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十章 一念之间

  夏晴用力抓着勒住自己脖颈的绳子,盯着瑕月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真有抑制生蛇蛊的药吗?没有,你根本就是为了骗我说出下给弘历的药,否则之前就算是受尽生蛇蛊噬身之痛,我也绝不会让你如愿以偿;我死之后,当化身厉鬼,在这紫禁城中看你与弘历怎么死!”停顿片刻,她又冷笑道:“对了,还有永璂与永琰,等弘历丧失人性的时候,一定会连他们也杀!”

  知春恨地道:“你这毒妇,你只记着十一阿哥的死,可曾想过这二十多年来,主子是怎么待你的,要不是主子,你哪里还能活到今日,恩将仇报!”

  夏晴狞笑道:“差点把你这个贱婢给忘了,想我机关算尽,最后竟然毁在你这个贱婢手中,引狼入室,真是一点也不错;你帮着那拉瑕月害我,待我死后,一定不会忘记来索你的命!一定!”

  “你……”知春待要再言,被瑕月抬手阻止,烛光下,她的脸庞阴冷如数九寒冰,“她心已入魔,纵然你说再多,她也听不进一个字。”

  “你知道就好。”说到此处,夏晴忽地笑了起来,“有那么多人为我陪葬,死也值得!”

  “那和嘉呢,你也想要她陪葬吗?”这句话令夏晴笑容一滞,死死盯着瑕月,惊恐地道:”你想要做什么?”

  瑕月微微一笑,“和嘉正值青春妍丽,本宫一直想着替她择一门好亲事,若是在此之前,被人用蛊虫害了性命,那就太可惜了。”

  夏晴听得浑身发抖,颤声道:“你竟然想用生蛇蛊害和嘉,她与此事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可以这么对和嘉,不可以!”

  瑕月面无表情地道:“在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的,夏晴,你好不容易将和嘉养的这么大,想必也不想看到她横死吧。”

  夏晴紧紧咬着唇,“和嘉是你亲眼看着长大的,你怎可以如此待她!”

  瑕月冷笑道:“永璂与永琰何尝不是你亲眼看着长大的,既然你能那样待他们,本宫又为何不能?你狠,本宫可以比你更狠!”

  正当夏晴犹豫不决之时,腹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腹中横冲直撞一样,低头看去,只见原本平坦的腹部不时凸现,隔着衣裳也能够清晰看到,像是身怀六甲时的胎动,但要比那个利害许多。

  生蛇蛊,一定是生蛇蛊发作了!

  夏晴痛得倒在地上不断翻滚,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那种痛楚真正发作的时候,还是令她难以承受;那个东西不时在腹腔,不时在胸腔,每一次钻动都带来无法言喻的痛楚,除此之外,脑袋也是痛得像要裂开一样,何谓生不如死,她这次算是体会到了!

  夏晴一边痛苦地叫着,一边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啊!,我受不了了,啊啊!”

  齐宽捂着肩上的伤口,上前道:“你若想得个痛快,就告诉我们,究竟对皇上用了什么药,要如何解除!”

  夏晴不停地哀嚎打滚,却始终没有回答齐宽的话,显然一直到现在,她还不肯放过弘历与瑕月。

  瑕月垂目盯着她,冷声道:“和嘉是生是死,皆在你一念之间,本宫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了。”

  “那拉……瑕月,你这个毒妇……毒妇!”夏晴恨之欲狂,可除了诅咒之外,如今的她,再也做不了什么。

  站在门边的知春侧耳听了一阵,走到瑕月身边,低声道:“主子,奴婢刚才听到外面有声音,应该是蛇受了生蛇蛊的召唤而来;一旦内外夹攻,夏氏很快就会死,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关紧窗门,暂时不要让它们进来。”在吩咐了知春一句后,她对尚在哀嚎的夏晴道:“蛇已经聚集在门外,只要一开门,它们立刻就会蜂拥进来,啃你的肉,饮你的血,与现在相比,还要痛苦数倍;只要你说出对皇上所用的药,本宫可以立刻解除你的痛苦,否则……不止你要万蛇噬心而亡,就连和嘉也是,本宫说到做到!”

  夏晴虽然被恨意蒙蔽了心智,但和嘉到底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不忍后者与她一样,受生蛇蛊的折磨,死命咬牙忍住体内的痛楚,道:“是否……我告诉你,你就真的会放过和嘉?”

  “若非万不得已,本宫也不想加害和嘉。”面对瑕月的话,夏晴艰难地道:“好,你……你发誓,永远……不得伤害和嘉,否则……不得你不得善终,永璂亦会遭横死!”

  锦屏斥道:“主子说了不会就一定不会,你以为谁都像你,满口谎言吗?”

  夏晴没有理会她,只死死盯着瑕月,“你若不答应,拼着鱼死……鱼死网破,我也不会告诉你……一个字!”

  后者思及情况越来越不对的弘历,终是点头道:“好,本宫答应你,本宫绝不伤害和嘉,若有违誓,就让本宫与永璂终不得善终!”

  “好!”夏晴忍痛道:“我用在弘历身上的,并不仅仅是药,还有……巫术!”

  瑕月早已听永璂说过地洞中发生的事,包括方师等人匆匆一提的“巫术”二字,看来这一次,夏晴所言非假。

  在她思索之时,锦屏已是惊声道:“你竟然对皇上用巫术,难怪这几年皇上性子变得古怪异常。”

  瑕月追问道:“说,要如何解除你下在皇上身上的巫术?”

  夏晴一边翻滚哀嚎,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解这个巫术,就一定要找到施巫术之人,也就是逃走的那个方师。

  眼见绕了一大圈,竟然又回到原点,齐宽焦急地道:“主子,这方师已经不见了踪影,可如何是好?”

  “方师不见了?”夏晴一怔,旋即发出尖利又痛苦的笑声,“天意,真是天意,连……连老天爷也不想让弘历活着,哈哈哈!”

  “闭嘴!”锦屏踹了夏晴一脚,道:“主子您别太担心,天下之大,莫非皇土,一定可以找到方师等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