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招供

  宁氏本欲再说,听到“和恪”二字,心中一颤,不由昨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此时,魏静萱哭喊道:“姐姐,我没有做过,是有人存心害我,你帮帮我!帮帮我!”

  宁氏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这一年来,看着和恪一点点的长大,是她此生最快乐的日子,失去和恪,对她来说,就如失去了整个世界,是万万不能承受之痛,可是魏静萱……

  瑕月道:“慎嫔,若令嫔当真没有做过,谁都冤枉不了她,你且先退下吧,和恪还在外头等着你呢。”

  宁氏几经思量,终是不敢再多言,她虽有心帮魏静萱,但她更怕失去和恪。

  √,a▲nshu●ba.随着宁氏的离去,魏静萱再一次被拉往慎刑司,眼见弘历没有任何心软或是犹豫的意思,魏静萱终于怕了,害怕自己要受千刀万剐之刑,在将要被拉出养心殿之时,她慌声道:“皇上饶命,臣妾……臣妾说!”

  弘历示意宫人放开她,冷声道:“将你做过的所有事情都老老实实说出来,一个字都不许隐瞒!”

  宫人的松手令魏静萱狼狈地跪在地上,她脸色上是失去人色的惨白,颤声道:“臣妾愿说,只求皇上看在和恪她们的份上,饶臣妾一命!”

  弘历冷眼盯了她许久,道:“好,朕答应你!”

  他的话令魏静萱松了一口气,低头道:“是,臣妾与李季风有私情,当初也确实是臣妾勾引了他,但臣妾这么做是迫不得已的,皇后命周全在送来永寿宫的花盆之中放置毒蝎,使得毛贵中毒,危在旦夕,当时那种情况,根本没有人肯来永寿宫,更不要说是为毛贵医治了,臣妾无计可施之下,只有……那么做,后面神鸦围攻永寿宫之时,因为臣妾没有救香菊,她怀恨在心,威胁臣妾要将这件事告诉皇上,所以……臣妾无奈之下,只能杀了她。”说到此处,她泣泪道:“是,臣妾是做出背叛皇上的事,但是这一切都是被皇后逼的,要不是她与周全一意要害臣妾性命,臣妾怎会那么做?其实臣妾心中,一直都只有皇上一个,从未变过!”

  “你说……你一直以来都是在利用我?”李季风死死盯着魏静萱,脸色比刚才弘历下旨处斩他全家之时更加难看。

  到了这个时候,魏静萱已没什么好隐瞒的,“是,我当时只是想借你的手救毛贵罢了,后来……你冒死救我,我很感激,但我心中所爱的,始终是皇上,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李季风喃喃重复着这三个字,忽地大笑了起来,随着笑声,眼泪不断从眼角滚落,滴在沾满他鲜血的金砖上,化做一滴滴血泪。

  许久,他停下笑声,无尽悲哀地道:“我为你做尽一切,甚至……舍弃了全家人的性命,你却告诉我,所有的柔情蜜语都是假的,你根本不曾爱过我……魏静萱,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

  对于李季风的控诉,魏静萱垂泪道:“这一切并非我所愿,是皇后与周全所迫,我……我也是为了自保。”

  “自保……”李季风低吼道:“你倒是说得轻巧,可是我呢,你一句自保,却要我搭上自己还有全家老小的性命;我问你,当我为你受尽酷刑之时,你有没有过那么一丝不忍与伤心?”

  魏静萱低头不语,然她这个样子已经给了李季风答案,原本苍白没有人色的脸颊泛起一抹酡红,犹如天边的晚霞,艳丽唯美,却也意味着落幕……

  下一刻,李季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生生挣扎着抓着他的两个宫人,夺过康为摆在一旁的钢针,这是与夹具一起带来的刑具,用来刺人手指,康为等人以为他想要再次行刺,惊呼一声,急忙要上前夺下钢针,然李季风并未往弘历那边行去,而是调转钢针,对准自己的胸口,悲声道:“若不是那一夜……我现在依旧会做我的侍卫,拿着不多,但是足够衣食无忧的俸禄,夫妻恩爱,侍奉父母百年,然后看着孩子们长大成人,可是现在……他们都死了,被我活活害死!”随着最后一个字,他用力将钢针刺入胸口,鲜血顺着露在外面的钢针缓缓滴落在地上,在地上汇聚成一个小小的血泊,他跪在地上,目光涣散地望着魏静萱,有痛恨却也有眷恋……

  即便是知道魏静萱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他,令他背负了害死全家人的罪孽,依旧无法完全舍弃心中的爱意……

  望着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的李季风,瑕月叹了口气,道:“他虽可恨却也可怜,将他带出去与他的家人一起合葬了吧。”

  待得宫人将李季风的尸体搬下去后,弘历走到瑟瑟发抖的魏静萱面前,面无表情地道:“你高兴了,又一个人因你而死了?”

  魏静萱急忙道:“臣妾……只是想要自保,并无任何害人之念!”

  “那谋害长乐、永琮、明玉也是为了自保吗?”不等魏静萱言语,弘历已是加重了语气道:“若让朕发现你有一句虚言,朕就立刻收回之前说过的话。”

  魏静萱死死咬着牙,她是万万不愿承认当年的事情,那无疑会让弘历更加恨她,可若不说,万一弘历发起疯来,真要让自己受千刀万剐而死,那可就……

  她抬起头,迎着弘历阴沉到让人心底生寒的眼眸,道:“皇上真的会饶臣妾性命?”

  弘历颔首道:“君无戏言,朕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好!”魏静萱把心一横,道:“想要七阿哥死的人是愉妃,臣妾不过是听命行事,至于害死长乐公主,是先皇后,奴婢曾劝过她,但先皇后对皇后成见已深,非奴婢所能阻止。”

  面对她的言语,弘历未说什么,只道:“那明玉呢?仪敏贵妃呢,也与你无关吗?”

  “先皇后……”魏静萱咬牙道:“先皇后确实是投水自尽,与臣妾无关,这件事太医都是验过的,先皇后确是溺水而亡。”说着,她用力磕头道:“臣妾知道自己害死七阿哥,罪该万死,但臣妾也是受愉妃逼迫,事后奴婢经常做恶梦,后悔不已。至于仪敏贵妃,凶手当时就招供了,与臣妾并无关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