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3904.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残酷的真相

  兆惠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一时愣在了那里,至于弘历,眸中掠过一抹痛意,但很快便收回目光,继续往外走去。

  “皇上!”瑕月快步上前,挡住弘历的去路,痛声道:“为何您明知这一切都是谎言都是假的,还要执意如此?!”

  弘历神色冰冷地道:“朕说过,没有谎言,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必可以救永璂!”

  “臣妾也想补全永璂的命数,可是……”瑕月痛苦地摇头,“谎言终归是谎言,不可能变成真实!”

  这个时候,一直处于怔忡之中的广成子突然开口道:“是玄静道姑,是她告诉师弟以命换命这个法子,也是她告诉我们魏秀妍的命格与皇上互补,当时她还特意叮咛我们不要将她的名字告诉皇上,以免皇上怪罪师弟,当时我们还心存感激,如今想来,她是怕一旦提了名字,就会被识穿,所以……”

  “闭嘴!”弘历脸色铁青地打断他的话,喃喃道:“不是玄静,是云中子,是他告诉朕的,与玄静无关,对,与她无关;他可以救永璂,一定可以!”说着,他脚步踉跄地往外走去,瑕月拉住他,哽咽道:“广成子已经什么都说了,为什么您还是不肯相信,难道……”

  弘历低吼道:“因为朕答应过你,会护永璂周全,会让他平安长大,侍奉膝下,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朕也要试一试!”

  他的话令瑕月泪如雨下,这些天她查了许多许多事情,每逼近真相一些,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因为她突然发现,一直以为近在咫尺的儿子,原来离自己那么……那么远,远到她几乎都快抓不住了。

  而弘历,从永璂出生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件事,十三年来,他一直都活在随时会失去永璂的惶恐之中,那种痛苦与折磨,可想而知;更不要说这些年来,他为延续永璂性命,做了许多违背心意之事。

  瑕月泣声道:“会的,有皇上这样疼他爱他,永璂一定会平安长大,一定不会有事。”

  弘历低头看着永琰,他仍在那里呼呼睡着,丝毫不知自己自己额娘已经死了,更不知自己随时会有性命之忧。

  “这是永璂最后的希望了,瑕月,你已经没有了长乐与永璟,朕不可以再让失去永璂,不可以让你一无所有;所以……朕一定要试一试,说不定……这不是谎言,永琰的命格真的可以与永璂对换,就像当初,永瑆代永璂承受了死劫一样。”

  瑕月能够感受到弘历心中的痛苦地,垂泪道:“但是事实上,这就是魏静萱为了保住自己性命所编造出来的一场谎言,她骗了皇上,骗了广成子,骗了魏秀妍,骗了所有人!如今,这个谎言该是时候结束了。”她抹一抹泪,艰难地道:“就算……永璂真的不在了,臣妾也不是一无所有,臣妾还有皇上,我们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直至白发苍苍;再说,臣妾不相信永璂为死,有皇上,有臣妾,有万寿寺以及紫云观那么多人一起为永璂祈福,一定可以化解他命中的死劫,所以……”她伸手,“请皇上让永琰活下去。”

  “瑕月……”一滴透明的泪水,自弘历充斥着悲恸之色的眼眸中滴落,“对不起,朕对不起你!”

  瑕月用力摇头,含泪笑道:“没有,皇上从来没有对不起臣妾,能够成为皇上的妻子,是臣妾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没有之一。”

  这十三年来,弘历为了永璂的事情已经殚精竭虑,她再无任何可怪,如果非要怪,那就怪天意弄人,给了永璂这样的一个命数。

  弘历痛苦地闭一闭目,终是将永琰交给了瑕月,十三年的追寻,始终……是一场虚妄。

  永琰被带回了宫中,由瑕月抚养,而魏秀妍的名字亦被记入玉牒之中,追封令妃,取魏静萱而代之,后者机关算尽,最终却一无所有,除了无休止的凌迟之刑,什么都没有留下,曾经的封号也成为了另一个女人所有,彻底抹杀了她的存在。

  永璂很喜欢这个弟弟,每日下了课都会抱一抱永琰,说来奇怪,后者虽然还小,却与永璂异常亲近,每次永璂抱他,只要他醒着,就一定会笑。

  这日,胡氏来看望永琰,说起当日发生的事,迭声叹息,道:“魏秀妍这一生,虽然被谎言包围,但幸好,她遇到了娘娘,不止保全了这个孩子,也得到了一个名份,这件事……终于可以结束了。”

  瑕月望着门外缓步走进来的人影,凉声道:“不,还没有结束。”

  “臣妾见过娘娘,娘娘万福。”来者正是夏晴,她这会儿心情也是万般复杂,一直想要拿魏秀妍腹中的孩子算计瑕月,甚至不惜搭上范进一条性命,结果瑕月却突然将永琰带回了宫中,而皇上更追封魏秀妍为令妃。

  到底……那日瑕月随弘历出宫,都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魏秀妍会死,又为何弘历会放过永琰,并且交给瑕月抚养;他不是一心要补全永璂的命数吗?

  瑕月深深看了夏晴一眼,道:“惠贵妃免礼,赐坐。”

  夏晴依言落座后,自宫人手中取过一件小衣裳,笑吟吟地道:“臣妾给十五阿哥做了一身衣裳,也不知道合不合适,要是不合适……”

  “惠贵妃一向手巧,你做的衣裳一定合适。”瑕月突然出言打断,令夏晴有些意外,不过她很快便笑道:“被娘娘这么一说,万一要是不合适可怎么办?”

  对于夏晴的话,并无人发笑,不论瑕月还是胡氏皆默默盯着她,夏晴觉出不对,试探地道:“娘娘,姐姐,你们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瑕月望着她道:“惠贵妃还准备瞒本宫到什么时候?”

  夏晴心中一跳,笑道:“娘娘这话从何说起,臣妾可从未曾隐瞒过您什么。”

  听得她这么说,胡氏失望地道:“妹妹,你真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皇后娘娘与本宫一无所知吗?”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