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十四章 梳发

  “端敬皇太子……”瑕月重复了一句,露出一个似笑又似哭的怪异表情,旋即恢复了一惯的淡漠之色,“当年二阿哥过世之时,皇上已经追封过他为皇太子,若是再追封一个,怕是不太合适。”

  “无妨,这是永璂应得的。”话音未落,瑕月已是道:“永璂不会在意这些,再说,就算追封皇太子又如何,能够令时光倒流,能够令永璂能够活过来吗?”不等弘历回答,她已是摇头道:“不能,什么都不能改变。”

  弘历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朕知道亏欠你与永璂的,永远无法弥补,但朕总想着为你们做一些事情,瑕月你又何必总是拒朕于千里之外?”

  瑕月定定地望着他,道:“你若真想为我做事,就让我去陪永璂!”

  “不行!”弘历想也不想便厉声拒绝,在努力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慌意后,他放缓了声音道:“除了这件事,朕什么都能答应你,哪怕……是朕的性命!”

  终此一生,能够让他以性命相许的,唯瑕月一人,即便是从前的明玉,亦未至此。

  瑕月声音哀凉地道:“可惜除此之外,世间再无我想要的。”

  “不是,你还有朕,还有永琰,还有这大清江山,不论你要什么,朕都会找来给你!”明明就在眼前,弘历却有一种相隔天涯的感觉,令他心慌意乱,紧紧拥住瑕月,只有如此,他才能真切感觉到瑕月还在自己身边,未曾离开。

  瑕月没有拒绝亦没有回应,神情木然地任由弘历抱着,这个怀抱依旧是记忆中的温暖,只是她的心太冷,就算烈日灼身,亦无法融化丝毫。

  日子,一日接一日的过去,秋寒化成了冬霜,枯叶落尽,剩下光秃秃的枝桠,等着明年春时,再抽出枝芽,重焕生机。

  树木可以重生,那人呢?

  “主子,该喝药了。”知春小心翼翼地端了一碗汤药进来,自从入冬之后,瑕月就一直卧病在床,太医院所有太医都曾奉弘历之命,来为瑕月把过脉,他们的回答皆一致,瑕月并无病痛,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心中郁结难舒之故。

  良药可医病,却难医心,所以即使每日服药,瑕月的精神仍是一日比一日差,一日之中总有大半日是在昏睡之中,清醒的时候,就望着窗外落尽了叶子的枯木出神,再冷的天,也不许宫人关窗门,所以即使烧了地龙,又燃了数盆炭火,这寝殿依旧冷得令人打哆嗦,只能在瑕月入睡的时候,关上一会儿。

  弘历站在虚掩的殿门外,透过缝隙默默望着瑕月喝药,宋子华垂首站在一旁,他是来替瑕月诊脉的,结果刚到殿外,就遇见了弘历。

  过了一会儿,弘历收回目光,对宋子华道:“皇后情况如何?”

  宋子华轻叹一声,神色哀切地道:“臣等已经尽力了,但皇后凤体依旧日渐衰弱,未曾好转,心病……始终还需心药医。”

  弘历苦笑道:“朕何尝不知,无奈这个心药,无处可寻。”说完这句话,他挥手道:“今日不必诊脉了,回去吧。”

  在打发宋子华离去后,弘历推门走了进去,瑕月这会儿已经喝完了药,倚在床头默默望着窗外的枯树出神。

  弘历走到床边,静默片刻,他抚过瑕月柔软如缎的青丝,哑声道:“朕与你成亲多年,还从未替你梳过发,不如让朕替你梳一次可好?”

  瑕月转动眼珠,木然看着弘历,许久,她轻轻点头,略微侧了身子,好让弘历梳发,一旁知春早已经取了象牙梳递给弘历,后者接在手中,动作轻柔地替瑕月梳着长发。

  他总以为,瑕月仍是发如乌云,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直至梳起,方才发现,乌发之中竟然藏了许多银丝。

  看到弘历手指微颤地挑起那一根根白发,知春亦是鼻子一松,虽然早在几年前,她就发现瑕月有了白发,但那时顶多不过两三根;十二阿哥走后,这白发突然之间就多了起来,几乎每一次梳发,她都能发现白发又多了一些。

  “可是有很多白发?”瑕月的声音将弘历自思绪中拉了回来,松开捻着白发的手,露出一抹异常温和的笑容,“就算你满头白发,也依旧是朕最心爱的皇后。”

  象牙梳自头顶一直梳到发尾,三千青丝在梳齿间流泄,“瑕月,可还记得朕与你第一次相见,是在什么时候?”

  瑕月眸光微微一动,轻声道:“记得,雍正八年。”

  弘历一边盘起发丝,一边感慨地道:“是啊,雍正八年,至今已经整整有三十五年,朕已经五十有五,而你也将近五十,时间过得可真快。”停顿片刻,他道:“朕还清楚记得,你是怎么逼朕娶你为侧福晋的,朕那个时候,对你这个英达之女,恨得牙根痒痒,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摆脱你;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感激无比,若非你的逼迫,朕怎能与你相爱相许,又怎能拥有这三十五年难忘的回忆,还有长乐、永璂、永景;终此一生,朕都不会忘记你,忘记他们。”

  瑕月侧目,用一种惊讶的目光望着眼底通红的弘历,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说这样怪异的话。

  弘历轻吸一口气,轻轻扳直了瑕月的头,“好好坐着不许动,否则朕怎么替你梳发。”

  这句话后,谁都没有再说话,殿中静得除了梳子摩挲过发丝的声音,便只有呼啸而入的风声,在盘好最后一缕发丝后,弘历命知春取来水银镜,道:“瞧瞧,可还看得过眼?”

  瑕月望着镜中的自己,弘历梳得是宫中最简单的燕尾髻,虽不及知春梳出来的那般精巧,却也有模有样,对于第一次梳发的人来说,已经很难得了。

  瑕月抚着发髻,轻声道:“很好。”

  知春凑趣道:“奴婢总以为皇上手握乾坤,不擅做此等小事,没想到第一次梳,就能梳得这般好,真是让奴婢自叹弗如。”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