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反目

  见他始终听不进自己的话,小五亦有些不悦,道:“总之你先去打扫处,余下的事情慢慢再说,好了,你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吧,天亮之后赶紧过去,打扫处的首领太监曾受过我几分恩惠,相信他不会为难你。”

  听得这话,黄英面孔终于冷了下来,有些阴阳怪气地道:“师傅之前说过,一定会帮我,这会儿却又让我去扫打处改什么毛病,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小五一怔,旋即沉了脸,“你这是在指责我?”

  黄英被他盯得有些发怵,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只是分不清师傅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nbs∞♂,a∽nshub♂a.p;“哪一句话都是真的,如果蓝宜那桩事没闹出来,我一定会尽量在皇上面前保住你,可是现在……我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你倒是说说,我拿什么保你?”不等黄英言语,小五已是道:“我知道你要说皇后,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皇后若要保你,早在养心殿的时候就可以开口了,但她没有,也就是说皇后觉得罚你去打扫处的惩罚并不重,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我再去求她也无用;再者,你看看你自己,一听说要吃苦受累,就视如洪水猛兽,连这样一点小苦都不能吃,你以后怎么办?做人不可能一帆风顺,就算是我,当年在你师公手底下做事,你师公对我虽好,却严厉,开始那几年我没少受累受苦。”说着,他叹了口气,道:“也怪我平日里待你太好,你有哪里做的不好不对,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甚至替你担着,原是想着这辈子能够做师徒不容易,尽我所能让你少受些苦,结果反而是害了你,让你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亏得这次出了点事,让你受到教训,否则长此以往下去,一定还会闹出更大的事来。”

  黄英对他的话不屑一顾,“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不肯帮我求情,你直说就是了,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小五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方才道:“除了这一次之外,你扪心自问,我哪一回没帮你;还有,你口口声声说我不帮你,那你呢?你师傅我要被皇上赶出紫禁城时,你有没有帮我说过话,哪怕是一句也行!”

  黄英别过头嘟囔道:“你在宫外有宅子也有银子,离开紫禁城颐养天年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坏事,是你自己想不明白非固执地要留在这里。”

  “你!”小五气得脸色发白,下一刻,他用力挥手,负气地道:“好,我想不明白,我固执,以后你的事情你自己去办妥,不要再来找我!”

  “你当真不帮我?”面对黄英的再一次询问,小五硬下心肠吐出两个字,“不帮!”

  黄英冷笑连连,“好,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不帮就不帮,我自有办法离开打扫处,但是你以后也别想我再叫你一声师傅,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五公公!”说完这句话,他甩袖离去,小五在后面不住地摇头,他真是惯坏了这个徒弟,令其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希望在打扫处的日子,他会慢慢明白自己的苦心吧。

  被黄英这么一闹,天色已是微微亮起,没时间再睡,小五洗了把脸便回了养心殿,侍候弘历起身更衣上朝。

  在听完众臣议事散朝之后,弘历将弘昼留了下来,与他说了昨夜发生的事情,旋即疲惫地道:“魏静萱心思诡异,连朕也摸不准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你帮朕想想,看魏秀妍的孩子到底能不能助永璂补全命数?”

  弘昼低头思量片刻,道:“从毛贵的供词来看,这件事情确实很可能是魏静萱一手策划的,毕竟她有这个动机与心思,但也有一个可能,是魏静萱故意认下此事,要让皇上杀了魏秀妍,从而断了十二阿哥的机会,令皇上痛苦。”

  弘历用力抹了一把脸,道:“这件事关乎永璂性命,朕实在不敢妄下判断,毕竟他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而云中子偏偏又……”说到此处,弘历恨恨一拍扶手道:“若他不是那么迂腐,早早替永璂补全了命数,又何至于闹出这些事来。”

  “皇上息怒。”弘昼拱手道:“想要弄清楚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传云中子入宫,毕竟魏秀妍的法子,是他向皇上进献的,是真是假他心里最清楚。”

  弘历微一点头,命宫人去传云中子,待宫人下去后,弘昼忧声道:“皇上,这件事皇后娘娘可知道了?”

  弘历摇头道:“朕避了她这么多年,又岂会在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一些都是避着她问的。”

  弘昼微松了一口气,对于已经失去过长乐的瑕月来说,若知道自己随时会失去永璂,那种感觉就如天塌下来一般,难以承受。

  在等了将近两上时辰后,宫人带了云中子进来,后者稽首向弘历与弘昼行礼。

  弘历盯了他道:“云中子,你曾与朕说,只要找到与朕命格相辅相成之人,与之诞下孩子,便可以以命换命,补全永璂的命数是不是?”

  云中子垂视地面的眸光微微一闪,道:“是,确为贫道所说,而且贫道也与皇上说过,能够与皇上命格相辅相成之人,乃是魏秀妍。”

  弘历沉声道:“云中子,这个法子到底是你想出来的,还是有人故意告诉你的?”

  他的话令云中子心脏狂跳不止,弘历……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不可能,玄静道姑早已离开京城,而紫云观的人都被他下了禁口令,不许任何人说见过玄静道姑,弘历又是从何处知晓?

  “真人为何不说话?”弘昼的声音将云中子从惶恐中拉了回来,道:“恕贫道愚昧,不知皇上的意思?”

  “是吗?”弘历冷笑一声,负手走到其身前,笑意冰凉地道:“朕还以为这一切是玄静道姑与你说的呢。”

  此言落在云中子耳中,不吝于惊雷炸响,玄静……弘历已经知道自己在骗他了吗?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