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木兰秋狝

  “奴婢知道了。”随着锦屏的答应,瑕月扶了齐宽的手往外走去,连绵不绝的号角声拉开了这场狩猎最为重要热闹的日子。

  数百上千人,簇拥着明黄旗帜,浩浩荡荡地往围场行去,在十数朱红色的马车中,忻嫔惊讶地盯着跟在马车旁边的秀竹道:“你说皇后命方侍卫他们去寻找十二阿哥?”

  秀竹颔首道:“是,奴婢听闻是齐宽去传的口喻,好像是说怕十二阿哥有危险,不过方侍卫他们刚准备出发,十二阿哥他们就回来了。”顿一顿,她疑惑地道:“真是奇怪,十二阿哥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出去骑马了,以前也没见皇后娘娘这么安排,怎么这次特意传旨御前侍卫跟随,仿佛……很紧张似的。”

  ※∴wan※∴shu※∴ba,↑anshub◇a.忻嫔思索片刻,将目光转向小华子,“可有人瞧见你?”

  小华子明白她的意思,压低了声音道:“奴才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所以行事素来小心,马夫不可能发现奴才。”

  忻嫔探出头瞥了一眼行在最前面也是最为华丽的马车,那正是瑕月的车驾,她咬一咬牙道:“马夫没有发现,不代表其他人也没瞧见。”

  “不会,奴才……”不等小华子说完,忻嫔已是道:“那你倒是说说,皇后为什么要派御前侍卫去追十二阿哥?”

  小华子被她问得答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方才小声道:“那依主子的意思……是不是要取消计划?”

  忻嫔眸中掠过一丝不甘,冷言道:“不急,到时候看情况再行定夺,待会儿到了围场,你们两个都机灵一些。”

  待得二人答应后,忻嫔放下帘子不再言语,如此约摸行了半个时辰后,众人来到木兰围场。

  随着弘历骑着御马当先踏入围场,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众多侍卫立刻单膝跪地,齐声道:“属下等人恭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弘历翻身下马,将缰绳递给小五,意气纷发地道:“平身。”

  “谢皇上!”在得弘历的话起身后,众侍卫又朝正扶着齐宽手走下马车的瑕月跪地行礼,“属下等人恭迎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瑕月笑一笑,抬手道:“都辛苦了,起来吧。”

  在侍卫谢恩起身之时,弘历遥遥向瑕月伸出手,后者含笑走过去,将纤细的手放在他掌中,任由他牵着自己往前走。

  在他们之后,胡氏、夏晴、忻嫔等人分别下马车,扶着各自宫人的手随弘历他们而行。

  在围场正中,已是放置好了座椅,上面皆铺了朱红锦垫,而最前面两个位置所铺的则是明黄锦垫,自然是帝后之位。

  在与瑕月一道坐下后,余下一众嫔妃也分别落坐,至于永珹等人还有一众八旗子弟,则各自牵着马站在一旁,兴奋地等着即将开始的狩猎。

  忻嫔落坐之后,往左侧看了一眼,旋即唤过小华子在其耳畔叮嘱了一句,后者惊讶地看了忻嫔一点,旋即点头道:“奴才明白了。”

  弘历环视了一眼,起身道:“今日,是一年一次的木兰秋狝之日,所有八旗子弟皆可参加,谁人能够在这场比试中得到第一,就是咱们大清的巴图鲁,不止可以官晋三级,得千金之赏,还能够得赐黄马卦。”

  随着他这句话,有小太监上前一步,在其捧在手中的托盘中,摆放着一件明黄色的马褂,上面绣有精美的花纹。

  一看到这件衣裳,众多八旗子弟眸中皆流露出渴望之色,在大清,能够被赐黄马褂被认为是无上的光荣,这里有不少人是弘历的亲近,但只有得到黄马褂,方才算是心腹。

  赏穿黄马褂之人,可以在任何庄重的时刻穿着,而且一旦穿上身,除非皇帝亲临,否则任何人都不得动其分毫,甚至可以见官大三级,方便行事;哪怕是犯下杀头大罪,也必须得由皇帝处决,余者无权,若强行处置穿着黄马卦之人,就是藐视皇权,罪该处死。

  除了立下大功之外,木兰秋狝是唯一获得黄马褂的机会,可以说,几百人整整一年,都在盼着这一日,盼着这个比试场上的第一。

  永瑆紧一紧手里的缰绳,急切地道:“皇阿玛,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坐在夏晴身边的和嘉捂嘴笑道:“十一哥这么快就等不住了,难道你还真打算赢四哥吗?”

  永瑆扬一扬拳头道:“这一次,我肯定能赢!”

  永嘉盼着个鬼脸没有说话,瑕月微微一笑道:“十一阿哥莫要心急,这次除了例常赏赐之外,皇上还为你们几个准备一样特别的赏赐。”

  “拿上来吧。”随着弘历的话,小五接过宫人手中的托盘来到弘历身前,上面只摆了一样东西,是一枚扳指,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黑不溜秋的,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

  永瑆与身边的永璂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想不明白弘历怎么会拿这么一枚扳指来做赏赐,莫说是内库,就算是他们自己,随便取出一件东西来都比这个贵重。

  莫说是永瑆几个,就连夏晴等人也是看得满心疑惑,若是弘历随身的扳指倒也说得过去,可是这些年来,他们从未见弘历带过;而且,再好的玉石翡翠,被大火烧过也没了价格,几乎与破铜烂铁无异。

  汪氏最先按不住心中的好奇,道:“皇上,这枚扳指可是有什么来历?”

  弘历取过托盘上的扳指,细细摩挲着,眼中露出缅怀之色,许久,他道:“这枚扳指,是朕当年赢得冰嬉比试时,皇阿玛赏下来的,后来朕在福州中伏,险些被人活活烧死,所幸最后得以逃过一劫,不过这枚扳指就代朕受了一场火刑,回想起来,已经差不多有三十年了。”顿一顿,他道:“朕每每看到这枚扳指,就如看到了你们的皇祖父,他一生励精图治,殚精竭虑,将所有心血都耗在大清江山上。”

  在他话音落下时,永珹单膝及地,跪下道:“皇祖父是儿臣最为敬仰之人,儿臣此生都会以皇祖父为榜样,为大清江山之昌盛繁荣尽所有心力。”

  听得这话,永璂等人亦一齐跪下道:“儿臣们愿为大清江山之昌盛繁荣尽所有心力!”

  他们的回答令弘历欣喜,重重道:“好,那朕就看着,今日,会是谁得到这枚扳指。”

  【作者题外话】:今天去拔疼了很久的智齿,麻药过了后好疼啊,疼死了,而且总感觉打过麻药后脑袋木木的,完全不在状态啊,所以今天只有一更,呜···············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