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解心结

  这句话令知春刚刚止住的泪又流了下来,她急忙抹去泪,哑声道:“奴婢没事,倒是让娘娘看笑话了。”

  在示意她起身后,夏晴带着几分感慨道:“自从仪敏贵妃过世后,本宫就没有再见到过你,你看起来老了许多,刚才要不是齐宽唤你的名字,本宫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知春垂目道:“奴婢陋颜污了娘娘的眼睛,还请娘娘恕罪。”

  夏晴微微一笑,转而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放不下吗?”

  知春低头盯着脚下的积雪,喃喃道:“奴婢原以为随着时间的过去,以前的事情会慢慢+∫wan+∫书+∫ロ巴,↙anshu∽ba.放下,但原来不是,每每想起皇后毫不犹豫将奴婢赶出坤宁宫的情形,仍然会心痛难受,甚至……更胜从前。”

  夏晴瞥了她一眼,道:“仪敏贵妃那件事,你确实是做错了。”

  知春激动地抬起头,“是,奴婢错了,错在不该那么在意紧张皇后,否则就不会有后面的诸多祸事。”说到此处,她嗤笑道:“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一切已成事实。”

  夏晴盯了她半晌,徐徐道:“有没有想过去向皇后认个错,钟粹宫管事虽说不是什么辛苦的差事,可怎么着也不能与坤宁宫管事姑姑相提并论。”

  知春摇头道:“多谢娘娘一番好意,只是……奴婢实在做不到。”

  “想不到你也是个倔强性子。”这般说着,夏晴又道:“对了,你去哪里,这好像不是回钟粹宫的路。”

  知春将棉衣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夏晴颔首之余将捧在掌中的鎏金手炉递给她,“此处离裁作坊还有好长一段路,你拿着暖暖手吧,最近天冷,别冻坏了。”

  知春受宠若惊地道:“这……这如何使得,再说给了奴婢,娘娘您怎么办?”

  夏晴笑一笑道:“本宫让人回去再拿一个就是了,好生拿着吧。”

  这一次,知春没有再推辞,感激地道:“多谢娘娘,奴婢明儿个拿来还给娘娘。”

  “行了,快走吧。”在知春走远后,夏晴的眸光渐渐沉了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且说齐宽那边,他回到坤宁宫后,当即将小寿子出宫以及去过钦天监的事情说了一遍。

  “钦天监……”瑕月喃喃念了几遍,神色若有所思,齐宽试探地道:“主子可是猜到了惠贵妃的用意?”

  瑕月摇头道:“没有,本宫只是想起一件事来,永瑆出事那会儿,本宫去见皇上时,唐齐章正好也在,当时他与皇上的脸色都很难看;本宫问及他的来意,皇上说,是为十一阿哥挑选墓地还有下葬的时辰,当时没想太多,如今思来,却觉得有些不对,十一阿哥才刚刚过世,皇上怎会这么快就想到挑选墓地与时辰。”

  锦屏思索道:“也就是说,皇上是为其他事情将唐监正召来的了?”

  瑕月微一点头,道:“你让人去钦天监那里问问,看有没有线索,至于永和宫那边也继续盯着,哪边都不要漏了。”

  “奴才知道。”在齐宽躬身答应之时,锦屏瞧见他身上未及掸去的灰尘与脏污,抿唇笑道:“齐公公这是摔了还是怎么了,竟弄得这样脏?”

  齐宽笑一笑道:“确实是摔了一跤。”说着,他对瑕月道:“主子,奴才刚才遇到知春了。”

  送到唇边的茶盏因为他这句话而停住,待得搁下后,瑕月问道:“她还好吗?”

  “算不得太好。”在听齐宽说了知春的事情,瑕月沉默片刻,道:“本宫记得前些天裁作那边送了一批棉衣过来,这会儿还收在库房,你拿去给知春,与以前一样,别说是本宫给的,免得她心里介怀。”

  “启禀主子,这会儿,怕是不宜送去。”在瑕月疑惑的目光中,他将二人故意做戏给夏晴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即跪下道:“奴才擅自将事情告诉知春,还请主子恕罪。”

  瑕月抚着腕间碧绿青翠的镯子,轻声道:“知春……她没有怪本宫吗?”

  齐宽瞅了她一眼,恭声道:“知春从来没有怪过主子,之所以这些年都不曾来给主子请安,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害死了仪敏贵妃,没脸来见主子。”停顿片刻,他试探道:“主子,等这件事结束后,不如……让知春回来吧,奴才看她这些年,老了许多”

  “主子您就原谅知春吧,这些年来,最痛苦的人就是她了。”锦屏以前因为仪敏贵妃的死对知春有几分怨气,但过了这么多年,什么怨都放下了。

  瑕月静默良久,终于在齐宽二人期盼的目光中道:“她若愿意,就回来吧。”

  齐宽大喜过望,跪下道:“奴才代知春谢过主子大恩。”

  在示意他起来后,瑕月又道:“你们今日想的这个法子倒也不错,可以一试,不过惠贵妃那边的情况,咱们眼下谁都摸不准,你设法去见一见知春后,告诉她不要太过勉强,以免沾祸。”

  “奴才明白。”当夜,齐宽趁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去钟粹宫见了知春,告诉她瑕月同意其回坤宁宫的事情,知春高兴地直落泪,这些年来,她虽然绝口不提,但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瑕月,想着回坤宁宫,只有那里,才能给她家一般的归属感,其它地方,无论再好,在她心里,都只是一个歇脚的客栈罢了。

  待知春心情平复了一些后,他道:“对了,今儿个我走了之后,惠贵妃有没有与你说过话?”

  “说了几句,但没有什么要紧的,你别急,等我明日去还手炉时,再设法探一探她的口风。”

  齐宽点头道:“嗯,主子让我转告你凡事小心,不要太过勉强。”

  知春心中一暖,道:“我心中有数,你让主子放心就是了。”这般说着,她道:“倒是忻妃那边,我听说她今儿个在养心殿跪了一天了,应是想求得一条生路,你让主子留心着一些。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知道了。”齐宽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天色道:“我先回去了,过几日再来找你。”

  “你等等。”这般说着,知春从柜子里取出一双做工精巧的鞋子,道:“这是我做给十二阿哥的,你替我拿去,看合不合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