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三章 五日

  弘昼看了一眼仍在昏迷中的弘历,安慰道:“皇上是有福之人,一定可以平安度过此劫。紫You阁 w.ZiyouGE.com”

  “我知道。”在弘昼离去后,永璂道:“现在皇阿玛情况有所稳定,皇额娘您在这里陪了一夜也累了,回昭阳殿歇一会儿吧,还有贵妃娘娘也是,这里有儿臣守着。”

  和嘉附声道:“还有儿臣,我们会好好照顾皇阿玛,一有事情就去告诉您与贵妃娘娘。”

  “本宫没事……”瑕月话音未落,永璂便道:“皇额娘您这样不眠不休的陪着,怕是没等皇阿玛醒来,您就先熬坏了身子,到时候儿臣照顾谁好,谁又来主持大局;还有贵妃娘娘,且都回去歇,皇阿玛情况稳定,又有儿臣与太医们照看着,不会有事的。”

  在他们的一再劝说下,瑕月与胡氏一道离去,临行前一再叮嘱若有事情就即刻派人通传,不可延误。

  在瑕月二人离去后,弘昼回头道:“和嘉……”

  不等他说下去,和嘉已是道:“回去也是睁眼到天亮,还不如与十二哥一起在此照顾皇阿玛。”

  永璂明白她的心思,温言道:“放心吧,皇阿玛一定可以熬过这一关。”

  和嘉沉默片刻,道:“十二哥,皇阿玛知晓真相后,会不会气得不愿再理我。”

  “我说过,夏氏是夏氏,你是你,皇阿玛素来明白事理,断然不会迁怒于你,别胡思乱想。”

  和嘉上前握住弘历渐渐有开始恢复常温的手掌,“只要皇阿玛可以醒来,可以像以前一样,就算他从此不认我这个女儿,我也甘之如饴。”

  “傻瓜。”永璂像小时候一样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道:“都说否及泰来,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事情并没有像永璂所言的那样好转,相反,众太医开给弘历的药,药效正在渐渐转弱,一碗药的效力从之前的一天渐渐缩短到半日,甚至是四个时辰,且还在持续不断的缩短中。

  在这几日里,太医又一起开了几张方子,效果都不好,而在这几日里,弘历一起都没有苏醒过,反倒是发起了烧。

  众人心里都明白,弘历生还的希望在于白莲教之人,也只在于他们;在瑕月的逼问下,宋子华给出了一个期限——五日,若是五日之后,仍是解不了弘历体内的巫术,恐怕为时晚矣。

  不论瑕月他们如何焦急,此时此刻,除了等就只能在心里祈祷兆惠早抓到白莲教之人,将他们带回来救弘历性命。

  在宋子华说出五日之期的第四日,兆惠仍是没有回来,不过永璂派去寻找方师的人却是传回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他们已经抓到了潜逃多日的方师,这会儿正在押往德州府的途中,不出意外的话,明日一早就能到。

  听得这个消息,众人心里皆是一松,方师就是那个助夏晴对弘历下巫术的人,既为系铃人,就一定可以解铃。

  翌日城门刚开,永璂便带了李七出城等待,在卯时时分,一行数骑以及出现在视线中,正是之前永璂派出去的人,其中一人马背上还伏了一个全身五花大绑的人,永璂猜测,此人应该就是方师。

  果不其然,那些人下马行礼之后,将那人从马背上抓了下来,道:“贝勒爷,这个就是之前逃走的方师,卑职等人幸不辱命,终于将他抓了回来。”

  “很好。”永璂简短的说了一句,走到方师面前,道:“你叫什么名字?”

  方师斜睨了他片刻,冷声道:“这话该是我问你才对,为何要对我等穷追不舍,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他说话之时,永璂屏息静听,待其说完后,永璂露出一抹喜色,“不错,我当时在地洞之中,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说着,他催促道:“立刻将他带回去!”

  “你究竟是什么人?”没有人回答方师的话,他被再次放到马背,一路穿过城门,往行宫奔去。

  在快要到行宫的时候,永璂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道:“将他双眼蒙起来。”

  对此,方师自是极力挣扎,可惜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很快他的双眼就被蒙了起来,看不到一丝光亮,只能凭身体的颠簸,感觉马还在继续往前奔。

  永璂突然提此要求,是因为他想到一件事,白莲教一心想要反清复明,若方师知道,自己当初施巫术加害之人,是当今圣上,很可能宁死也不肯解除巫术,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晓皇阿玛的真正身份。

  在命人看住方师之后,永璂独自一人进了万象殿,对于他的担心,瑕月亦深以为然,当即命人给弘历换了寻常富贵人家的衣裳,至于她与胡氏亦各自换了装束;看着就像寻常富贵人家,连宫人的衣裳也给换了。

  做完这一切后,方才让永璂将方师带进来,将解开蒙眼的黑布,待得适应了屋中的光线后,方师盯着瑕月等人,警惕地道:“你们是什么人?”

  瑕月没理会他的话,只道:“数年前,是否有一名女子,让你对一人施巫术再辅以药物,令其性情大变,记忆衰退,且有性命之忧?”

  方师脱口道:“你说夏夫人?”

  瑕月心中一喜,不动声色地道:“不错,这几年来,你可是没少收她的银子。”

  听得此言,方师当即道:“那些银子非偷非抢,是她心甘情愿给我的,就算告上官府她也不占理。”说着,他望了望四周,道:“夏夫人呢?”

  瑕月哪里会听不出方师之意,道:“你放心,我今日请你来,不是要问你讨还银子。”

  听得这话,方师环视了自己一眼,讥声道:“我活了半辈子,还是头一回知道,原来这样叫做请?”

  瑕月对一旁寻了管家服饰的齐宽道:“还不快给方师松绑。”

  待得绑了他足足两三日的绳子解开后,方师迫不及待地活动了一下手脚,随即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来此?”

  方师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四周,殿中的陈设已经照瑕月的吩咐,该撤的都撤了,所以并没有让他瞧出什么破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