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五章 应验

  弘历空洞的眼眸中突然爆起一丝精光,紧接着,他突然反转簪尖,顺势往前刺去。%D7%CF%D3%C4%B8%F3

  “滴嗒!滴嗒!”不知从哪里来的殷红血珠一滴接着一滴掉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永璂神色痛苦地低头看去,那枝簪子整根滑入他胸膛,血珠正是从他的伤口滴落,下一刻,弘历面无表情地抽出簪子,在急速喷出的鲜血中,永璂无力地摔在地上。

  “永璂!”瑕月骇然失色,连忙奔过去扶住永璂,一只手紧紧按住伤口,试图阻止鲜血的流出,可是不论她怎么用力,温热的血还是不断流出来,一点一滴带着永璂的生命。

  “太医!快传太医!”在瑕月的嘶喊中,知春回过神来,匆忙奔出去请太医后。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话虽如此,泪水却如决堤的洪水,汹涌地自眼眶中落下;只这么一小会儿,永璂身上流出的血就已经聚成了一个血泊。

  永璂抬起瑟瑟发抖的手臂,努力抚去瑕月脸上的泪,吃力地道:“别哭……皇……额娘别哭!”在他说话的时候,鲜血不断自口中溢出。

  瑕月拼命点头,努力忍着眸中的泪水,哽咽道:“好,皇额娘不哭,答应皇额娘,一定要撑住,千万不要丢下皇额娘,听到了没?”

  永璂眸光眷眷地望着瑕月,他何尝舍得离皇额娘而去,可是……他清楚,这一次……他撑不住了,他艰难地道:“对……不起……”

  这个时候,和嘉亦反应过来,跪在永璂身边,与瑕月一起按着伤口,急切地道:“十二哥你歇歇,不要再说话了,太医很快就来了,你……只是受了一些小伤罢了,很快就会没事的。”

  永璂摇头,他清楚自己的伤,那一簪正中心口,就算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他,他费力地张口道:“和……和嘉,你要代我照顾……照顾皇额娘!”每说一个字,血就流得更多一些,仿佛要将全身仅余的血都呕出来一样。

  和嘉已是泪流满面,泣声道:“等你伤好了,自己去照顾皇额娘,别想着都推给我,我……我才不答应呢!”

  永璂吃力地笑着,眼中的神采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双眼亦渐渐合了起来,瑕月见状,急忙道:“不要睡,永璂,睁开眼睛不要睡!”

  “皇额娘,儿臣……儿臣好累……”在说完最后一个字后,永璂眼中的最后一点神采彻底消失,手掉落在满是鲜血的地上!

  “永璂!永璂!”瑕月嘶声叫着,泪水不断滴落在血泊中,然不论她怎么叫,永璂都不会再回应她了,她养了十六年,视若性命的子嗣,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她!

  十二阿哥虽然命格尊贵,有真龙之命,但他的八字却有些偏轻,往往易夭折!

  永璂出生时,唐齐章为他批的话,终于应验了,无论弘历做多少做,始终都无法改变这个天命,永璂……仅仅只活了十六年!

  任谁都想不到,结束永璂性命的,不是别人,竟是千方百计要延续他性命的弘历,实在是可悲可叹……

  若是弘历就此离去也就罢了,否则清醒过来,必然会一世自责,即便这一切,并非他本意!

  “宋太医,快救救十……”带着宋子华匆匆奔进来的知春,无论如何都吐不出后面的话,因为她看到永璂已经闭上了双眼,满地都是从他身上流出来的鲜血!

  下一刻,知春冲到殿中唯一一个在笑的人面前,狰目欲裂地吼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方师诡异地笑道:“我为什么不这么做,看到狗皇帝父子相残,真真是有趣至极,哈哈哈!”

  “你变态!”知春用尽全力狠狠掴在他脸上,一下又一下,直至掴得双手没了力气方才止住,方师两边脸颊都被掴得高高肿起,满嘴都是血,甚至连牙齿都被掴掉了一颗,他却还在不停地笑着,一边笑一边含糊不清地道:“真空家乡,无生老母!”

  他一遍又一遍地念着,甚至越念越大声,整个人犹如癫狂了一般,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死!

  和嘉满脸是泪地冲到他面前,泣声道:“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十二哥又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害我们?”

  “你们出现在这里就是错!”方师眸光阴厉地盯着她,含糊道:“这是汉人江山,根本没有你们这些满狗的立足之地,更何况这个小子还派人杀了我的徒弟,死有余辜!”说着,他又阴声笑了起来,“你以为真是他那么好运,抓到了我吗?不是,是我故意让他抓到,为的,就是杀你们这些满狗!他要死,狗皇帝也要死!”

  和嘉盯着他,一字一句道:“白莲教是吗?好,我记住了,有朝一日,我定要白莲教连根拔起,毁你们神像,杀你们教徒,一个不留!”这是和嘉有生以来说过最狠厉的话,哪怕发现夏氏是瑕月所杀之时,亦未如此。

  自从夏氏与永瑆走了之后,永璂就是她最亲的人,如今却在短短片刻之间,被这个术士害死,让她怎能不恨!

  “你敢!”说完这句话,方师神色倏然一厉,背在身后的手再次一掐诀,口中暗自念了一句什么,原本已经被齐宽等人压住的弘历突然生出一股怪力,生生将他们震开,随即双目呆滞地举着尚染着永璂鲜血的金簪往其他人身上刺来,嘴里发出低低的吼声。

  齐宽一边拉住弘历,一边急切地对知春道:“一定是这个术士在暗中搞鬼,快想法子阻止他。”

  就算齐宽不说,知春也瞧见方师悄悄掐起的手诀,连忙上前要弄乱他的手诀,岂料方师掐得很紧,一时之间竟然未能弄开,正自急切之间,知春瞧见弘历攥在手上的金簪,心中一动,连忙拔下发间的簪子,用力刺在方师掌心,后者突受剧痛,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知春赶紧趁这个机会,用绳子将他手缚了起来,令他无法掐诀。

  在方师松了手诀之后,之前还力大无比的弘历一下子倒在地上,双目紧闭,面若金纸,宋子华上前为他把脉,发现他脉象细若游丝,仿佛随时会断一般,显然弘历的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随时都有可能没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