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十八章 难以接受

  “恨皇阿玛……”和嘉喃喃重复着这句话,下一刻,她已是道:“额娘与皇阿玛同床共枕二十多年,怎可能会恨他。Zi幽阁wwW.ZIyouge.cOM”

  瑕月吃吃一笑道:“是啊,怎可能会恨他,可偏偏事实就是她恨皇上,恨得要置皇上于死地!”

  “你胡……”后面那个字还未出口,瑕月已是打断道:“今夜所言,本宫若有一字虚言,就让本宫受凌迟之刑而死!”

  和嘉没想到她会发下如此狠誓,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言语才好,只能怔怔地看着瑕月,后者续道:“一个人,一旦恨起来,就会变得无情且极端,夏晴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当年,永璂遭遇黑熊,永瑆为救他而丧命,从那以后,夏晴就开始走上了一条极端的道路,她觉得本宫、永璂还有皇上都欠了她,一门心思想着报复;四年前,她被本宫揭穿了阴谋,为求活命,逐假意悔改,实则暗中以巫术加害皇上,令他心性大变,沉溺于酒色之中,身子更是一日不如一日。”

  “巫术?”和嘉难以置信地道:“额娘怎么可能懂这种东西。”

  永璂道:“夏氏不懂,但白莲教的人懂。”

  和嘉蹙眉道:“你是说,在永庆寺出现的那些刺客?”

  “可以这么说,夏氏不知用什么法子,找到白莲教的人,让他们用巫术还有药物迷惑皇阿玛,一直到现在,皇阿玛身上的巫术都未曾解,宋太医替皇阿玛仔细诊过脉,他说……”永璂咬一咬牙,痛苦地道:“皇阿玛撑不了太久了。”

  和嘉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今夜所听到的一切,比她过往十多年还要多,让她实在难以接受。

  “若夏氏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一丝悔改之念,本宫或许还会留她一条性命,很可惜,她没有。当日,本宫尚不知巫术一事,以为她仅仅只是对皇上下药,就去冷宫询问,她本不肯说,直至本宫用生蛇蛊逼问,她方才说出对皇上用的不仅仅是药,还有巫术,也是在那个时候,本宫知道了她与白莲教勾结。”瑕月深吸一口气,冷声道:“和嘉,若换了你是本宫,你还会允许夏氏继续活着吗?”

  “不!”和嘉用力捂着自己双耳,大声吼道:“你骗我!你骗我!额娘不会是那样的人,不会!”随着这句话,泪水汹涌而落,犹如决堤的河流!

  “和嘉……”永璂刚碰到和嘉的手,便被她用力挥开,“走开!你们母子联合起来骗我,都不是好人!”

  永璂叹道:“若我们真要骗你,何需等到今日。”顿一顿,他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事实就是事实,不论你接受与否,它都不会改变。”

  和嘉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哭着,其实她心里是明白的,瑕月没有骗她,只是……她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的额娘竟是一个这样的人!

  她不止骗别人,甚至连自己这个亲生女儿也骗,让她傻傻的以为一切都是皇额娘的阴谋,还一门心思想着替她翻案,洗刷所谓的冤屈。

  瑕月望着和嘉道:“给皇上下药的,除了夏氏之外,还有丽嫔、良嫔以及兰贵人,不过这三人并不知道这药会伤害皇上龙体,只以为是夏氏助她们固宠的药;虽然眼下丽嫔与良嫔死了,但兰贵人还活着,你若不信本宫的话,可以去问她。”

  “兰贵人……”和嘉喃喃念了几遍,忽地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奔去,瑕月知道她必是去找吴氏问个清楚,对永璂道:“和嘉现在情绪不稳,你去看着一些。”

  永璂也不放心和嘉一个人离去,听得这话,赶紧追了上去,正如瑕月所料,和嘉去了吴氏所住的兰轩。

  守在兰轩外的宫人瞧见和嘉与永璂过来,正要行礼,却见和嘉往里奔去,连忙拦住道:“公主留步,主子受了伤,皇上传下口喻,任何人不得打扰!”

  和嘉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找吴氏问清楚,哪里听得进这话,一把推开他们,“滚开!”

  宫人愕然不已,一直以来,和嘉公主都待人亲切,温和有礼,怎么这会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惊讶归惊讶,他们仍是挡在了和嘉面前,“公主真的不能进去,请回!”

  “我叫你们滚开啊,滚!”和嘉用力推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无奈她一个弱质女流,又哪里推得过两人,所幸那两名宫人不敢伤害她,一时僵在了那里。

  永璂暗自摇头,绕到那两名宫人身后,两记手刀准确无误地劈在那两名内监的后颈上,令他们一下子晕了过去。

  “他们差不多要晕上半个时辰,应该够你问话了。”面对永璂的话,和嘉没有说什么,只是快步奔了进去。

  吴氏被刀砍中了肩膀,虽然不足以要命,却也伤得不轻,虽然让太医开了有助于止疼的汤药,肩膀上仍是传来阵阵痛意,令她无法入睡。

  “呯!”门被大力推开的声音将吴氏吓了一跳,待得借着屋内的灯光,看清是和嘉与永璂后,满面疑惑地道:“你们来做什么?”说着,她看着二人身后道:“小方子他们应该守在门外的,怎么会任由你们进来?”

  和嘉没理会吴氏的话,只死死盯了她道:“我问你,你可曾给皇阿玛下过药?”

  吴氏眼皮一跳,连忙道:“你们胡说什么,我怎会给皇上下药,简直就是荒唐。”

  和嘉虽然这会儿心神甚乱,倒也没有完全失了理智,道:“我在额娘遗物之中,找到一封额娘留下的遗书,当中提到你与丽嫔、良嫔她们一直都在偷偷给皇阿玛下药,以此来固宠,是不是?”

  吴氏目光闪烁地道:“一派胡言,根本没这回事,我要歇息,你们快走,来……啊!”她正在唤宫人来将和嘉他们赶出来,受伤的肩膀忽地传来一阵伤口撕裂般的剧痛,低头看去,只见永璂不知什么时候,将手按在她的伤口处,疼痛正是由死而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