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十九章 一刻钟

  未过多久,那人就开始出现瑕月所说的症状,令人望之生畏,而永和宫更是第一次出现了蛇的踪迹,一条接着一条,令人害怕不已,直至那人死去后,那些蛇方才散去,再也不敢打这瓶的主意。

  夏晴警惕地盯着瑕月,“你想做什么?”

  瑕月微微一笑,迎着她的目光,一字一句道:“很简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一听这话,夏晴心中骇然,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慌声道:“你疯了不成,此蛊无法控制,若你在此弄碎,保不准就会钻进你自己体内,要了你的性命。”

  知春冷笑道:“你控制不了,不代表别人也控制不了,记得陶神医吗?他已经制出了避免被生蛇蛊钻身的药粉;夏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若再不说实话,将会受生蛇蛊噬身之痛!”说话间,齐宽已是取过瑕月掌心的药丸,并从袖中取出一把小银刀。

  夏晴身子微微发抖,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当日那名宫人死去的惨状,至今仍历历在目,即使是她,也不禁心中害怕。

  瑕月敛一敛花式繁复的袖子,淡然道:“如何,可以说了吗?”

  夏晴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颤声道:“别以为这样就能吓住我,那拉瑕月,你死心吧,谁都救不了弘历,他一定会死,不过在那之前,他会先心智失常,杀了你与永璂那个孽种!”

  齐宽摇头道:“十一阿哥已经死了,就算你杀再多的人,他也不可能活过来,你这又是何苦呢?再说,十一阿哥若知你为他滥杀无辜,他在天之灵也不会……”

  “住口!”夏晴厉声打断他的话,“你没有资格提永瑆,他与我一样,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人,只有杀了你们,他才会真正安息。”

  瑕月凉声道:“看来,是没必要再说下去了,开始吧。”

  “是。”齐宽应了一声,将银刀搁在药丸上,随着劲力的贯注,药丸渐渐出现裂痕,见到这一幕,夏晴连忙往外奔去,想要逃走,然没跑几步,便被知春与锦屏二人擒住,无法离开。

  眼见药丸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夏晴急忙大叫道:“皇后要以蛊术迫害我,快来人,来人啊!”

  瑕月抬手取下簪子挑一挑乌黑蜷曲的灯芯,漫然道:“冷宫位处紫禁城最偏远的角落,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至于冷宫中的人,都已经睡得不省人事。”

  夏晴恶毒地咒骂道:“那拉瑕月,你以这么恶毒的手段害我,一定会有报应,不得好死!”

  望着变得明亮了一些的烛光,瑕月抬眼笑道:“只要可以救得皇上,就算本宫粉身碎骨,下地狱受百世之苦又如何。”

  “咔嚓!”在她们说话之时,早就已经布满裂痕的药丸终于彻底碎开,露出里面细如发丝的生蛇蛊。

  在短暂地迟滞后,与之前一样,生蛇蛊抬起头,面朝之人,正是离它最近的齐宽,虽然之前已经试过药效,证明陶安的药确实可以避免被生蛇蛊上身,但对着它,齐宽还是觉着渗得慌;所幸它很快就将头转向了夏晴,后者知道生蛇蛊这是盯上了自己,赶紧死命挣扎,莫说,这一番挣扎之下,还真让她挣开了,赶紧一边捂住口鼻一边往外奔去,可惜为时已晚,细如发丝的生蛇蛊朝她射来,落在她的手背上,未等她反应过来,忽地眼睛一疼,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一样,垂目看去,手背上已是没有了生蛇蛊的踪迹,糟糕,难道是从眼睛钻了进去,这该死的东西,怎么无孔不入,早知这样,她早早就应该将其给扔了,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一想到它会在自己体内长成蛇或者肉鳖,四处乱咬,并引其它蛇类来此,便觉得后脊阵阵发凉。

  瑕月走到她身前,冷声道:“生蛇蛊已经钻入你体内,再过不到一刻钟就会发落,除非服下抑制之药,否则……至死方休!”

  夏晴面色狰狞地道:“那拉瑕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话音未落,瑕月已是攥了她的下巴道:“你活着的时候本宫都不怕,何况是死后,夏晴,趁着这会儿还有时间,好生想一想,是想死还是想活!”

  夏晴死死抿着唇,她筹谋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要她就此放弃,从此看着弘历与那拉瑕月继续为帝后,实在不甘心,可是生蛇蛊……又实在太过吓人,她……究竟该怎么办?

  一刻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快就差不多到了,知春催促道:“夏氏,你若再不决定,就算真有药也救不了你。”

  从刚才起,夏晴眼里的挣扎就没有消失过,她既不想让瑕月他们好过,又惧怕生蛇蛊发动时生不如死的折磨,不知如何决择。

  瑕月抚着鬓边的珠花,似笑非笑地道:“如何,想好了吗?”

  夏晴咬牙道:“真的有药可以抑制生蛇蛊?”

  “当然。”瑕月颔首道:“只要你说出加害皇上的药,本宫就立刻给你抑制之药,一年一服,生蛇蛊将永远不会发做。”

  夏晴点头道:“好,那我就告诉你,皇上他……”正当瑕月侧耳倾听之时,她突然神色一变,张嘴往瑕月脸上咬来,幸好齐宽见机快,及时将瑕月推开,避开了夏晴啃咬,但他自己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夏晴一口咬中肩膀,竟然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知春一边让锦屏扶着瑕月,一边取出帕子绕过胳膊紧紧绑住齐宽的伤口,以阻止鲜血继续流出。

  那厢,夏晴吐出从齐宽身上咬下来的肉,朝瑕月扑去,锦屏护在瑕月身前,与她扭打起来,夏晴张开沾满了鲜血的嘴,朝着锦屏胳膊咬下去,不过这一次,还没等她咬到,脖子便突然被一根绳子套住,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去,趁此机会,锦屏赶紧逃开。

  拿绳子勒住夏晴的正是齐宽与知春,后者厉斥道:“你好生恶毒,难道你真不怕生蛇蛊临身之痛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