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六百章 忆当初

  “奴才遵命。”黄英再次朝夏晴施了一礼,躬身退出永和宫,在宫门口站了一会儿方才往西行去。在他走后,不远处的树簌簌晃了一下,在一个人影闪过后,恢复了平静。

  人影一路穿过重重门阙,最后进了坤宁宫,在踏进正殿后,他拍袖跪下道:“奴才小良子给主子请安,给颖贵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瑕月抬一抬手,道:“你这会儿来,可是与黄英有关?”

  小良子想不到瑕月竟会一语破其自己的来意,脱口道:“主子您如何知晓?”

  瑕月没有回答,只道:“说吧,怎么一回事?”∫wan∫shu∫ba,a≡nsh⊙uba.

  小良子应了一声,道:“奴才奉主子之命,监视永和宫的动静,发现黄英出现在永和宫,在里面待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方才离开,奴才觉得有些蹊跷,所以特来禀告主子。”

  瑕月淡淡地道:“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

  在小良子退下后,胡氏紧拧了眉道:“臣妾之前只当宫中传言有误,如今看来,当真是惠贵妃替黄英求情,令他得以离开打扫处;臣妾真是越来越想不明白惠贵妃在想什么了,先是替戴佳氏求情,这会儿又替黄英求情,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曾害过她。”

  小良子一大早就得了齐宽的命令去监视永和宫,所以并不知晓刚刚在宫中传开来的事情。

  瑕月低头盯着黄绿色的茶汤,徐声道:“慢慢瞧着吧,终有一日会弄明白。”

  胡氏叹了口气道:“当时娘娘让臣妾去试探惠贵妃,看戴佳氏能够逃脱一死,是否与她有关,臣妾当时还觉得娘娘多心,如今看起来,是臣妾想得太简单才是。”说着,她又蹙眉道:“若说饶戴佳氏不死,是想让她活在世上受罪,那饶过黄英又为了什么?”

  夏晴求弘历饶戴佳氏性命一事,只有少数几人知道,并没有在宫中传开,自然也没什么流言,汪氏的话令瑕月对夏晴起了疑心,所以让胡氏去试探一二。

  瑕月啜了一口甘香的茶水,轻言道:“贵妃忘了黄英当初是因何获罪的吗?”

  “臣妾自然记得,他收受魏静萱好处,私自泄露养心殿的事情与魏……”说到一半,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肃然道:“难道她想效妨魏静萱?可是她已经是贵妃了,皇上如今对她又是百般怜爱,还想要什么?”

  瑕月摇头道:“本宫也猜不出,但这是唯一的可能;有些事情,本宫不方便过问太多,你替本宫多盯着一些。”

  胡氏正要答应,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身影携着满身寒气走了进来,含笑欠身道:“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娘娘金安!”

  “贵妃免礼。”在宫人奉上茶后,瑕月和颜笑道:“快喝口茶驱驱寒,一直不见贵妃过来,还以为贵妃嫌天冷,不愿出门走动。”

  “旁的地方可以不走动,娘娘这里却是万万不行。”在抿了口茶后,夏晴惊讶地道:“娘娘不是把今年所得的碧罗春都给了臣妾吗,怎么还有?”

  瑕月似笑非笑地道:“贵妃可以为本宫未说实话,私藏了一部分吗?”

  夏晴在椅中欠了欠身道:“臣妾岂会做此念头,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锦屏插话道:“娘娘有所不知,主子昨儿个去给太后请安的时候,太后赏了一些茶叶给主子,当中就有碧罗春,主子知道娘娘喜欢,特意嘱咐奴婢们,专门沏给娘娘喝。”

  夏晴闻言,连忙起身,有些受宠若惊地道:“娘娘如此厚爱,实在令臣妾不知如何回报。”

  瑕月含笑道:“你我自家姐妹,无谓说这样见外的话,快坐下。”

  “是。”在斜签着身子坐下后,夏晴看着二人道:“对了,臣妾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听到娘娘与颖姐姐说多盯着一些,不知是指什么事?”

  胡氏没想到会让她听到,一时神色有些不自在,正自思索着该如何回答之时,瑕月已是道:“不就是说冷宫那个吗?”

  夏晴訝然道:“戴佳氏,出什么乱子了吗?”

  “暂时没有,不过一旦用刑,难免她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甚至是寻死,所以一定得盯紧了,不可大意。”见夏晴看向胡氏,瑕月道:“你别怪颖贵妃,是本宫听到了宫中的流言,她怕本宫误会,这才如实相告。你也真是的,既然心里难过,就该与本宫说,为何要一个人承受这些?”

  夏晴垂目道:“这些年来,娘娘已经帮了臣妾许多,臣妾不想再麻烦娘娘,所以才未曾告之,还请娘娘恕罪。”

  “本宫明白,唉,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本宫,这几个月来心里也一直不舒服,经常想起永瑆,如果他还活着,那该有多好。”瑕月轻叹一声,转而道:“本宫刚才说过,咱们是自家姐妹,这二十年来,要不是咱们一直相扶相持,不离不弃,怕是也走不到今天,既然你要戴佳氏生受其罪,本宫与颖贵妃就一定会帮你,只盼你能够尽快解开心中的结。”

  瑕月的话勾起夏晴许多回忆,令她一时想出了神,二十余年前,她只是辛者库一个小小的宫女,唯一的愿望就是等到年满二十五岁之时被放出宫去与家人相聚,然后寻一个老实厚道的男人嫁了。可是阴差阳错,她不仅没能出宫,还做了皇帝的女人;曾经她是多么的感激瑕月,可是现在……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到底,是谁错了?

  “妹妹在想什么?”胡氏的声音令夏晴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我想起以前被魏静萱冤枉害死她女儿之时,是皇后娘娘替我在皇上面前力证清白,我方才得以保全。”

  瑕月微微一笑道:“都已经是陈年旧事了,想不到贵妃还记得。”

  夏晴垂目道:“臣妾没旁的好处,就是恩怨分明,谁对臣妾好,谁又对臣妾不好……”她飞快地看了瑕月一眼,续道:“臣妾心中一清二楚,莫说区区十几年,就算是几十年,也不会忘记。”

  “好!”瑕月凝望片刻,徐声道:“不过在本宫看来,咱们三人最该记住的是这二十年的姐妹情谊,本宫希望这份情谊,就算再经历二十年也不会变。”

  【作者题外话】:今天比较卡,只写了一章出来,明天努力!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