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砒霜

  听得是这么一回事,魏秀妍和颜道:“只是打翻了一碗药而已,重新再煎一碗就是了,没什么。”

  “可是……”那人神色恐惧地道:“大白死在打翻的药旁,在它嘴上还有舔过药的痕迹。”一边说着一边抖抖擞擞地指着桌下,果然看到一只猫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已经气绝多时,在它身是打翻了的药汁。

  看到这一幕,魏秀妍脸色大变,喝斥道:“范进,这到底是怎么会这样?”

  被称做范进的下人哭丧着脸磕头道:“奴才当真什么都不知道,求主子明察。”

  嬷嬷在魏秀妍耳边低声道:“娘∧,▽ansh※uba.子,那猫死的好生蹊跷,不如请大夫来仔细检查一番。”

  魏秀妍也正有此意,当即命人去请专门负责照料她腹中胎儿的大夫过来,想是因为雪天路难走的缘故,等了一个多时辰方才见其进来,在看过大白以及散落的药汁后,他神色凝重地道:“这猫……是被毒死的。”

  虽然众人已经猜到了几分,但亲耳听到时,仍是被吓了一跳,随即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那碗打翻的药汁,魏秀妍也不例外,试探地道:“那这毒……”

  在她说话的时候,大夫已是取出银针探入药汁之中,待得取出来之时,已是变成了漆黑色,见到此景,厨房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果然是药汁有毒,如果药没有被大白打翻的话,那这会儿已是进了魏秀妍的口,死的那个……也会是魏秀妍。

  魏秀妍面颊煞白地盯着那药汁,明白自己刚才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想到此处,她眸光冰冷地扫过厨房里的每一个人,厉声道:“说,是谁在药里下了毒?”

  一众下人吓得慌忙跪下,皆赌咒发誓说与自己无关,最害怕的莫过于范进,谁让这药是他煎的,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一时间,厨房里乱成一团,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魏秀妍听得心浮气燥,喝斥道:“闭嘴!”

  被她这么一喝,厨房倒是静了下来,然她自己却觉得腹部一阵发硬,像是有一只手在里面拼命揪一样,令她不由自主地躬起了身子,大夫察觉到她这个异样,连忙道:“娘子赶紧吸气静心,以免动了胎气。”

  魏秀妍依着他的话深吸了几口气后,总算缓解了腹部的不适,大夫松了一口气,道:“娘子如今怀胎将近九月,尤其要记着不能动气或是太过激动,否则随时会引发早产。”

  “多谢大夫担醒。”说着,她又道:“大夫可知这药里所下的是何毒?”

  大夫仔细观察了一番银针,又看了大白的尸体,道:“初步看来,应该是砒霜之毒。”

  魏秀妍脸色难看地道:“园子里怎么会有砒霜这等毒物?”

  在魏秀妍问话之时,金嬷嬷眼尖地瞧见跪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人身子哆嗦了一下,她认得此人,是厨房里的管事,姓杜,当即道:“杜管事,你可是知道什么?”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杜管事慌忙摆手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负责照料魏秀妍起居的金嬷嬷还有杜成,都是和坤特意从自己府中送过来的,金嬷嬷跟了和坤十几年,对于大户人家里的权利倾轧,勾心斗角,哪里会轻易相信他的话,迫声道:“既是这样,为何你听到砒霜二字时,神色慌张?”

  “我……我没有!”杜管事咽了口唾沫,对魏秀妍道:“启禀娘子,前阵子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大白三天两头在厨房里抓到耗子,而且奴才发现厨房里的东西经常有被耗子咬过的痕迹,以前可是一个月都未必能见到一只,奴才想了许多办法,始终不能杜绝这些耗子,范进就与奴才说,去抓些砒霜来,拌在耗子爱吃的食物里,将它们给毒死,奴才觉得是个办法,所以趁着前阵子出园,抓到了些砒霜来。”

  魏秀妍冷眸道:“你可是觉着毒耗子不过瘾,所以毒到我的头上来?”

  杜管事听得冷汗直冒,连连磕头道:“冤枉!奴才万万不敢做出半点伤害娘子之事,奴才实在不知为何这砒霜会……会出现在娘子的安胎药里!”顿一顿,他又急急道:“对了,所有下过药的食物奴才都与在厨房做事的人交待过,他们绝不会去碰触。”

  一众下人纷纷点头,表示杜管事所言非虚,范进更是道:“娘子,杜管事做事一向仔细,对娘子更是万般忠心,奴才可以担保,这件事绝对与他无关。”

  魏秀妍微缓了语气,道:“砒霜抓来多少,又用了多少?”

  杜管事连忙道:“奴才抓来二两,只用了少少一些,其它的都在。”

  “不错,奴才前两日还见过,至少有一两半,娘子若不信,大可以派人去搜。”

  在范进替他做证之时,杜管事他想起一事来,道:“对了,这两日老鼠都没出现过,那些裹了砒霜的食物都还在,与奴才房中的那些凑在一起,差不多恰好是二两。”

  随着他的话,下人从厨房角落里先后取出六样食物,有馅饼也有肉卷,里面皆有白色的粉末。

  魏秀妍朝金嬷嬷看了一眼,后者会意地点点头,带了一名下人去杜管事的住处,看到他们二人离去,范进低声道:“管事您别担心,一定不会有事的。”

  杜管事感激地点点头,不知等了多久,终于看到金嬷嬷进来,后者手里揣着一个小小的纸包,里面是与刚才所见一样的白色粉末,正是照着杜管事之话,从他柜中取出来的砒霜。

  魏秀妍抚着高高隆起的腹部不敢凑近,对一旁的大夫道:“你平素撑惯了药材,掂掂那纸包里大概有多少砒霜。”

  大夫应了一声,接过金嬷嬷手中的纸包,仔细掂量了一番道:“应该……不足一两。”

  此言一出,杜管事脸色当时就变了,急声道:“这不可能,我只取了一点,绝无一两之多,一定是你掂错了。”剩余砒霜不足一两,就意味着不知所踪的那一些,很可能就是下在魏秀妍的安胎药里,让他怎能不紧张害怕。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