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十一章 神像

  在这群衙差往顺天府行去的时候,王富贵并未如他所言的去步兵衙门,而是踏进了十二贝勒府,永璂正等在里面,一看到他进来,连忙道:“如何,可有查到什么?”

  王富贵垂目道:“回十二贝勒的话,从表面上看,那家绸缎庄里并无异常。”

  “表面?”永璂蹙眉道:“听你这话,仿佛发现了什么?”

  王富贵点一点头,将拿在手里的那尊神像递给永璂,“卑职在绸缎后面发现了这尊古怪的神像,掌柜说是前任主人留下来的,他无处安放才会摆在那里,但卑职发现他说这话时,神色有些紧张,恐怕并非他所言的那样,所以卑职随意寻了一个借口,将之讨了过来。”

  永璂仔细打量着这尊陌生的神像,除却觉得怪之外,再看不出其他异常,随手搁在一旁,道:“还有其他发现吗?”

  “有。”王富贵颔首道:“卑职等人离开时,掌柜与伙计正将绸缎放回到柜子上,如果他当真以卖绸缎为生,应该会很紧张仔细那些绸缎才是,但他的动作却极为随意,毫不在意那些缎子会否被勾到。”

  “如此看来,这个掌柜的确实大有问题。”点头之余,永璂又道:“另外,我也发现一件怪异之事,那名掌柜并无家眷同住,只他一人而已,但每日所买的菜却差不多足够三四个人同用,我怀疑,除了那个伙计之外,绸缎庄中还有其他人。”

  王富贵摇头道:“这不可能,卑职今日将所有地方都搜遍了,甚至连四面墙壁也一一敲打过,并无夹层。”

  永璂知道他做事一向认真,既然说搜遍了,就一定是搜遍,不会随口敷衍自己,但那多于正常用量的菜又如何解释?难道只是掌柜的贪嘴好吃?

  正当永璂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王富贵忽地道:“卑职想起来了,还有一处地方没搜。”

  永璂精神一振,连忙道:“何处?”

  王富贵徐徐吐出两个字来,“地下!”

  永璂一怔,旋即明白了过来,“你是说……地窖?”

  王富贵点头道:“若有一处地方藏了人,而卑职又没搜到的话,那就只剩下地窖了。”说着,他懊恼地道:“也怪卑职糊涂,想到了墙壁怎么就没想到脚下呢。”

  永璂摇头道:“是对方太过狡猾,怪不得你。”

  王富贵亦知后悔无用,逐道:“那现在怎么办?可要卑职再带人去搜一次?”

  “你们才刚刚去过,若是再去,怕是会引起那掌柜的怀疑,皇额娘在交待这事之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可以打草惊蛇。”他想了一会儿,道:“你且先回步兵衙门,我进宫去见一趟皇额娘,看她怎么说。”

  “好,贝勒父若有什么差遣,只管告之卑职,卑职与郑落定当尽力而为。”王富贵的话令永璂心中一暖,虽然济南之行,几次险死还生,但亦结识了可以性命相托的王富贵二人,真是应了那句话:祸兮,福之所倚。

  永璂拍着王富贵的肩膀笑道:“放心,我一定不会与你们客气,不早了,快回去吧。”

  在送走王富贵之后,永璂亦赶到紫禁城,沿着那一条他再熟悉不过的路来到坤宁宫,进去的时候,瑕月不知在想什么事,连他进来了也不知道,还是知春提醒了一句,方才回过神来,慈爱地道:“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永璂笑道:“这个时辰,自然是来陪皇额娘用晚膳的。”顿一顿,他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要与皇额娘说。”

  瑕月笑一笑道:“可是去过那家绸缎庄了?”

  永璂敛了笑意道:“是,儿臣照着皇额娘的吩咐,让王富贵假借有乱党之说,与顺天府尹一起去绸缎庄搜查,结果只搜到一尊古怪的神像。”

  待得他将事情细叙了一遍后,瑕月道:“可有将那尊神像带来?”

  “没有,不过儿臣记得它的样子,可以画给皇额娘看。”随着这话,永璂命齐宽取来文房四宝,将王富贵交给自己的那尊神像分毫不差的画了出来。

  瑕月看过后,道:“这个神像倒真是奇怪,本宫从未见过。”

  齐宽凑过来看了一番,道:“奴才小的时候,曾在家乡看到有些人供奉一些寻常没见过的神像,奴才当时不知,等长大一些,方才知道他们供奉的是邪神。”

  锦屏疑惑地道:“邪神?那是什么东西?”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总之是一些不太好的神。”说着,他对瑕月道:“奴才怀疑,从绸缎庄中搜出来的神像,也是一尊邪神,而那家掌柜,则是邪神教徒。”

  瑕月微一点头,对永璂道:“你认为绸缎庄很可能有地窖的存在?”

  “从种种迹像来看,绸缎庄并不止掌柜与伙计二人,可是王富贵找遍了四处,都没有发现任何人,除了地窖,儿臣实在想不到别处;顺天府的招牌已经打过一次,短时间内不宜再打,所以儿臣打算让王富贵趁夜潜入绸缎庄搜查,不知皇额娘意下如何?”

  瑕月思忖片刻,道:“眼下看来,也只有这个法子了,你尽快查清楚,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永璂一惊,脱口道:“可是又出什么事了?”

  齐宽道:“十二阿哥不必担心,并非什么坏事,而是皇上刚刚下旨,定于本月二十六日,第四次巡视江南之地,应该明日一早就会喻晓各处了。”

  永璂愕然道:“如今已经初九了,只剩下半个多月,这如何能够筹备齐全?”

  “其实你皇阿玛早就有意再次南巡,也一直有让礼部在准备,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宫中出了许多事情,这才一直压了下来;如今见风波已定,便重提南巡之事。”

  “原来如此。”这般说着,永璂道:“皇额娘放心,儿臣一定会在南巡之前,查清楚绸缎庄的底细,另外……”

  瑕月等了一会儿不见永璂说下去,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在皇额娘面前无需避忌。”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