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四章 突然生变

  瑕月指着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弘历道:“夏氏是我家老爷的侍妾,几年前,她的一个儿子意外夭折,阴差阳错之下,她以为是老爷所害,所以寻你给老爷施下巫术,令老爷性情大变;之后又搜罗各地美女,辅以你给的那些药,掏空老爷的身子,令老爷危在旦夕,至于我们为何要急着请你来,相信方师已经猜到了。%D7%CF%D3%C4%B8%F3”

  见他们不是要讨回那些银子,方师松了一口气,道:“你想我解了施在他身上的巫术?”

  “不错,只要方师能够解除巫术,令我家老爷转危为安,我等必有重谢。”为了让方师答允救弘历,瑕月极力放低了姿态。

  方师并未立即回答,而是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将我抓回来的,可不是寻常人。”

  瑕月耐着性子道:“不瞒方师,我家老爷以前曾在朝中为官,直至这一年,身子日渐不支,方才辞官回了德州休养;为官二十余载,多多少少也积累了一些人脉。”

  听得此言,方师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原来是朝廷的人,难怪如此能耐。”

  “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说着,瑕月朝方师屈膝道:“之前的无礼,还请方师大人大量,莫要与我等计较。”普天之下,除了弘历与凌若之外,他是第一个让瑕月行礼的人。

  “既然夫人都开口了,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不过这解术的银子……”

  听其语气松动,瑕月忙道:“你要多少银子尽管开口,我等一定依从。”

  “好,爽快!”方师抚着颌下的胡渣,道:“既是这样,我也不与你们虚言,就收你们五万两!”

  “五万两?”胡氏料到他会狮子大开口,却没想到他竟贪心至此,张口就是五万两,也不想想自己是否有命享。

  方师似笑非笑地道:“怎么,这位夫人不舍得吗?”

  五万两虽多,但对于坐拥天下的皇家来说,却算不得什么,而且胡氏清楚,他根本就拿不走这些银子;但为了不引起方师怀疑,她还是故作为难地道:“只要能救得我家老爷,五万两就五万两,不过一时之间,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

  “两日,我只给你们两日的时间。”不等胡氏言语,他又道:“别想着耍花样,我可以救你家老爷,自然也可以再要他的性命。”

  瑕月点头道:“好,一切就依方师之意。”说着,她唤过胡氏道:“劳烦妹妹去将我们几家最旺的店铺还有田产变卖换钱,哪怕便宜一些也无妨;另外,让帐房将存在各银号的银都提出来,这些全部加在一起,应该够五万之数。”

  胡氏附和道:“好,我现在就去。”

  在出了殿门后,胡氏并未离去,而是与秋菊二人悄悄站在外面,侧耳听着里头的动静。

  在胡氏走后,永璂急切地催促道:“已经按你的要求去取银了,还不赶紧替……父亲解除巫术。”他差一点就唤了皇阿玛,幸好及时止住。

  “放心,我既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些古怪的东西,有麻线,有竹片,还有镜子等等。

  他将麻线一端系在弘历小指上,另一端系在镜子上,并在镜面上以朱砂写上弘历的生辰八字,随即一手掐诀对着镜子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他头上冒出细细的冷汗,而原本瞧着寻常的镜子也开始放出淡淡的红光,极为诡异。

  过了一会儿,镜子的红光开始散去,然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用朱砂写的生辰八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弘历的模样。

  明明镜子没有对准弘历,上面却清晰映出弘历躺在床榻上的模样,和嘉看得背后发寒,悄悄靠近永璂,拉着他的袖子道:“十二哥,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好吓人。”

  “别怕,没事的。”在安慰了和嘉一句后,永璂又将目光放在方师身上,在镜子显像后,他额上的汗水越发密集,掐诀的手亦微微发抖,显得极为吃力!

  “五鬼通神,显!”随着这句话,昏迷数日的弘历忽地睁开双眼,见方师作法对弘历有效,瑕月欣喜不已,然未等她说话,弘历已是直直坐了起来,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

  瑕月见情况不对,试探地道:“皇……老爷,你怎么样了?”

  弘历僵硬地转过头看向瑕月,他的目光,就仿佛是在看一个毫不相识的陌生人,“老爷,你认得妾身吗?”

  瑕月话音刚落,弘历忽地自她发间取下一枝錾金镶宝发簪,下一刻,双手握住发簪,用力往喉咙插下去,瑕月大惊,连忙拉住他的手,急切地道:“皇上您做什么?快松手!”情急之下,她忘了掩饰弘历的身份,而且……恐怕掩饰也无用了。

  弘历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依旧死死攥着发往喉咙插去,他的力气奇大,即便瑕月用尽全力亦无法阻止,幸好齐宽见机快,帮着拉住弘历的手,方才没有酿成大祸,然发簪距离弘历的肌肤,只有区区半寸之距,且他抓得极牢,任知春如何使劲,都没办法掰开他的手,夺下发簪。

  永璂一把攥过方师的衣襟,厉声道:“你对皇阿玛做了什么?”

  方师盯着他冷笑道:“他果然就是狗皇帝,还骗说我是什么致仕的官员,真以为我会相信吗?可笑!”

  眼见情况危急,永璂顾不得问他是如何知晓的,催促道:“快放皇阿玛松手,快!”

  对于他的话,方师只是冷笑不语,哪怕永璂一拳打在他脸上,也是只字不言,永璂虽恨极,一时之间也无可奈何,在用绳子重新将他绑好后,上前帮着知春与和嘉一起掰弘历的手。

  “皇阿玛,您快松手,不然会伤到自己的。”任凭和嘉怎么叫,弘历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死死攥着簪子。

  在了永璂的帮忙,终于掰开了弘历的手指,一根接着一根,这一幕令众人欣喜;然,并没有人注意到,方师被绑在身后的手,悄悄掐了一个诀。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