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十九章 借力

  夏晴冷笑地道:“你来,不就是为了取我性命吗?否则郑九怎会突然将你调来冷宫。 ”

  听得这话,宫人笑一笑道:“你想多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取你性命,这饭菜更加没有你所说的毒物,赶紧吃吧,我待会儿来收东西。”

  在盯着他离去后,夏晴将东西端入她自己的屋子,说是屋子,其实就是四面墙加一个屋顶,除了一张床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从袖取出一枝银簪,将之一一插入饭菜之,这是被除去环簪之前,她特意藏起来的,银物对毒性最是敏感,一旦有毒,就会立刻变成青黑色,这也是她特意藏起银簪的原因,从踏进冷宫的那一刻起,每样东西入口之前,她都会先用银簪试毒,她可不想自己不明不白死在冷宫之。

  “奇怪,竟然真的没有下毒?”在试过最后一个菜后,银簪依旧亮闪如刚才,并未有一丝发黑。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这个念头刚一出来,便被夏晴否决,不论是瑕月还是胡氏,皆对自己恨之入骨,即便自己已经落得废黜冷宫的下场,她们恐怕依旧不满意,非取自己性命不可,郑九将他手底下的人突然调来这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冷宫就是最好的证明。

  应该是想等过自己放松戒备之时再行动手,呵,她不会让那拉瑕月如愿的,她一定会活着离开冷宫,一定会!

  这个时候,知春正在命宫人将晚膳一一摆上膳桌,待得皆准备好后,她走到暖阁,对正在看书的瑕月道:“主子,可以用膳了。”

  瑕月应了一声,在将翻开的那一页看完后,搁下书卷随知春来到偏殿,刚净手拿起金筷,便看到齐宽走了,在打个千儿后,他道:“主子,奴才刚才去了趟敬事房,听成总管说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哦?”瑕月柳眉微挑,道:“可是与那家绸缎庄有关?”

  “是。”齐宽应了一声,道:“虽然绸缎庄依旧没有什么问题,但王阿力、夜秋、季喻,这三人在这一个月里,分别去了一趟绸缎庄,每一次的间隔都恰好是十天。”

  知春轻声念了一遍齐宽所说的名字,道:“我记得这三人,分别是丽嫔、良嫔,还有兰贵人的宫人,他们去绸缎庄做什么?”

  “表面看来,是去买绸缎,因为每次他们进去,出来的时候,都会买了几尺绸缎,但暗跟踪的人,却发现他们在走出一段路后,会将买来的绸缎扔掉或者随手送人,三人皆如此,无一例外。”

  锦屏皱眉道:“这么说来,买绸缎只是掩护,他们去绸缎庄是别有目的。”

  “应该就是这样。”这般说着,齐宽面有疑色地道:“但那家绸缎庄我也去过,确实没什么奇怪的,王阿力他们又能去做什么?”

  “十天……十天……”知春喃喃重复着这两个字,突然眼皮一跳,急急道:“主子,奴婢想起来了,夏氏还在永和宫的时候,每个月的初一,夏氏都会放小寿子一天假,让他出宫看望家人,虽然小寿子平常偶尔也有出宫,但初一则是惯例,差不多有将近两年多的时间了;如今想来,小寿子每月初一出宫并非回去看望家人,而是去绸缎庄?”

  “两年多……”瑕月闭目轻叩食指,“笃笃”一下接着一下,良久,她倏然睁开眼,道:“本宫若是没有记错,皇上性子开始沉溺女色,性子大变,亦是从两年多前开始的。”

  锦屏道:“这么说来,皇上性子突变,真的与夏氏有关?”

  “如今说这些,还言之过早。”这般说着,她将目光转向齐宽,“你立刻去一趟敬事房,告诉成祥,从现在起,让他派人日夜盯紧绸缎庄,一旦发现异常,就立刻告之本宫。”

  齐宽答应之余,又道:“其实最好的法子,是去绸缎庄搜查,可惜咱们现在无凭无据,又不方便出面,无法搜查。”说着,他试探道:“主子,和亲王不是有许多护卫吗,要不然……请他帮忙,然后趁夜派护卫进绸缎庄调查。”

  瑕月思忖片刻,道:“与其偷偷摸摸去搜,倒不如光明正大的去。”

  齐宽为难地道:“奴才倒也想,可就算是和亲王,也不能随意搜查别人的地方。”

  “不必麻烦和亲王。”在齐宽等人不解的目光,瑕月徐徐道:“京城虽然是天子脚下,但也不见得就比其他地方太平,经常会有一些贼盗来京城行事,或偷窃或勒索,甚至还有杀人害命的;官府在追缉这些人时,往往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有一些甚至一直都抓不到。”

  锦屏点头道:“这样的人有很多,奴婢上次出府的时候,还看到官府悬赏缉拿一名盗匪,听说他偷了一位工部一位大人的翡翠玉杯,已经悬赏一个月还没有抓到人;可这与咱们的事情有何关系?”

  瑕月笑一笑道:“如果这会儿有线索说,那名盗贼藏身在那家绸缎庄,你们说顺天府会怎么做?”

  锦屏不假思索地答道:“自然是派衙差去搜查!”

  听得这话,齐宽与知春对视了一眼,道:“我们明白了,主子是想借顺天府之手,搜查绸缎庄?”

  瑕月颔首道:“不错,以官府搜查盗匪之名,既可以搜查绸缎庄,又不会令他们怀疑到我们。”

  虽然知春亦觉得这个法子不错,但仍有一点疑虑,“可就算顺天府当真发现了什么,一来他们未必会留意;二来,他们也不会主动告之我们。”

  “这一点本宫也想到了,本宫自会安排下去。”见她这么说,知春亦不再多言,舀了一碗汤递给瑕月,“主子您快些用膳吧,说了这么久,膳食都快凉了。”

  瑕月喝了几口,道:“锦屏,你找人接触一下承乾宫、永寿宫的宫人,看是否有心不在一处的宫人,或许可以借其打听出丽嫔她们从绸缎庄取来的究竟是何物。”承乾宫与永寿宫分别是丽嫔与良嫔的居处,至于吴氏,她住在承乾宫的沁兰轩。

  隔壁老王手机请访问: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