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夜访

  “唐齐章?”在得到肯定的答应后,弘昼感激地道:“多谢五公公。”他心里明白小五能告诉他这句话,已是很难得。

  离开养心殿后,他一路来到钦天监,唐齐章正在推算历法,看到弘昼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在命唐齐章起身后,弘昼没有言语,只是瞥了一眼站在两边的宫人,唐齐章明白他的意思,命宫人都退了下去,旋即拱手道:“不知王爷此来,有何吩咐?”

  刚才这一路上,弘昼将近几个月发生事情都回想了一遍,心中大概有了几分头绪,他走到案前,取过唐齐章推演了一半的历法随意看了一眼,道:“皇上让本王来问问,十二阿哥的命数,最近可有什么变化?”

  唐齐章知道弘昼是弘历最为信任之人,也知道后者将永璂命数的秘密告诉了弘昼,故而并未疑心他这句话,如实道:“回王爷的话,自从围场那一次大变之后,十二阿哥的命数还算平稳,未曾再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恕下官直言,十二阿哥……他撑不了太久了,劫数随时会到来。”

  弘昼心中剧震,果然是出事了,他压下震惊之意,道:“可有推算出具体的时间?”

  “这个……”唐齐章为难地道:“下官确实无法精准的算出,只模糊知道大概是半年之内的事情。”说到此处,他一脸愧疚地道:“这些年来,下官已经想尽办法推算补命数之法,但至今也只是窥得小小一角,实在是……无能为力!”

  唐齐章于乾隆十二年出任钦天监监正一职,算起来,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七岁,正值盛年,但看他的面容,却与五六十岁的老人无异,面容苍老,两鬓斑白,可见这十几年来,为了永璂一事,他确实耗费了许多心神与精力。

  弘昼叹了口气,道:“可惜云中子真人没有留下补全十二阿哥命数的法子就仙逝了,否则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空静大师了。”唐齐章沉声说着,他还不知道魏秀妍一事。

  沉默了一会儿,弘昼试探地道:“可知十二阿哥的命数,为何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唐齐章涩然道:“这句话,皇上当初也曾问过,下官只能说……命数无常;若是能够早些发现,十一阿哥就不会代劫而死。”

  弘昼诧异地道:“代劫?你是说十一阿哥的死并不是意外?”

  “是意外,但冥冥之中,他又是代十二阿哥而死,若不是当时恰好遇到十一阿哥,死的那个人,应该是十二阿哥。”

  弘昼骇然色变,他从不知道,当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缘由,劫数……竟然已经凶险到这个地步了!

  至此,弘昼已是完全明白弘历为何要囚禁空静大师,虽然有魏秀妍腹中的胎儿在,但弘历依旧害怕,希望能够多一个法子,以确保永璂平安!

  希望,永璂可以熬过这次难关,否则……真不知会是怎样的一场灾难!

  在出了钦天监后,弘昼立刻离宫策马往紫云观行去,云中子死时,虽然紫云观众人说没有留下补全命数的法子,但说不定,紫云观中收藏的典籍秘本之中会有记载,就算只有一丝可能,他也要去试一试,尽量为永璂多寻一条生路。

  这一切,颐和轩中的众人并不知道,在弘历到来后,筵席如期开始,席宴之上,笑语嫣然,筹觥交错,好不热闹。

  待得席宴过后,众人又移步畅音阁听戏,一直到黄昏时分,方才各自散去,当夏晴扶着小寿子的手回到永和宫之时,天色已经都黑下来了。

  翠竹绞了一块热面巾递给夏晴,“主子先拭一拭脸,奴婢这就叫人传膳。”

  夏晴点点头,在将面巾递还给翠竹时,有宫人进来道:“主子,忻妃娘娘求见。”

  听得这话,夏晴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瑕月已经将忻妃对烈焰动手脚的事情告诉她了,永瑆的死,与忻妃有着脱不了的干系,若不是瑕月一再叮嘱她暂且忍耐,她早就已经动手对付了,哪里会由着她登上四妃之位,“她来做什么?”

  宫人低头道:“奴才不知,忻妃娘娘只说有事求见。”

  小寿子在一旁道:“主子要是不愿见忻妃的话,奴才这就去打发她走。”

  夏晴眸色冰冷地道:“让她进来吧,本宫倒想看看,她今儿个来,是想耍什么花样。”

  在宫人退下后不久,忻妃出现在夏晴视线中,待得走到殿中后,她神色恭敬地屈膝道:“臣妾参见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夏晴也不叫起,淡然道:“这么晚了,忻妃怎么不回自己宫中,却跑到本宫这里来了?”

  忻妃维持着屈膝的姿态笑道:“今儿个晌午时分,臣妾兄长派人送了两对红翡镯子来,一对是给臣妾的,另一对则托臣妾转送给贵妃娘娘,是恭贺娘娘晋封的一点心意,还请娘娘笑纳。”

  随着她的话,秀竹呈上捧在手中的锦盒,打开后,果然是一对艳红如火的红翡镯子,色泽明丽、质地细腻,极为漂亮,其价值绝不下于千金之数。

  夏晴淡淡道:“文德大人倒还真有心,不过……这镯子本宫受不起,忻妃还是拿回去吧。”

  忻妃讨好地道:“娘娘说笑了,您是贵妃之尊,区区一对镯子又岂会受不起。要是依您这么说,臣妾岂非更受不起了吗?”

  夏晴将锦盒放在一边,起身走到她面前,凉声道:“忻妃,你与文德做过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你们害死了永瑆,莫说是一对镯子,就算是千对万对,也弥补不了本宫的丧子之痛!”

  忻妃苦笑道:“娘娘果然是因为这件事在生臣妾的气,臣妾说过,此事与臣妾无关,是小华子他擅作主张,为何娘娘就是不肯……”

  “小华子是你的奴才,没有你的吩咐,他敢动十二阿哥的坐骑吗?你瞒得过皇上,却瞒不过本宫!”说罢,她拂袖道:“退下吧。”

  忻妃并未依言跪安,而是道:“臣妾能否单独与娘娘说几句话?”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