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九章 无法原谅

  弘历没有理会她,依旧努力想要起身,结果却整个人跌落在地,胡氏惊呼一声,连忙与宫人去扶他,但无一例外,都会弘历挥开,后者艰难地爬到永璂身边,抱起他满是鲜血的身子,颤抖着道:“不会的,永璂不会死的,他一定还活着,你们……你们一个个都在骗朕!”这般说着,他不停地唤着永璂,然对于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就算唤上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会睁开。

  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弘历终于伸出颤抖如秋风中一片落叶的手指,伸到永璂鼻下,那里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他的永璂,他保护了十六年的永璂,竟然被他亲手给杀了,即便……是被巫术控制,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泪,无声无息地滴落在血泊中,与之融为一体,令人分不清,究竟是血……还是泪!

  胡氏在他身边蹲下,哽咽道:“臣妾知道皇上心中难过,但事已至此,唯有节哀!”

  “节哀……”弘历喃喃重复着这两个字,下一刻,他倏然大笑起来,凄厉如夜枭,在笑声过后,他以一种异常绝望的眼神望着胡氏,“朕杀了自己的儿子,你要朕如何节哀?如何节哀?!”

  胡氏跟了弘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弘历如此悲痛绝望的模样,不知该如何劝,只能陪着一起掉泪。

  那厢,瑕月还在不停地折磨着方师,后者身上至少被扎了几十个洞,虽有马勃散及时止血,终归还是失血过多,尤其是那两只眼睛被戳瞎后,他渐渐连惨叫的力气也没有。

  方师抬起满是鲜血的双眼,微不可闻地道:“你……杀了我吧!”

  瑕月没有理会他,只是依旧一簪接着一簪刺在他身上,终于,在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皮肤时,方师如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从这地狱一般的折腾之中逃脱。

  瑕月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哪怕金簪已经变形的根本无法再用,她依旧不停地往早就已经气绝的方师身上刺着,直至齐宽过来拉住她的手,方才停下。

  齐宽小心翼翼地自她满是鲜血的手中取下簪子,轻声道:“主子,方师已经死了,您亲手为十二阿哥报了仇,十二阿哥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瑕月怔怔望着他,摇头呐语,“不会,永璂不会瞑目,他永远都不会!”

  弘历听到这话,跌跌撞撞地来到瑕月身前,悲恸地道:“对不起,瑕月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朕的错,是朕对不起你与永璂!”

  瑕月仿佛没有看到他,转身往殿外走去,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水在漆黑的夜色中哗哗作响。

  瑕月并没有步入雨中,而是停在檐下,她伸手入雨中,很快,手掌便被冰凉的雨水浸湿,她回头,望着不顾身子虚弱,强行追出来的弘历道:“你看这场雨,像不像永璂刚出生时的那场雨?”

  弘历与她一般,将手伸入冰凉的雨水之中,“不像,因为永璂出生时带来的那场雨,救了整个京城的百姓,再没有一场雨,可以与那场相提并论。”说着,他无比内疚地道:“对不起,瑕月,对不起,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意识,否则朕绝不会伤害永璂。”心情激荡之下,他连自称也乱了。

  瑕月静静看着他:“我知道,你对永璂的爱,不会比我少;当初唐齐章为永璂批命,说他会早夭,你就想尽办法,找佛道两家为永璂续命,甚至不惜背负骂名。”在这一刻,她仿佛彻底从失去永璂的痛苦之中走了出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她的话令弘历从刚才起就一直被痛苦包围的心微微一松,“我总以为,永璂已经避过死劫了,没想到,最后杀他的人,竟然会是我,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三个字,弘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瑕月摇头,“你不必说对不起,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她的话令弘历骇然失色,他已经失去了永璂,不可以再失去瑕月,不可以!

  这般想着,他伸手想要去抓瑕月,却被后者狠狠挥开,泪水亦再一次出现在她脸上,“我知道你疼爱永璂,知道杀害永璂并非你的本意,可是……我只要一想起你亲手将簪子刺进永璂胸口,亲手断送他性命的样子,我就好恨!”

  “瑕月,我……”不等弘历说下去,瑕月已是用力捂住耳朵,一边后退一边大声道:“我不想听!不想啊!”

  见她退入雨中,弘历连忙追过去,与她一起淋在滂沱的大雨中,虽然知春他们很快拿了伞撑在二人头上,仍是被淋了一身的雨,弘历痛苦地道:“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瑕月吃吃笑着,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你可知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过要杀你!杀了你啊!”

  弘历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待得睁开之时,他厉声道:“拿剑来!”

  小五哪里会不明白弘历的意思,顿时大惊失色,“皇上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朕让你去拿剑来!立刻!”面对他的吼斥,小五死死摇头,跪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起身,更不要说是去拿剑了。

  “你不去拿是吗,好,这行宫里并不止你一人,有的是人替朕去拿!”说着,他指向齐宽等人,每指一个,就跪下一人,无人肯去替他拿剑。

  弘历环视着跪了一地的宫人,咬牙道:“一个个都反了天了,连朕的话都不听,全都想人头落地是吗?”

  任凭弘历如何喝骂,始终没有人起身,更不要说是去拿剑了,弘历点点头,忽地冲到跪在不远处的兆惠身前,不由分说地从他腰间抽出钢刀,后者大惊,急忙道:“皇上不可!”

  无奈为时已晚,弘历回到瑕月身前,将刀递给她,“若杀了朕,可以让你平息心中的恨意,你就杀了朕,杀啊!”

  瑕月没有接他递过来的刀,泣声道:“你不要逼我!”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