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十章 巫偶

  这句话令所有人为之惊诧,此话意味着,如果没有搜出夏晴加害永琰的证据,瑕月就要拱手让出皇后之位。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弘历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斥道:“不得开这样的玩笑reads;!”

  瑕月正色道:“皇上,臣妾没有开玩笑,若搜不到惠贵妃加害永琰的证据,臣妾愿意自请废除皇后之位!”

  见瑕月仍不肯改口,弘历脸色一沉,盯了她道:“你可知自己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瑕月坦然迎着他的目光,“臣妾知道,臣妾愿意用皇后之位向皇上证明,臣妾并没有冤枉惠贵妃!”

  她的言语令夏晴眸底深入掠过重重喜色,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那拉瑕月,这可是你自找的!

  “好!”弘历缓缓吐出这个字,下一刻,他冷声道:“立刻给朕搜查永和宫,每一寸砖墙都给朕找仔细了,不得有一寸遗漏。”

  夏晴瞳孔微缩,不得有一寸遗漏……弘历还真想找到证据吗?哼,想不到弘历对她的眷恋如此之深,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想要护着她,可惜……今日,注定要摘那拉瑕月的后位!

  随着弘历的话,小五带着十数名宫人进殿搜查,照着弘历的吩咐,一寸寸搜过去,对于砖墙,皆仔细叩指轻敲,看是否有空洞之处。[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正殿中,没有一个人说话,皆等着搜查的结果,过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小五快步走了进来,道:“皇上,奴才在一个柜子里找到这瓶药。”

  说话间,他将手里的瓷瓶递了上去,弘历打开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药?”

  夏晴含泪道:“皇上莫不是以为这就是加害十五阿哥的毒药吧?”

  “回答朕。”面对弘历的言语,夏晴哽咽地道:“这是臣妾用来助孕的药,自从永瑆走后,臣妾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一直想着能够再怀一个孩子,又或者……让永瑆重新投胎到臣妾的腹中,所以就在几年前求来生子的方子,说是百试百灵,日日服用,可是……臣妾身子不争气,服了足足两年也没丝毫效果,臣妾知道,这是上天的意思,老天爷不肯再给臣妾一个孩子,它不肯……”说到此处,夏晴已是泣不成声,好一会儿方才勉强止了泣声,道:“所以后来臣妾就将这药锁进了柜子里,要不是今儿个翻出来,臣妾都已经忘了。

  瑕月眸光冰冷地道:“只怕这并不是贵妃所言的求子之药。”

  夏晴悲切地道:“为什么娘娘一定要这样冤枉臣妾,只是因为臣妾当时掴了十二阿哥一掌,所以你就要臣妾以命相偿吗?”

  瑕月没有理会她,只对弘历道:“皇上,臣妾恳请传宋太医来检查。”

  吴氏闻言,当即道:“皇上,臣妾以为不该只请一位太医来验,不如将崔太医一定传来,共同检查。”

  弘历点头道:“好,将宋子华与崔谨一并传来。”

  二人很快便赶到了永和宫,分别取了一颗药研究,过了一会儿,崔谨先道:“启禀皇上,此药中有益母草、白人参、茯苓等成份,乃是一味助孕补气的药。”

  宋子华在看了瑕月一眼后,亦道:“皇上,崔太医所言不差,这是一味调理女子身体,有益受孕的药。”

  夏晴拭一拭眼角的泪,望着面有惊色的瑕月道:“如何,现在娘娘肯相信臣妾了吗?”

  “这不可能……不可能……”瑕月喃喃说着,摇头道:“明明就是你加害永琰,怎么可能是助孕的药,不可能!”

  夏晴一字一顿地道:“臣妾从来……从来都没有害过任何人!”

  那拉瑕月,终于让我盼到这一天了,你放心,我不会取你的性命,只会让你一点点失去所拥有的东西,让你生不如死!

  弘历脸色阴沉如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废瑕月后位,早在册封之时,他就应允过……应允过什么……

  记忆再次出现断篇,令他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当初应允过什么,唯一清楚的是,他并不想瑕月搬出坤宁宫reads;。

  就在这个时候,小五再次匆匆走了进来,神色慌忙地道:“皇上,奴才在内殿紫檀衣柜的最上格发现了这个。”

  待得看清小五手中的东西,弘历脸色悚变,较之刚才更加难看,小五呈上来的不是其他,而是三个布偶,在这每一个布偶的胸口都贴着一张纸,上面各写了一个生辰八字,在每一个布偶身上都插着几十杖细长的银针,令人不寒而栗。

  在认出那三个生辰八字,弘历盯着夏晴的神色狰狞似要噬人一般,用力将布偶扔到夏晴脸上,声音森冷地道:“这个你又如何解释?”

  夏晴脸庞一阵刺痛,待得看清掉在地上的东西后,她神色大惊,连连摇头道:“臣妾不知道这是什么,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不是臣妾的。”

  弘历怒极反笑,“东西是从你寝宫的柜子里搜出来的,你却说这不是你的?”

  夏晴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寝宫中怎么会出现这几个巫偶,急切地道:“当真不是臣妾的,而且……这上面写的几个生辰八字臣妾也不认识。”

  “不认识?”弘历连连冷笑,下一刻,上前狠狠一掌掴在夏晴脸上,阴声道:“你不知道是吗,好,朕告诉你,这三个生辰八字,分别是皇后、永璂还有永琰;皇后没有冤枉你,你果然因为永瑆的死心怀恨意,要置皇后他们于死地!”

  夏晴顾不得脸颊的疼痛,用力摇头道:“没有,臣妾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这几个巫偶一定……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在臣妾寝宫中,借以陷害臣妾!”

  巫术与蛊术,是宫中最忌讳的东西,一旦发现有人与之有关,必会处死,不可以……她还没有报仇,还没有令瑕月生不如死,她不可以死……

  她不明白,今日之事,本该是她给瑕月设下的一个圈套,为何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当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陷害?”弘历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谁陷害你,皇后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