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十七章 谎言

  良嫔等人相互看了一眼,虚笑道:“娘娘说的是,娘娘放心,臣妾们一定会设法将娘娘救出来。”

  “有诸位妹妹这句话,本宫就放心了。”她虽然已经成为阶下囚,却依旧自称本宫,因为她相信,不出半年,她便会踏出冷宫,再次成为无数人需要跪拜的贵妃娘娘,既然做了,她就绝不会失败!

  和嘉取了锦盒回来后,已是不见了吴氏她们,疑惑地道:“咦,丽嫔娘娘她们呢?”

  “她们有事先行离去了。”这般说着,夏晴取过和嘉手的锦盒将之打开,里面描金刺绣,华丽异常的嫁衣,夏晴小心翼翼将之取出,对和嘉道:“这是额娘亲手给你绣的嫁衣,原想等于你出嫁之时,给你一个惊喜,可是现在……额娘怕是看不到你出嫁了,所以把这件嫁衣给你,额娘每缝一针,都会祈求你平安幸福,相信这件嫁衣,一定会保佑你。”

  “额娘……”和嘉听得泪流满面,一边哭一边道:“额娘一定可以亲眼看到儿臣出嫁,一定可以!”

  夏晴抚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道:“额娘能不能看到不要紧,要紧的是你平安喜乐,自从你哥哥去后,额娘就只剩下你一人了。”

  “儿臣知道,额娘从来都是最疼儿臣的。”和嘉蹭着她的手掌,啜泣道:“儿臣只是想不明白,额娘您为什么要那样做,哥哥他并非十二哥所杀,你又何必……”

  夏晴打断她的话道:“额娘知道他没有杀永瑆,这份仇恨,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放下了。”

  和嘉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时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方才缓过神来,疑惑地道:“既然额娘放下了,为何还要用巫偶害皇额娘他们?”

  “没有。”夏晴摇头道:“那三个巫偶根本就不是出自额娘之手,十五阿哥得病,也并非因为这个,否则巫偶有三个,得病的何以仅仅只有十五阿哥一人?”

  “可是在烧掉那三个巫偶后,十五弟的病确实好了。”面对和嘉的言语,夏晴冷笑道:“他若不好,皇后娘娘如何置本宫于死地?”

  “皇额娘?”和嘉越听越糊涂,“额娘您到底在说什么?”

  “傻丫头。”夏晴抚着她柔软的青丝,“还不明白,十五阿哥的病,根本就是皇后一手炮制出来的,为的……就是可以彻底除去额娘!”

  和嘉大惊失色,连连摇头道:“不会的,皇额娘她不会这么做,这不可能!”

  夏晴神色悲切地道:“难道你宁愿相信一个与你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人,也不愿相信生你养你的额娘?”

  “不是。”和嘉连忙否认,“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皇额娘她怎么会那样做,如果她要害额娘,早在四年前,就……”

  夏晴接过话道:“那是因为她当时根本没有证据,所以才来个顺水推舟,故意说放过我;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后悔了,一直想要加害于我,只是我防得严才没有让她得逞,可惜,百密一疏,我没有想到知春竟是她派在我身边的内奸;更没想到,她居然狠的利用十五阿哥来施苦肉计。”

  “知春……苦肉计……”和嘉喃喃重复了她的话,道:“额娘您说清楚一些,儿臣听不懂。”

  夏晴徐徐道:“额娘没有做过巫偶,而能够自由出入额娘寝宫的,除了你,便只有小寿子、翠竹还有知春,你说那巫偶是何人所放?”

  和嘉艰难地吐出两个字,“知春?”

  夏晴轻吸一口气,道:“不错,除了她,额娘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

  这几年,知春在永和宫当差,夏晴曾让她去照顾过一阵子和嘉,那会儿正好和嘉生病,正是知春日日煎药,并且一口一口地喂她喝下,遇到和嘉心情不好不肯喝药的时候,还会变着法子说笑逗和嘉开心,和嘉怎么也无法相信,知春竟然会加害额娘,且还是用那样恶毒的法子。

  夏晴看出她的心思,道:“额娘知你不信,这次若非亲身经历,额娘也不相信自己一番好意,竟然是引狼入室。”停顿片刻,她冷笑道:“瞧着吧,永和宫上下只有一人会无事,那个人就是知春,因为她有皇后这个靠山!”

  和嘉努力理着思绪,道:“那……那儿臣现在就去将这件事告诉皇阿玛?”

  夏晴摇头道:“没用的,你皇阿玛如今认定一切是额娘所为,又哪里会相信你的话;额娘与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出嫁之前一定要小心皇后,千万不要被她的假面具所迷惑,额娘不希望连你也有事。”

  和嘉正要说话,小五走了进来,道:“时辰到了。”

  一听这话,和嘉连忙道:“不要,五公公,你让我再与额娘说会儿话,一会儿就好。”

  小五低头道:“奴才之前已是破例,还请公主不要再为难奴才了,否则皇上怪罪下来,奴才可担待不起。”

  “可是……”夏晴打断和嘉的话道:“好了,别难为他了,好好收着这件嫁衣,等你穿上它的时候,记得让人来冷宫报个信,让额娘也高兴高兴!”

  “不要!”和嘉紧紧抱着夏晴,刚刚止住的泪又再次流了下来,“我不要额娘去冷宫,不要!”

  夏晴哽咽道:“额娘又何尝想去,可是这事不是你或者额娘能够决定的。”她一遍遍地抚着和嘉的脸庞,“以后额娘不在你身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喜欢什么花,就让宫人去摘,别自己登高攀低的,知道吗?”

  和嘉被她说得伤心不已,泣道:“儿臣知道,儿臣以后什么都听额娘的,只求额娘别离开儿臣!”

  “傻孩子。”因为宫人的拉扯,夏晴不得不收回抚着和嘉脸颊的手,努力忍着眼的泪哑声道:“额娘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若你真想额娘了,就来冷宫,虽说见不了面,但能够隔着门说说话也好。”

  一听这话,和嘉哭得越发伤心,不断求小五不要带夏晴走,可惜在圣旨如山,岂是她所能更改的,只能一边哭一边送夏晴去冷宫,在冷宫门关上的那一刻,和嘉跪在哭得几度喘不过气来,直至天色暗下,方才抹着泪离去。

  夏晴一直都站在那扇门后面,直至听不到和嘉的哭声后,方才往那几间破旧的殿宇行去。

  和嘉,虽然额娘并没有放下你哥哥的仇恨,但那几个巫偶确实不是额娘做的,额娘并没有骗你!

  恨吧,替额娘恨下去吧,一定不可以放过那拉瑕月!

  隔壁老王手机请访问: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