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二十八章 难查其因

  永璂只要一得空,就会去坤宁宫探望瑕月,设法逗她开心,在永璂的宽解下,瑕月的病情渐渐有了起色,虽身子还虚弱,但已是能够下地走动了。

  至于弘历,也终于来看望瑕月,但这几年来,两人之间隔阂渐增,已不如以往那样恩爱,只匆匆坐了一会儿便借口有事离开了。

  见瑕月久久望着弘历离去的方向,齐宽以为她舍不得弘历离去,安慰道:“主子别难过,皇上既然来了,就是一个好的开始,说不定明儿个皇上又会来看望主子了。”

  “是啊,主子您……”不等锦屏说下去,瑕月已是道:“本宫没事,去将宋太医请来,本宫有事问他。”

  锦屏应了一声,很快将已经升任太医院院正的宋子华请了过来,一年前,周明华告老还乡,院正之位,由任副院正多年的宋子华接任。

  宋子华拱手道:“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

  “免礼。”在赐座于宋子华后,瑕月将齐宽以及锦屏以外的宫人都遣了下去,低声道:“本宫今日见过皇上,皇上的气色似乎比一个余月之前又差了一些,宋太医,你当真诊断不出来吗?”

  宋子华摇头道:“臣几次替皇上诊脉,都只发现皇上体内虚火异常旺盛以及阳气亏虚,除此之外,再无异常;不过……”

  见宋子华犹豫不语,瑕月道:“此处没有外人,宋太医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了。”

  宋子华轻叹一口气道:“娘娘真要好生劝劝皇上了,这几年皇上不断服食鹿血以及壮阳补肾的药,虽然可起一时之效,但长此以往,必会危害到龙体,其实眼下已经开始出现端倪了,气色差就是其中之一,以后问题会越来越多,直至……”

  后面的话,不用说,瑕月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锦屏在一旁插嘴道:“宋太医以为主子没劝吗,其实主子不知劝了多少回,无奈皇上压根听不进主子的劝。”

  瑕月叹然道:“本宫之前猜测皇上这几年性子大变,是有人暗中对皇上下药所致,如今听你言语,似乎并不是。”

  宋子华肯定地道:“若是下药,臣一定可以从皇上的脉象中察觉些许,但确实没有。”说着,他低声道:“娘娘仍然是怀疑惠贵妃吗?”

  他的话令瑕月眸中掠过一丝痛苦之色,沉声道:“这两年来她都做了什么,你是清楚的,本宫甚至怀疑永璋助赵福谋乱一事,也有她的份!”

  宋子华闻言皆是骇然色变,好一会儿方才颤声道:“这个……惠贵妃一向久居深宫,应该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来。”

  瑕月淡然道:“你莫要忘了,永璋是何人求皇上放出来的。”

  宋子华自然知道,神色复杂地道:“娘娘,惠贵妃与您当真走到这一步了吗?”

  瑕月眸光冰冷地道:“她已经不是本宫所认识的惠贵妃了,四年前,本宫不该饶她的。”

  宋子华紧紧皱了眉头道:“如今惠贵妃气候已成,想要动她,怕是不易。”

  “再不易也得动,继续下去,不知还会出什么样的事情。”虽然从弘历身上查不出什么,但瑕月可以肯定这几年弘历性子的转变与夏晴有着莫大的关系。

  宋子华点头之余,忽地想起一事来,急忙道:“臣听闻在济南城时,三阿哥曾数次欲置十二阿于死地,若他真与惠贵妃勾结,只怕十二阿仍旧有危险;这一点,娘娘千万要小心提防。”

  在瑕月点头之时,锦屏轻声道:“主子,既然惠贵妃已经完全不念昔日情义,咱们也无需再与她留情。”

  瑕月轻咳一声,道:“你想说什么?”

  锦屏一字一句道:“奴婢相信,以宋太医的医术,不止可以救人性命,更可以杀人于无形!”

  宋子华面色一变,但并未言语,他能有今日,皆是多亏了瑕月,如果后者开口,他纵然再不愿,也必然会去做。

  瑕月犹豫片刻,摇头道:“不行。”

  锦屏急忙道:“难不成到了这个时候,主子还不忍心对付惠贵妃?”

  “不是本宫不忍,而是你说的法子根本行不通。”在锦屏疑惑的目光中,她徐徐道:“夏晴如今的心计,已不在当初魏氏之下,她根本不会给宋太医加害自己的机会,一个不好,甚至还会让她反将一军,害了宋太医;若是此法可行,本宫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被她这么一说,锦屏亦没了主意,“那……依主子的说法,岂非一直对付不了惠贵妃?”

  瑕月没有回答锦屏的话,略一沉思命她取来文房四宝,待得满满写了一张纸后,将之折起放入信封之中,递给宋子华道:“出宫之后将这封信送去傅府交给傅夫人,小心着些,不要让人瞧见了。”

  “臣知道了。”在将那封信收入袖中后,宋子华拱手告退,在他走后,齐宽摇头道:“当年奴才看惠贵妃在主子面前痛哭流涕,还以为她听进了主子的话,真心后悔,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如今变本加厉,将后宫搅得乌烟瘴气,连皇上也……唉,简直比当年的魏氏还要可怕。”

  锦屏嫌恶地道:“我听闻昨儿个惠贵妃赏了钟粹宫那些秀女每人一枝珠钗,还请了十余位秀女去永和宫赏花,还另外赏了许多东西,显然是在拢络人心,真是让人想着就生气。”

  “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了。”在与锦屏说了一句后,齐宽道:“主子,可要奴才去提醒十二阿哥一声,以免他不小心受了惠贵妃的暗算?”

  听得此话,瑕月露出一抹笑意,摇头道:“不必了。”

  齐宽一怔,疑惑地道:“这是为何?难道主子您不担心十二阿哥吗?”

  “其实早在多日前,本宫就已经派了方侍卫他们暗中保护永璂,岂料却发现,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批人暗中尾随永璂。”

  锦屏眼皮一跳,连忙问道:“可是惠贵妃的人?”

  瑕月摇头道:“方侍卫认出了其中一人,是王富贵。”

  齐宽惊呼一声,道:“可是当初在济南城中,几次拼死保护二十阿哥的那名校尉?”

   ...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