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兵权

  “但是在孩子诞下之前,谁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万一生的是位小公主,那么你所说的这一切就不复存在,你觉得忻嫔会为了一件还没有确定的事,而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罪行吗?”这般说着,弘历在案前坐下,取笔铺纸,并倒了些茶水在砚台中磨墨。

  一直以来,弘历都十分紧张永璂,只要稍稍发现有对永璂不利的端倪,就会极力追查,不惜任何代价确保永璂安全,就像魏秀妍的事情。可是这一次……他却一反常态的相信忻嫔,实在有些奇怪。

  这般想着,弘昼道:“皇上可还记得以前的愉妃?”

  弘历提笔沾墨,一边在纸上写着什么一边道:“自然记得,怎么了?”

  √wan√shu√ba,a≧ns≡▽om

  “当年愉妃也不曾诞下诞下皇嗣,甚至不曾怀上龙胎,可是她依旧害死了二阿哥,因为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诞下阿哥,所以早早就开始铺路;臣弟以为,今日的忻嫔,就是昔日的愉妃,切不可大意。”

  弘历头也不抬地道:“她是她,忻嫔是忻嫔,老五你不该将她们二人混为一谈。”

  “可是……”弘昼刚说了两个字,便被弘历打断,“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朕不想再提,你退下吧!”

  阿桂忍不住插话道:“皇上,这件事与文德他们到底有几分关系,不如……还是查一查吧?”

  弘历睨了他一眼,冷声道:“听不懂朕的话吗?”说话之时,他搁下笔将写了数行字的纸递给弘昼,后者疑惑地接在手中,待得看清纸上的字后,弘昼眼皮一阵剧跳。

  “朕意与你相同,但因帐外可能有文德之人偷听,故如此言语,文德手中握有正蓝、镶蓝两旗,若逼急了他,恐会引起大乱,朕会设法解除文德兵权,在此之前,且勿急躁,只管在暗中追查。”

  看完最后一个字,弘昼将纸紧紧攥在掌心,朝弘历悄悄点一点头,随即故意道:“皇上,若这一切真是忻嫔他们所为,那十二阿哥就仍存在危险,万一被他们寻到机会,后果不堪设想。”

  弘历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配合着道:“老五此言,是说朕保护不了永璂是吗?”

  “臣弟不是这个意思……”弘昼才说了几个字,弘历便不客气地道:“既然不是,就退下,不要让朕再说一遍!”

  阿桂待要再说,弘昼已是一把拉住他,朝他摇了摇头,旋即道:“是,臣等告退。”

  待得营中只剩下弘历一人后,他用力抹了把脸,帝位……帝位……为何会有那么多人觊觎根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杀了一个还有一个,连忻嫔也动起了这般心思。

  帝位,当真有这么好吗?所有人都趋之若骛,为何他当了二十六年的皇帝,却觉得很累很累……

  在离此十数丈的地方,瑕月正站在一处营帐外与宫人说话,“惠妃还是不肯用膳吗?”

  宫人苦着脸道:“奴才什么话都说尽了,可是惠妃娘娘一步都不肯离开,更不要说用膳了,奴才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在打发宫人离去后,瑕月挑帘走了进去,夏晴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姿态,紧紧抱着永瑆的尸体,嘴里喃喃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瑕月叹了口气,缓声道:“本宫明白惠妃你心里的难过,但你这样不吃不喝,十一阿哥就能活过来吗?”

  夏晴抬起食指放在嘴边,“嘘,轻一些,永瑆睡着了,不要吵醒了他!”

  齐宽忍不住道:“娘娘,十一阿哥已经死了,他……”

  “闭嘴!”夏晴厉声打断他的话,神色在瞬间变得狰狞可怖,“永瑆只是睡着了,并没有死,谁敢再胡说,我就要他的命!”说着,她低下头,一改刚才的狰狞之色,慈爱地拍着永瑆已经僵硬的身子,柔声道:“睡吧,你愿意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额娘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瑕月忍着心中的悲痛,哑声道:“惠妃,你醒一醒,十一阿哥死了,他死了,就算你一辈子抱着他,他也不会醒来!”

  “没有!”夏晴恶狠狠地盯着瑕月道:“他没有死,会醒的,永瑆一定会醒的。”

  瑕月走过去指着永瑆脸上的尸斑,冷声道:“你看清楚,这是尸斑,是只有死人才会出现的东西,还有身子,那么冷,连一丝体温都没有,你告诉本宫,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夏晴一把拂开瑕月的手,急忙拭着永瑆脸上的尸斑,用力摇头道:“不是,这不是尸斑,是……是不小心弄脏的,擦掉就没事了;至于体温,他有体温的,只是这里太冷,所以才会有所错觉。”说着,她胡乱抓住瑕月的手,急切地道:“你摸摸,我的手也很冷,难道我也是死人吗?”

  瑕月叹了口气,反握了她的手道:“惠妃,你想要这样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不错,永瑆是死了,但你还有和嘉,还有一个女儿,自从永瑆出事后,她就一直在哭,除了伤心永瑆出事之外,她还担心你,怕你也会跟着出事,怕她一夜之间,哥哥与额娘都没了,就在刚才她还嚷着要来这里,被本宫勉强哄着睡下了。”

  “和嘉……”夏晴喃喃念着这两个字,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她抚着永瑆毫无生机的脸庞,低语道:“只是……一场狩猎而已,为何会弄成这样,为何永瑆会死,为何要让我承受这样的痛苦?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

  “本宫明白,长乐死时,本宫也与你一般,可是……事实如此,咱们无力改变,唯一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可以安息。”

  “我不要安息,我只要永瑆活着,可是……”在不断滴落的泪水中,她颤声道:“就算我杀尽天下所有的黑熊,永瑆也不会活过来,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唤我一声额娘。”说到最后,她已是嚎啕大哭。

  瑕月抱着她,轻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你放心吧,本宫不会让永瑆白白死去。”

  【作者题外话】:今天才写了一章,好纠结,新书编辑说还有点问题,要下周一才发,汗,我下次都不敢提前预告了,还是等确切地发了,再告诉大家吧。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