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询问文德

  “本宫?”陈氏指一指自己,有些为难,但眼见忻嫔一脸哀求,终是心有不忍,点头道:“好吧,本宫陪你走一趟就是了。”

  “多谢娘娘。”在忻嫔欣喜的道谢之时,宫人面有难色地道:“启禀娘娘,皇上只传了忻嫔娘娘前去,您怕是……”

  陈氏知道他的意思,当即道:“到了皇上那儿,你只管如实通禀,若是当真不许进,本宫也不勉强。”

  宫人闻言,放下心来,带着她们前往弘历所在的御营,在得了弘历的应允后,陈氏陪着忻嫔一道进去。

  不等忻嫔行礼,弘历便道:“今日天未亮之时∞,↓ansh⊥uba.,小华子去了哪里?”

  忻嫔心中一跳,果然是为了这个事;她故作茫然地道:“小华子?一直都在臣妾身边,哪里都没去。”

  弘历打量了她一眼,冷声道:“既是这样,为何会有人看到他在马房出没,还取走了烈焰的草料,令烈焰饿着肚子!”

  忻嫔一脸愕然地看着身边的小华子,“竟有这样的事?”

  小华子连忙跪下叫屈,“冤枉啊!昨夜主子歇下后,奴才就在耳房中侍候着,哪里也没去过,再说……奴才也没理由这么做啊!”

  弘历冷笑道:“若不让烈焰饿着肚子,又怎么诱它吃外面的草,又怎么下药?”

  “下药?”陈氏疑惑地道:“难道烈焰被下了药吗?”

  弘历没有看她,冷声道:“烈焰是朕亲自为永璂挑选的,也是永璂亲手养到大的,若非被人下药,岂会突然发狂,下药的人,想借此置永璂于死地,可惜,永璂命不该绝,被方忡习给救了回来。”

  忻嫔脸色发白地道:“皇上这么说,难道是怀疑臣妾想害十二阿哥?”

  弘历面无表情地道:“是与不是,你心里清楚!”

  陈氏连连摇头道:“不会,忻嫔不会害十二阿哥的,这当中一定有误会,又或许……是有人存心想害忻嫔。”

  瑕月凉声道:“婉妃之意,是说本宫要害忻嫔吗?”

  陈氏低头道:“臣妾,只是觉得……”她紧张地思索着,道:“当时天色未亮,齐宽……很可能是认错了人。”

  齐宽上前一步,很肯定地道:“奴才看得很清楚,那人就是小华子,不会有错。”

  不等陈氏言语,瑕月将目光转向忻嫔,“今日比试开始之前,齐宽曾看到小华子离开忻嫔身侧,忻嫔也想说齐宽看错了吗?”

  忻嫔垂首道:“当时臣妾确实遣小华子去办了些事情,但与十二阿哥之事毫无关系。”

  瑕月冷声道:“是吗?那就请忻嫔告诉本宫,你让他去做了什么。”

  “臣妾……”忻嫔迟疑着没有说下去,她这个样子,令弘历越发怀疑,寒声喝道:“说!”

  忻嫔似被吓了一跳,泫然欲泣地道:“臣妾……臣妾知道婉妃娘娘很希望十阿哥能够在这次比试中脱颖而出,所以……臣妾就让小华子去告诉兄长,让他设法帮一帮十阿哥。”说着,她急急道:“臣妾知错,请皇上降罪。”

  陈氏万万料不到忻嫔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间惊讶不已,开口道:“这件事……你为何没有与本宫说过?”

  忻嫔一脸委屈地道:“臣妾怕娘娘不高兴,所以未敢告之,臣妾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当时……臣妾真的没想太多,只是一心想帮娘娘罢了。”

  陈氏对于忻嫔的“襄助”大为感动,对弘历道:“皇上,忻嫔也是出于一片好意,就饶她这一回吧。”

  锦屏插话道:“只怕这些话只是忻嫔娘娘的托词,事实上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陈氏不高兴地瞥了锦屏一言,真是放肆,这里哪有她说话的份,若非弘历与瑕月都在,她非得好生训斥一顿不可。

  弘历未说什么,只道:“去传文德。”

  在小五领命出去的时候,镶红旗统领刚好带着几个人进来,正是与阿德音交好的那几个人,不等弘历发问,那些人已经一五一十将关于阿德音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唯恐说晚了会惹弘历不高兴。

  从他们的言谈中,可以听出与阿德音有交往的,都是一些寻常八旗子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人,无法辩别出是何人在背后指使阿德音。

  “还有其他事情吗?”面对弘历的询问,几人面面相觑,站在后面的一个人,上前一步道:“启禀皇上,奴才记得好些年前阿德音以前曾与一个镶黄旗的人打架,将对方的腿给打残了,当时闹得很严重,但不知怎么的,后来不了了之了。”

  弘历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有问题,“知道与他打架的是谁吗?”

  那人摇头道:“奴才只是无意中听阿德音提起过,具体是什么人他没说。”

  弘历见问不出什么来,示意他们退来,御营里的气氛异常凝重,直至文德出现,方才得以打破。

  文德进来后,飞快地看了一眼四下,分别向弘历还有瑕月等人行礼,随即道:“不知皇上传召臣过来,有何吩咐?”

  弘历木然盯着他道:“今日,忻嫔身边的小华子可有去找过你?”

  文德拱手道:“回皇上的话,确有此事。”

  弘历也懒得与他绕弯子,径直道:“他找你所谓何事?”

  “这个……”文德犹豫了一下,低头道:“臣不敢隐瞒,是为了十阿哥的事,忻嫔娘娘让臣对十阿哥多加照顾,不过臣觉得这件事不太妥当,所以虽然答应,却没有派人去办。”

  瑕月眸中掠过一抹讶色,看向忻嫔的目光比刚才更加深沉,不必问,一定是忻嫔与文德事先串好了口供,真没想到,忻嫔竟然想得这么细致。

  弘历盯着他垂在身侧的双手,道:“阿德音呢,可认识他?”

  文德低头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臣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顿一顿,他抬眼道:“皇上为何突然问起此人?”

  “没什么,你退下吧。”面对弘历的言语,文德应了一声,躬身退下,在帘子重新放下后,忻嫔瞅了弘历一眼,怯怯地道:“臣妾说的都是实话,当真没有做过任何对十二阿哥不利的事情。”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