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七章 解术

  宋子华赶紧取出银针,照着弘历几个心脉大穴刺了下去,在施过针后,他再替弘历把脉,倒是重新又跳了起来,但比刚才更加微弱,当真如同游丝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断。

  “皇上的时间不多了,得立刻让他解术。”宋子华的话令众人心焦不已,齐宽再次来到方师面前,咬牙道:“立刻替皇上解术,否则现在就让你尝尝凌迟之刑!”

  方师虽被堵了嘴无法说话,但从其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并不在意齐宽的威胁。

  齐宽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勉强压一压怒气,对胡氏道:“娘娘,此人不见棺材不掉泪,非得用刑不可!”

  胡氏亦是这个想法,点头道:“去传慎刑司总管过来。”论用刑,宫中最熟悉的莫过于慎刑司总管。

  齐宽应了一声正要离去,耳边忽地响起瑕月的声音,“不必了!”

  “主子?”齐宽惊讶地望着瑕月,此时瑕月已经止住了泪水,在将永璂放在地上,她走到那枝掉落在地的金簪前,将之捡在手里,然后一步步走到方师身前。

  在与她目光对视之时,即使是早已经视死如归的方师也不禁心生惧意,那双眼……简直就像是死人的眼晴,看不到一丝生机,可偏偏他很清楚,眼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瑕月抽掉他嘴里的布,未等齐宽提醒,她已经一手掐住方师双颊,令其无法合齿,“立刻替皇上解巫术!”

  方师忍着那丝没来由的惧意,道:“他可是杀了你唯一的儿子,你竟然还想着救……啊!!”话音未落,右手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看去,只见一枝簪子自手背刺入,穿透手掌而过,鲜血瞬间流了出来,整只手臂都在不停颤抖。

  下一刻,瑕月已是抽出簪子,冷声道:“马勃散!”

  听得瑕月的话,宋子华赶紧自药箱中取出马勃散,倒出药粉撒在方师的伤口上,这药果然灵验,虽不能令伤口愈合,却很快止了血。

  “立刻替皇上解巫术!”面对瑕月的再一次言语,方师脸色煞白地吐出两个字,“做梦!”回应他的是又一个血洞,如此周而复始,不多时,方师身上已经不下十个血洞,不过一来瑕月刺的都不是致命之处,二来马勃散止血奇效,所以除了受剧痛折磨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损伤。

  “立刻替皇上解巫术!”在说这句话时,尖头已经弯曲的簪子再一次抵在方师手臂上,后者不止一次想要咬牙自尽,但每一回他刚一闭嘴,瑕月便掐住他双颊,令他无法自尽,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方师满头冷汗地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要我救……这狗皇帝,休想!”

  瑕月冷冷道:“放心,在皇上平安之前,本宫一定不会杀你!”

  在方师身上又添了数个血洞时,宫人匆匆奔了进来,看到这副样子,吓得呆在那里,连礼都忘了行。

  “出什么事了?”直至知春连问了两遍,他方才回过神来,急忙道:“兆惠将军带了白莲乱党回来!”

  听得这话,众人皆是精神一振,胡氏急忙道:“立刻请兆惠将军进来。”

  在宫人离去后不久,风尘仆仆的兆惠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一名中年人,看他的衣饰,应该就是白莲教之人。

  果然,兆惠道:“启禀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臣不负所托,寻到白莲教老巢,而这个人正是白莲教的副教主,他说愿意替皇上解术,只求饶他不死!”

  瑕月二人尚未言语,方师已是吼道:“白诚,你疯了吗,那是满清狗皇帝,岂可替他解术。”

  被称作白诚的副教主望着浑身是血的方师,眸中掠过深切的惧意与……恼恨,“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对皇帝施术,他们岂会派兵围剿我们,现在好了,教派散了,教徒也死了七七八八,你高兴了?!”

  方师难以置信地道:“教主说过,我们白莲教要驱逐满清鞑子,拨乱反正,我一直都是遵照教主的话还有我们白莲教的教义去做,甚至不惜牺牲性命,你竟反过来说我不对?”

  “我不管教主说过什么,也不管教义是什么,总之我不要死。”与方师不同,白诚并没有为教派牺牲一切的心思,对他来说,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白诚对于方师的喝骂不置一词,只对瑕月道:“是否我教了皇上,你们就会放我走?”

  “不错,皇上无事,你也无事,还可得银五千两。”在得了瑕月的应允后,白诚精神一振,道:“那就请松绑,好让我为皇上医治。”

  在瑕月的示意下,兆惠替其解开绳子,并自侍卫手中取过一包东西扔给他,打开后,里面的东西与之前方师自怀里掏出来的,大同小异。

  胡氏将方师控制弘历发狂,从而令其杀害永璂的事情说了一遍,白诚道:“我知道了,他用了五鬼附身之法,每用一次,就会损耗受术者的精血,以皇上的情况,只要再晚上一刻,就会精血耗尽而亡。”

  方师见将自己的术说出来,又急又恨,咒道:“白诚,你要敢解术,必会受白莲教历代祖师的诅咒,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历代祖师?”白诚一边准备要用的器具,一边冷笑道:“他们至少都已经死了几十年,如何诅咒我,至于十八层地狱,等我死了之后再说吧!”

  他的话令方师浑身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痛的,然不管怎样,他都无法阻止白诚施术,就像之前瑕月无法逼得他施术一般。

  在经过将近一刻钟的施术后,满头大汗的白诚睁开双眼,道:“好了,皇上体内的巫术已经解了。”

  “当真?”胡氏满腹迟疑地问着,从开始施术到现在,弘历没有半点反应,顶多只是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

  “草民岂敢诓骗娘娘,皇上应该很快就会醒了。”白诚话音未落,弘历发出一声闷响,紧接着“哇”的一声,将之前喝下去的药全部都吐了出来,在吐过后,他竟真的慢慢睁开双眼,令胡氏又惊又喜。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