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马房

  “大哥放心,本宫一定会小心行事。”这般又说了几句话,忻嫔转而道:“广秀园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文德道:“娘娘放心,一切皆在咱们控制之中,只要机会合适,他便会将娘娘希望他说的话,一五一十传到魏秀妍耳中。”

  忻嫔闻言笑道:“很好,看这样子,以后会越来越热闹了。”

  文德道:“臣带了一些人参鹿茸还有燕窝之类的滋补药材给娘娘补身,待我回去了就让人送进来。”

  忻嫔笑一笑道:“这宫里头什么都有,大哥不必担心,那些药材还是留着给母亲还有大嫂补身吧±,◆ansh▲uba.。”

  “娘娘放心,父亲与你嫂子都有,这份是特意给您留着的,臣要是原封不动地带回去,非得让母亲责骂不可。”

  见他这么说,忻嫔不再推辞,又问了一些家中的情况后,方才亲自送了文德出去,行至门口时,文德拱一拱手道:“娘娘留步,臣告退了。”

  忻嫔颔首道:“好,大哥慢行,回到后告诉母亲,让她养好身子,待本宫诞下皇嗣后,一定求皇上让她入宫亲手抱一抱外孙。”

  文德笑道:“母亲这些年来,念叨最多的就是娘娘,若真有这个机会,她老人家一定很高兴。”

  在目送文德离开后,忻嫔回到殿中,这会儿,她的心情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在喝过宫人端上来的安胎药后,恻目道:“记住十二阿哥骑的哪匹马了吗?”

  小华子连忙道:“主子放心,奴才牢牢记着,而且刚才趁着他们搬东西的机会,奴才已经摸清了马房的位置,依着计划,他们明儿个就会骑马随皇上去狩猎,要不要奴才今晚就……”

  忻嫔抬手打断他的话道:“虽然本宫也想早一点除去十二阿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几晚你都去马房那里监视着,看都会有什么人过去,什么时间行事会比较方便,总之你给本宫一五一十的记着,任何一点小事都不要漏过了,更不要泄露行踪,否则本宫唯你是问。”

  小华子赶紧躬身答应,在夜幕降临之后,他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来到马房,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仔细观察马房的一举一动。

  马房里面统共有十余匹马,都是弘历以及一些阿哥的坐骑,永璂的坐骑是一匹暗红色的公马,为蒙古部落进贡而来,极为神骏,可日千八百余里,永璂给它取为“烈焰”。

  这一守就是大半夜,除了负责照料马匹的马夫每隔一个时辰会来看一趟之外,永璂与永瑆曾结伴来看过自己的马,待了一会儿方才走。

  在天边透出一丝曙光后,小华子掩唇打了个哈欠悄悄离去向忻嫔覆命,丝毫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皆落入他人眼里,直至看着他进了忻嫔的宫院,方才离去。

  在内宫的一处院落里,锦屏正在打水,看到齐宽进来,打趣道:“哟,今儿个咱们齐公公怎么起得这么早,平日里不都是主子快起了,你才急急忙忙的起来吗?”

  齐宽揉着发红的眼睛,没好气地道:“我一夜没睡,你说能不早起吗?”

  “一夜没睡?”锦屏惊讶地道:“你做什么去了?”话刚出口,她忽地想起一事来,压低了声音道:“是不是……忻嫔那边有动静了?”自从当面撕破了忻嫔的假面具后,瑕月就派齐宽与林原日夜监视忻嫔的动静,不过平日里等到三更时分还没动静,齐宽便会回来,这一次彻夜未归,显然是有事发生。

  齐宽点点头,道:“主子起来了吗?”

  锦屏看了一眼天色道:“差不多到平日里主子起身的时辰了,你跟我一道过去吧。”

  进了寝殿,只见瑕月已是坐在水银镜前,正拿着一把象牙梳,梳着及腰的长发,齐宽上前打了个千儿道:“启禀主子,奴才昨夜里看到忻嫔的贴身太监小华子去了马房,且在那边待了大半夜。”

  瑕月手中的动作一滞,蹙了细长的双眉道:“他去那里做什么?”

  齐宽垂目道:“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做过,只是待在一处隐蔽的地方盯着马房,直至天亮时分方才离去。”

  锦屏绞了面巾递给瑕月,随口道:“好端端的去盯马房做什么,那里又没什么好瞧的。”

  瑕月拭过脸后,冷声道:“那里是没什么好瞧的,但却关系着诸位阿哥乃至皇上的安危。”

  锦屏诧异地望着瑕月,好一会儿方才想明白她的话,“主子是说那些马?”

  “不错。”瑕月搁下面巾起身道:“马房里的那些都不是寻常马匹,不是皇上御骑,就是几位阿哥的座驾,非同寻常,包括……永璂!”

  锦屏眼皮一跳,脱口道:“难道忻嫔欲对十二阿哥不利?”

  瑕月没有回答她的话,只道:“本宫曾见过婉妃,问她何以想到要随皇上一起来围场,你猜她怎么回答?”

  锦屏低头想了一会儿,试探地道:“是为了看十阿哥狩猎?”

  瑕月搁下手中的面巾,“婉妃固然有这个念头,但最先提起的人,却是忻嫔。”

  锦屏轻声重复了几句,忽地道:“奴婢想起来了,那夜皇上问主子是否要随驾木兰围场之时,曾说除了婉妃之外,忻嫔也提过想要随驾来此。”

  瑕月微微一笑道:“不错,以前忻嫔怀两个公主的时候,千小心万仔细,连台阶也害怕迈,唯恐伤了龙胎,这次却一门心思想着来木兰围场,还怂恿婉妃向皇上进言,这件事……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齐宽思量片刻,道:“如果这次随驾之事,真是忻嫔的计划,而她又让小华子去监视马房,十之**是想在马身上做手脚,加害……”他瞅了瑕月一眼,沉沉吐出四个字来,“十二阿哥!”

  瑕月抚着垂在胸前的长发,冷笑道:“她知道永璂是本宫的命根,想要报复本宫甚至除去本宫,最好的办法,就是先除去永璂,而在这行宫之中,可比紫禁城方便动手多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