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二十五章 宫中之势

  永璂沉默片刻,道:“皇额娘郁郁寡欢,可是因为皇阿玛新纳的那几个宫女?”

  憋了半天的锦屏开口道:“兰贵人她们不过是诱因,真正令主子伤心的是皇上,主子好心好意劝皇上保重龙体,莫要太过沉迷于女色,结果却不由分说遭来一顿训斥,而且整整一个月都不曾来看望主子一眼,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儿,皇上……真是变了。”

  “变的何止是皇上一人。”说到这个份上,齐宽也不再隐瞒,叹了口气道:“惠贵妃也是变得让人越来越捉摸不透了,这几年对皇上曲意奉迎,百般讨好,尤其是您不在的这半年,连那几名宫女也是她向皇上举荐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事情。就说这一个月吧,她只在最初之时来看望过主子一次,之后就再没见着人影,反而是听闻她在皇上面前进言,说主子为了几名宫女与皇上争执,没有皇后之度,唉,总之与以前判若两人。”

  锦屏心酸地道:“一个皇上,再加一个惠贵妃,您说主子能不气得生病吗?都已经吃了整整一个月的药,根本没什么起色,反倒是令主子身子更加虚弱,也就今儿个十二阿哥您回来,奴婢们才能看到主子一丝笑容,平日里,不论奴婢们怎么引主子笑都没用。”

  永璂将他们的话一一记在心里后,疑惑地道:“若说皇阿玛改变是因为沉溺于女色,那惠贵妃呢,她又是为了什么,我记得她与皇额娘相识整整二十几年,一向感情深厚,为何现在突然之间就变了?”小的时候,除了皇额娘之外,胡氏与夏晴是待他最好的,每每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记着送一份来给他,他小时候所穿的衣裳,有好些是她们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

  “也不能说突然,其实这两年,主子已是察觉到惠贵妃与以前有些不同,曾暗自警告过惠贵妃几次,每一回惠贵妃都答应得好好的,随后也确实会消停一阵,但没过多久又故态复萌,甚至比之前更利害;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在锦屏说话之时,永璂留意到齐宽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道:“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齐宽点一点头,迟疑地道:“奴才在想,惠贵妃会否根本没有放下当初之事?”

  “当初……”锦屏正待要问是何事,身子突然一个激灵,脱口道:“你可是指十一阿哥之事?”

  齐宽沉沉道:“不错,就是这件事。”

  锦屏脸色难看地道:“这不可能,当年那一席话,惠贵妃明明已经解开心结了,不会是这件事。”

  “那你说说,为何这几年来,惠贵妃性子会变得这么利害?”面对齐宽的询问,锦屏哑口无言,如果……真如齐宽所言,惠贵妃根本没有放下十一阿哥之事,事情怕是有大麻烦了。

  永璂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道:“怎么好端端地提到十一哥去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锦屏望着檐外逐渐转阴的天空,凝声道:“十二阿哥可还记得几年前,惠贵妃因为和嘉公主来找您玩耍,而掌掴于您一事?”

  永璂愕然道:“我自然记得,怎么了?”

  锦屏肃声道:“其实那个时候,惠贵妃一直认定是您害死了十一阿哥,对您甚至主子都恨之入骨,甚至借着习练女红为名,不许和嘉公主与您往来。”随着这话,她将当年之事简单讲述了一遍,当然,隐去了永璂命格有缺一事。

  虽然那些事情永璂都知道,但当中内情却是第一次听闻,万万想不到,原来夏晴曾这样恨自己。

  “在将十五阿哥接回宫后,主子与颖贵妃一起与惠贵妃言谈许久,惠贵妃终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痛哭流涕请主子原谅,主子念在二十余年的姐妹情份上,与她重归旧好,可是如今看来……只怕主子看错了惠贵妃。”

  齐宽接过话道:“从主子几次提醒惠贵妃来看,她未必没有察觉,只是一来顾念姐妹之情,二来……到后面已是有心无力;这几年在惠贵妃的百般讨好下,皇上对惠贵妃的宠信已是在主子之上,气候已成,要动她……实在很难!”

  锦屏闻言,恼意浮现在眉宇间,压低了声音道:“说来说去,这问题都出在皇上身上,要是皇上不贪好女色,不受她那些手段影响,又哪里会弄成今日这个样子。”

  齐宽叹道:“行了,别说这个了,虽说这会儿没有外人,也得防着隔墙有耳,以主子现在的情况,可再受不起什么事了。”

  “我知道。”锦屏闷闷地说了一句后,对永璂道:“十二阿哥,这些事您心里明白就罢了,莫要在主子面前提及,以免她难受。”

  “我知道了,多谢姑姑提醒。”在目送他们二人离开后,永璂亦出了坤宁宫,他行去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夏晴所住的永和宫。

  到了永和宫门口,他停下脚步,对正朝他行礼的宫人道:“烦请进去通禀一声,就说永璂来给贵妃娘娘请安。”

  其中一名宫人笑道:“主子一早就交待下来,说要是十二阿哥过来,无需通禀,只管入内即可。”

  他的话让永璂略有些意外,旋即笑笑走了进去,进了正殿,夏晴正在翻看一本册子,旁边站着敬事房总管孙和,后者瞧见永璂进来,连忙打千行礼,讨好地道:“奴才恭喜十二阿哥得胜归来!”

  夏晴亦看到了永璂,似笑非笑道:“还叫十二阿哥?”

  孙和一怔,随即会过意来,抬手轻拍自己脸颊,谄笑道:“奴才真是糊涂,该叫贝勒爷才是,请贝勒爷恕罪。”

  宫中消息一向传得快,很多时候前脚才出事,后脚就已经传遍了宫院,故而永璂对他们知晓自己受封一事并不惊奇,笑笑道:“只是一个称呼罢了,不打紧。”说着,他朝夏晴拱手道:“永璂特来给贵妃娘娘请安,愿娘娘凤体金安!”

  “好!”夏晴今日穿了一身玫瑰紫牡丹鑫玉富贵图纹的宫装,雍容华贵,与躺在病榻上,容色憔悴的瑕月相比,她更像是这后宫之主。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