当中,有生你养你的父母,有你的结发妻子,还有你的亲生骨肉,你当真要为了魏静萱一人,而置他们于死地吗?”

  “我……”李季风转头望向魏静萱,后者不便说话,只是用一种哀求的目光望着他。

  从他们刚才的对话之中,魏静萱已是听出,李季风并没有招供,宫中之前那些传言,应该是弘历故意放出来的风声,想要诱她招认,结果计划失败;如今,弘历又想以李家人的性命迫李》,≌ansh●uba.季风招认。

  不要说!千万不要说!

  魏静萱在心中疯狂的叫着,李季风看懂了她的目光,痛苦地闭一闭眼,一边是至爱之人,一边是至亲之人,他……该怎么办?

  许久,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哑声道:“我没有与令嫔私通,就算你们问我一千次一万次,也是同样的回答!”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维护魏静萱,情愿为其舍弃全家人性命。

  “冥顽不灵!”弘历冷冷吐出这四个字,用力朝小五一挥手,后者会意地退了下去,李季风双目通红地盯着弘历道:“你杀了我吧!”

  今日,他已经成了李家的罪人,就算弘历肯放过他,他也再无颜面苟活于人世。

  弘历冷冷一笑,“放心,朕一定会杀你,但不是现在,朕要你好好看清楚,你用尽一切维护的,到底是个什么人!”说着,他蹲下身,盯着魏静萱涕泪横流的脸庞道:“魏静萱,你还不肯说是吗?”

  “臣妾冤枉!”面对魏静萱反反复复的喊冤,弘历没有动怒也没有生气,只能轻描淡写地道:“魏氏不守妇道,与侍卫私通,并加害先皇后、长公主、悼敏皇子,罪行令人发指,着即废去令嫔之位,处――凌迟之刑!”

  所谓凌迟,即千刀万剐,是所有刑罚之中最为残忍可怕的,有些人生生被割了一千多刀才死,而本朝最惨的,莫过于乔雁儿,她被凌若行十年凌迟之刑,每日三刀,足足受了一万余刀才死,旁人莫说是见了,就算是想起,也觉得毛骨悚然。

  魏静萱怎么也没想到,在李季风与她自己都没有招供的情况下,弘历竟然就要杀她,且还是凌迟之刑,惊得瘫软在地,直至宫人要来拉扯的时候方才回过神来,不顾疼痛如针刺的双手,紧紧抓着弘历的袍角不放,哭喊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妾真是冤枉的,求您开恩!”

  弘历看也不看她,只一脚踢开她,道:“拉下去行刑!”

  “不要!”魏静萱极力挣扎着,再一次抱住弘历双腿,泣声道:“皇上不念与臣妾的情份,那和静她们呢,难道皇上也不念一丝吗?”

  弘历神色微微一软,下一刻,已是冷言道:“和静她们没有你这个毒如蛇蝎,不守妇道的额娘!”

  随着宫人的拖拽,魏静萱发出凄厉尖锐的挣扎喊叫声,中间还夹杂着李季风的求情声,然,正如瑕月所言,这一次,谁都护不住魏静萱。

  正自这个时候,外面响起嘈杂之声,紧接着,有宫人疾步走进来,慌张地道:“皇上,慎嫔带着和恪公主来了,说一定要见您,奴才们实在拦不……”话音未落,宁氏已是抱着和恪走了进来,待得看到殿内的情形,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骇然道:“皇上,您……这是做什么?为何要对令嫔用刑?”

  弘历冷声道:“此事与你无关,退下!”

  宁氏哪里肯退,她得知弘历突然传召魏静萱,又让康为前去,怕魏静萱会有危险,所以急急赶过来,之所以带着和恪,是怕万一闹起来,能够让弘历瞧在和恪的份上网开一面,岂知一进来就已经成这样了。

  “皇上,令嫔伴驾多年,先后诞下三位公主,纵无功劳也有苦劳,此次行刺乃是李季风之事,与令嫔无关,还望皇上明察。”在她说话的时候,和恪已是从她怀里挣脱下来,奔到魏静萱身前,推攘着两边的宫人道:“你们都是坏人,快放开我额娘!”

  和恪年纪幼小,哪里推得开他们,急得哭了起来,随即又“噔噔”跑到弘历身前,仰头道:“皇阿玛,您让他们放开额娘好不好?”

  弘历瞪了宁氏一眼,抚着和恪小小的脸颊,极力放缓了声音道:“你额娘做错了事情,所以暂时不能放开,你先随慎嫔回去,朕晚些来看你们。”

  和恪哪里肯依,道:“不要,儿臣要跟两位额娘一起回去。”

  “听话,不许任性,快回去!”弘历的喝斥令和恪撅起了嘴巴,眼泪汪汪地望着弘历。

  宁氏连忙上前抚和恪揽在怀里,道:“皇上,就算令嫔真有什么做错的,也请您看在几位公主的份上,原谅她一回,臣妾……”她咬一咬牙道:“愿与令嫔一起担错。”

  听到这话,弘历忽地笑了起来,在示意锦屏将和恪强行抱下去后,他盯着宁氏,一步步逼近,“魏静萱与侍卫私通淫、乱宫闱,谋害先皇后、残害长公主与七阿哥,这种种罪行,你担得起吗?还带和恪前来,若让和恪知道,她有这样一个不知廉耻、心狠手辣的额娘,她会怎么想,来日长大懂事,她要如何自处?”

  宁氏被他逼得步步后退,待得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时,方才停下脚步,不敢置信地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令嫔怎么可能会……”说到此处,她似想到了什么,急急道:“一定是有人陷害令嫔,她是被人冤枉的。”

  “毛贵还有当年与李季风一起看守永寿宫的侍卫都可以证明他们二人有染,何来冤枉二字?!”说着,弘历道:“慎嫔,朕念在这么多年的情份上,不计较你今日的无礼,和恪也会继续跟着你,但你若再不退下,就休怪朕不讲情面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