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十九章 第四人

  永璂去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方才回来,亏得天热,这膳食还没有凉却,不过他却迟迟未再下筷,脸色瞧起来也不太好看。

  和嘉一边喝汤一边道:“十二哥你为何不吃了,还有你刚才出去做什么啊?”

  “没什么,一点小事罢了。”说着,永璂搁下筷子道:“我吃饱了,你们两个多吃一些。”

  和嘉喝过最后一口汤,道:“我吃了一整碗饭,又喝了碗汤,实在吃不下了。”说着,她弯眼笑道:“要是每天都在皇额娘这里用膳,不出一个月,我就变成一头小胖猪了。”

  说话的功夫,永琰也吃完了,迫不及待地拭了拭小嘴,便拉着和嘉的袖子道:“三姐,我们再去玩空竹。”

  相较之下,和嘉更想知道永璂刚才出去做什么,不过看永璂这态度,就算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逐答应了永琰的要求,与他去了外面玩耍。

  在目送他们离去后,瑕月道:“出什么事了?”

  永璂低声道:“是通州那边传来的消息,他们守着紫晶玉莲终于等到了方师几人,但只抓了两个小卒,被那个方师逃了,他们这会儿正在通州搜寻,一有消息就会立刻快马传书。”

  瑕月颔首道:“方师是整件事情当中最重要的那一个,一定要将他活抓。”

  “皇额娘放心,儿臣知道怎么做。”顿一顿,永璂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道:“这就是他们给皇阿玛所下之药的方子,从那两个小卒口中逼问出来的,可惜他们对巫术一无所知。”

  瑕月看过药方后,交给知春收起,见永璂愁眉不展,她微笑道:“别太担心了,你皇阿玛一定会没事的。”待得永璂点头后,她又道:“好了,你今日也很累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嗯,皇额娘也早些歇着。”在永璂离开后不久,和嘉亦回了她的快雪轩,正当瑕月坐在水银镜前,由知春替自己卸妆梳洗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笃笃”的叩门声。

  “奇怪,这么晚了还有谁来?”知春低语一句,搁下手里的珠钗过去应门,过了一会儿,她回头道:“主子,是齐宽,说有事情禀报。”

  “让他进来吧。”随着瑕月的话,齐宽走了进来,在他手上,还捧着一件衣裳,“主子,奴才刚才回屋之后,发现有人曾进过奴才屋子。”

  瑕月秀眉微挑,“少了什么东西?”

  “什么都没少,就唯独发现一件衣裳被动过了。”听得这话,知春玩笑道:“这个贼倒有趣,不偷金银财物,唯独翻你齐公公的衣裳,难不成是看上你了?”

  瑕月被她引得一笑,随后道:“这个贼倒真有些奇怪,看你捧着这衣裳过来,想必动的就是这件了。”

  “是。”这般说着,齐宽将衣裳抖了开来,神色异常凝重地道:“这件衣裳是奴才当夜陪主子去冷宫处死夏氏时所穿,换下洗过后就收起来了,直至这次到行宫准备拿出来换的时候,方才发现底下有一个缺口,应该是不小心勾住,或者……被夏氏撕下来的;因为之前有事,所以来不及扔,哪知等奴才再回去的时候,就发现有人动过了。”

  和嘉在翻看这件衣裳的时候,正在永琰回来,在外面呼喊不停,匆忙之间,她随手将衣裳塞了回去,未曾恢复如原样,原以为这么一点小异常不会有人发现,岂料齐宽心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听到这里,原本当成一件玩笑事来听的知春脸色倏然一变,“你是说,有人专门为了这件衣裳而来?”

  “不错。”齐宽应了一声,望着瑕月道:“奴才怀疑……有人不相信夏氏自尽,故而暗中调查,并且已经查到了咱们这里。”

  知春拧眉道:“会有心思关心夏氏死活的,应该只有良嫔、丽嫔、兰贵人这三个,可是她们今儿个并未来过昭阳殿,且昭阳殿四处都有人守着,她们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齐宽屋中?”

  瑕月盯着桌上的纱灯,徐徐道:“或许……还有第四个人。”

  “第四个?”知春紧紧皱着双眉,却怎么也想不出这第四个是何许人,就在她想要出声询问之时,忽地眼皮狠狠一跳,急急道:“今日和嘉公主曾与十五阿哥在那里玩耍,难不成是……是和嘉公主?”

  齐宽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脱口道:“不会吧,我从未听她问起过夏氏之事。”

  知春张口欲言之时,耳边已是响起瑕月的声音,“有时候越是不问,就牢牢越是记在心中。”

  “那现在……”不等知春问下去,瑕月已是道:“不管是不是和嘉,你们都暂时当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在和嘉面前露了痕迹。”

  在二人答应后,瑕月起身去了永琰屋中,后者虽已换了寝衣,但还在把玩那个空竹,不亦乐乎,瞧见她进来,忙奔过来道:“皇额娘,儿臣会抖空竹了呢,您看着。”

  空竹在永琰小小的手掌之间上下飞舞,虽然还不熟练,但已经有模有样了,在他停下来后,瑕月抱着他道:“抖得很好,下回皇额娘生辰之时,你来表演好不好?”

  “好啊!好啊!”待得永琰高兴得答应后,瑕月开始试探着问起了他今日与和嘉的行踪,永琰回答时,瑕月明显察觉到有几次停顿,且神色也有些不太对,显然他隐瞒了一些事情。

  瑕月没有追问,对她来说,永琰的隐瞒已经足以说明问题,她抚着开始打哈欠的永琰道:“很晚了,快睡吧,明儿个再玩空竹。”

  永琰点点头,上床之后很快就沉沉睡去,望着他熟睡的脸庞,瑕月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今夜之后,除了弘历还有丽嫔等人之外,她又多了一个要担心与提防的人。

  和嘉……想到她一边与自己亲昵撒娇,一边暗自进齐宽屋中搜寻,瑕月便觉得阵阵心凉,从何时开始,这个孩子也开始变得如此有心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